[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12/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回到貝克街時,街上漫起了霧。
在等待Sherlock開門的短暫時間裡,John抬頭看著對街模糊的街燈,溫暖柔和的色澤讓思緒有些空白,有一瞬間他想著自己站在哪裡、為什麼會站在這個地方,又在聽見Sherlock低沉的聲音時回過神來。

「John?」

「沒事。」握住Sherlock對他伸出的手,吃力爬上台階,John在二樓的起居室外停下腳步。他在猶豫是否要直接上樓回房,這樣就不需要在二樓稍事休息之後再拖著這條腿爬上階梯,那感覺上更耗費體力。

「你最好睡在二樓。」Sherlock突然說,「你可以去睡我的房間,反正我多的是事可做。」

瞪了他一眼,「我很感謝你的好意,但如果你要因此把不睡覺正當化那就免了。」John正想轉身又停下,留在二樓是個不錯的提議,畢竟自己這隻腿根本不該四處移動,能盡量避免動作總是好的,「不過,如果你不介意,我或許可以睡在起居室。」

「不錯的主意。」

John點點頭,對Sherlock伸出手,「好吧,先把枴杖還我。」

「為什麼?」

「要睡在二樓我也得上去拿些東西,換洗的衣服……什麼的。」

「我可以上去拿。你需要什麼?」Sherlock準備轉身的動作被John不自然地凝視硬生生阻在半途,「怎麼?」

「我自己拿就行。」

「拖著這條腿?」挑起眉,譏諷的神情幾乎不受控制地又回到臉上,「上去拿了行李再拖著它下來?」

John只聳了聳肩,彷彿一條受傷的腿對他不造成任何困擾,「這就是為什麼我需要你把枴杖還我。」

「你的堅持完全不合邏輯。」

「對,感謝上帝我是個就算不合邏輯也能自在生活的普通人。我的枴杖,謝謝。」

那樣幾乎明擺著的拒絕讓Sherlock在困惑之餘意外感覺到一絲不快,腦中流過無數John抗拒的理由又幾乎在同一瞬間全數拋開,那沒一項是合理的,他皺起眉,「為什麼?」

「……」下意識地偏著頭,John評估著有沒有任何能暫時應付Sherlock的藉口,雖然在對方擺出平時面對罪案時的極度專注時,John實在不認為自己有任何瞞混過關的可能性。他舔了舔下唇,「沒有為什麼。」

「那我上去了。」

「Sherlock!」

猛然跨步,完全是故意地仗著身高優勢迫到John身前逼他不得不抬起頭,「你不想要我進你房間,為什麼?」John混雜了困擾和抵抗的表情看起來不知為何就是非常刺眼,某個字眼跳回腦海,在有所自覺之前衝口而出:「你明明信任我。」

「誰說我、」愣了愣,John仰頭瞪著那個總是蠻橫踩過任何界線──因為他根本從不在乎──的男人,曾經能夠直言的反駁哽在喉間,最終緩慢吐出的尾音幾近嘆息,「那是兩回事。」

沒有反駁形同默認,Sherlock不想承認那的確讓原本的不快悄悄退開了寸許,他神色稍緩,「所以,為什麼?」

「我就不能只是不喜歡有人進入我的私人領域嗎?」

Sherlock的眉幾乎扭成一團,「你曾經是運動員,在學校住過宿舍甚至上過戰場,私人領域?」含帶嗤笑的音調流暢宛如一個震入空氣的小小漣漪,那讓「私人領域」幾個字聽起來等同「笑死人了」,「更何況你昨天才讓Lestrade進你房間、」他突然一頓,惱怒突如其來,「你讓Lestrade進你房間!」

加重語氣的重覆聽起來完全是個指責,力道之強硬幾乎讓John想往後退縮──當然只是幾乎,John以比更高於平常的角度仰頭看著幾乎貼在身前的室友,氣勢絲毫不讓。
「Sherlock,我知道對你來說個人隱私幾乎是個不存在的概念,」John有趣地笑了笑,當一個人具備一眼看透一個人的生平來歷這種才能,甚至這個才能幾乎已經成為他本能的一部份時,又怎能要求他對「每個人其實都需要個人隱私」這件事具有多少具體概念?「是,你說的都對,我的確不是對隱私非常執著,認為那不可被侵犯的人,個人空間對我也不會真的重要到什麼程度。可是你不行。」

「什麼意思?」

John直直看進Sherlock眼底,在某種幼稚的不滿之後看見的卻是受到傷害的驕傲和一絲困惑,他嚥下一個嘆息,想著信任、信任障礙,想著酒吧偶遇的那個男人低聲喃喃我該相信什麼?
一切。
那個竟能用此等傲慢回答他的John Watson到底在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時候相信了什麼?
閉了閉眼,John深吸了口氣,下意識緊握成拳的左手沒有一絲顫動,他看著Sherlock不解卻盡量展露出最大耐性的雙眼,輕輕的說:「只有你,我不希望你走進我的房間。」搶在Sherlock說出任何話之前打斷他,John希望自己的語氣足夠真誠到能讓他瞭解,「你看著我,告訴我你看見什麼?」

「嗯?」

John以自己都能清楚感受其中溫柔的音調回應Sherlock夾雜疑問的惱火,「像你平常做的那樣。」

Sherlock後退一步,不耐的目光掃過John周身,他撇了撇嘴角,「省略了鬚後水、沒換刮鬍刀片、洗了頭髮卻只是擦乾,這和你的傷有關,疼痛讓你盡量避免站立,同時也表示經濟狀況比你預期的更加惡劣,還不到無法生活但你已經開始節約日常用品的耗用;Harry有事找你幫忙你不想答應,從我見到你開始你的手機至少震動了三次你卻連一次也沒接甚至不看;你對我們目前的案子感到焦慮、也意識到危險,所以你早上起來做了槍枝保養,只是到酒吧喝酒卻帶上槍,你的左手手指留有槍油痕跡,槍就更明顯了。還有、」Sherlock突然停了下來,他盯著John的眼睛。那雙灰藍色的眼眸因過於平靜而顯得無比遼闊,他甚至在眼神中捕捉到一朵微笑,「John?」

「你看,」John因為Sherlock一如自己預期的推理──當然,這指的是行為而非內容──聳了聳肩,「我曾經和無數人分享同一空間,那真的沒什麼。我們使用同一個地方,就像你說的,我們看見,可是從不觀察。你不一樣,Sherlock,你的看見從來就不止是看見。」

「而你不喜歡這個?」

「不,我覺得這非常驚人、也很神奇,無以倫比、美妙絕倫,好吧,反正你一定也看到我在Blog上寫的,那令人著迷。」坦蕩直視的目光沒有一絲虛偽,而他無疑知道Sherlock能夠清楚辨識這個,「你在我身邊的幾乎所有地方,Sherlock,你把廚房當實驗室,在起居室思考、辦案,有時候甚至睡在那,我和你一起去犯罪現場,一起接觸所有相關者。這一個月來你所看見的我比我這輩子認識的任何人都要多。」
也更深刻。John終究保留了這一句。他歇了口氣,「要承認這個對我來說並不容易……不過是的,我信任你,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同時我也相信你如果走進我的房間可以從那裡看見……見鬼的一些什麼可能連我自己都沒發現的東西,而那可能是我想保留給John Watson自己的。你能明白嗎?Sherlock。」

Sherlock陷入一片沉思般的靜默,他凝視著John的雙眼,一點一點探入那個人思緒的脈絡直至深到幾乎能夠從中挖出一絲恐懼,一些回憶中的無法抹滅,Sherlock想起某些夜晚三樓踱步的聲響,幾個清晨John站在廚房泡茶時盯著水壺空白的神情,還有一些……
他很慢、很慢地點了頭,「我不明白。不過……」難得地,Sherlock似乎字字斟酌,「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會進去。我保證。」

John露出一個很淺、卻堅定的笑。他點了點頭、停頓了會兒,又點點頭,「那很好。」
他接過Sherlock遞來的枴杖,蹣跚走向通往三樓的樓梯。

而那抹微笑意外扼殺了Sherlock對這個承諾的一絲後悔──雖然兩人對此都毫無所覺。

✡ ✡ ✡

既然爬上樓就索性做了簡單的梳洗,翻出手提袋,John只整理了幾件換洗衣服和最基本的盥洗用具,動作遲緩地回到二樓,走進起居室,看見Sherlock已經坐回他慣坐的那張單人沙發上,盯著貼滿案件資料的牆不知在沉思什麼。
John不想打擾他的思緒,安靜將行李暫塞進櫃子一角,泡了杯茶回到桌前,隨手一翻,放在最上方的似乎是昨晚那具屍體的驗屍報告,不曉得Sherlock什麼時候拿到的,John仔細讀了報告,死者是男性,三十出頭,有幾次前科,幫派出身。致死原因是腦後重擊,雙腳從腳踝被切斷,現場留有大量血跡。發現屍體地點依然是某個小巷,死亡時間推定可能是在凌晨兩到三點之間。

「暴力升級了。這傢伙的腿是在還活著的時候被切下來的。」

呆了一下才發現Sherlock是在對自己說話,John愣愣地應了一聲,「哦?」

「凝血的痕跡、死者的表情,犯人不擔心時間,他依然整理了現場,血跡是故意留下的,他清理掉打鬥的痕跡,帶走凶器。他在注意媒體報導,這讓他改變了行兇的細節……雖然還是大同小異。連續殺人犯很難真正改變習慣,下一次他會做得更徹底。」

「你有任何想法嗎?對犯人。」

Sherlock飛快瞥了他一眼,目光藏有幾分幾不可察的抱怨,「我沒在想他。」

「呃,你是認真的?讓警方自己去查,你說的那個……軍籍號碼,有查出什麼嗎?」

「目前,什麼都沒有,和軍人有關的事就有一大堆煩人的文書作業,給Lestrade傷腦筋也算給他點事做。我現在關心的是那個縱火的傢伙。我說過,連續殺人犯很難真正改變習慣,他卻改變了,為什麼?他從來沒用過炸彈、一次只在一個地方放火,這次卻用了定時裝置,而且在三個地點都找到了易燃物,他想轉移注意力?或是他真的想把三個地方都燒了?為什麼?這種習慣上的改變以單人犯案來說不合邏輯,除非他有共犯但我們之前就排除了這個可能,除非……」

「除非?」

「除非共犯是事後出現的。唔,這很有趣。」

「有、」John嗆了一下卻決定自行忽略這個用詞,他盯著Sherlock若有所思的表情,「你在懷疑什麼?」

「我在懷疑什麼?」

「我不知道。你有些想法可是你不說,所以你才是那個表情。」

「吭。」Sherlock從喉間哼出一個奇怪的音節,似笑非笑,再開口卻轉變了話題。「我要看點資料,在這裡亮燈你會睡不著嗎?」

「不會。基本上我什麼環境都能睡。」

「那很好。」

真的翻起檔案,Sherlock就此安靜下來。John微微偏過頭看了他好一會兒,才拿起毯子移到沙發上躺下。「晚安,Sherlock。」

「嗯。」頭也沒抬,John沒有真要等待回應的意思,安靜的室內一時只剩下Sherlock規律翻動書頁的細微聲響,John用毯子蒙住頭,之前刻意排開的睡意似乎在精神放鬆的瞬間一湧而上。他打了個呵欠閉上眼,的確很累,受傷的身體需要更多的休息,酒精的影響當然也是一大因素,但他似乎有一點點難以真正入睡。
或許是因為和Sherlock的談話確實剝開了些什麼,那不是John習慣的曝露,雖然感覺並不壞……

John在毛毯中嘆了口氣,腿有些疼,也許該拿些什麼把它墊高但他懶得移動,只是很慢很慢地讓精神走進睡夢邊緣。
在也許是不曉得第幾次無意識的小幅度翻身之後,他在半睡半醒間聽見了小提琴聲。

只有可能是Sherlock,他迷糊地想。
對音樂毫無認識,John就算聽著陌生的樂曲也不曉得那是什麼曲目。乍聽激昂的旋律卻留有一絲溫和,矛盾又協調,聽起來就像他的室友。
「Sherlock,你大可回房去睡。」John從柔軟毛料中咕噥,聲音帶著連自己都覺得意外的睏倦。

「我想睡就睡。」

挑釁般的回應在樂曲間隙從鼻腔哼了出來,彷彿一個低沉的、富有節奏性、非常Sherlock式的喘息。John在還沒分清這到底哪裡有趣之前已經微笑起來。「隨你。」
回應他的只有悠揚轉折的旋律。

閉上眼睛,John小心翼翼地擱好自己那條傷腿。柔細的雨聲悄悄混進琴聲裡,這也許表示今晚不會再有另一起火災、或另一具屍體,那麼也或許表示一夜安眠。
極其細微地動了動頸子,睡意像在雨絲輕拍窗玻璃奏出溫和的音響那瞬間突然強烈。John的神智在聆聽和放空之間掙扎著模糊,昏黃的燈光裡他透過閤起的眼簾看見Sherlock被街燈拉長的影子覆在自己身上,和他以琴聲織就的氣流一同包裹負傷疲憊的身軀。
身邊有個人其實很好。
輕彈琴弦的聲調活潑歡快,John所剩無幾的精神鄙夷著這不曉得哪門子的安眠曲,順道腹誹那不知體貼為何物的偵探,然後修正了之前的感想。
身邊有個Sherlock,比很好更好。

思緒終在某一個環節遠離,John沒有意識到自己發出了幾聲低柔的、舒適的嘆息,對一度停下拉琴的那雙手在他那條傷腿下加了個抱枕也一無所覺。
他只是安安靜靜的,蜷窩在Sherlock裡陷入無夢的沉睡。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