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Unusual Way/非比尋常_5/8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McSpirk(無差)
分級:NC-17,Threesome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非比尋常》中。

前篇由此去→●●●


「……我不懂你們在說什麼,」McCoy不知隔了多久才低聲說,幾乎黏成一片的發音讓那之中的驚慌扭曲成了頑固,直到此時他才驚覺Kirk的手還留在他手臂上而那些溫度開始讓人感覺疼痛,「如果沒有別的話要說、」

「你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Kirk的神情和音調都很平靜,一種沉穩的頑強,那讓McCoy想到他下令全船的人跟著他衝進某個未知風暴時的果斷,他想跟上他、他會跟上他,而光只是這個知道自己會緊隨在後的念頭就讓McCoy害怕,「不,我不知道,是你們先把我丟下的!你們不能覺得不對就想把我拉回去──」他低吼卻又卡在半途,他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被桌緣抵住退路,他驚覺了自己話中的問題,那兩人當然不可能錯過。

「我們沒有丟──」Kirk很輕地頓了一下,就像光只是想像說出那幾個字眼都會讓他感覺痛苦,所以Spock接了下去,「那是不可預期的,」他說,輕得彷彿嘆息,「即使是我,也不能估算那些……非比尋常的瞬間。」

「非比尋常的瞬間,」McCoy喃喃,聲音緊張又尖利,「那是你們兩個的事。」

「你知道不是,」Kirk的手指幾乎掐進他手臂裡,藉此逼迫McCoy不得不對上他的視線,「從來就不是,你一定也感覺到了,你是怎麼看著我和Spock,還有我們怎麼看著你,你就是──在那裡,一直就在。」

McCoy幾乎想要蜷起身體躲開那些,尤其是在他無比敏銳地注意到Kirk用的是「和」而不是「或」的時候,那種被狠狠掀開的痛楚就像當胸受到重擊,他覺得頭真的痛了起來,從過度緊繃的頸子蔓延到肩背然後全身,有一部份的他想找出點什麼來反駁、想要擊垮Kirk(以及在旁沉默、沉默著無處不在的Spock)的執拗好讓自己可以脫困而出;而另一部份的他疲憊不堪,對這整個談話的內容,以及他曾經的朋友們帶給他的渴望、壓力,和驚慌。
他恨透了這整件事但他甚至不曉得應該要對哪一個細節感到憤怒。

「操!」隔了不知多久McCoy才低低罵了一句,帶著突如其來卻無法真正炸裂的怒火,聽起來虛軟又破碎,而Kirk靜靜盯著他許久才終於放開了他,「好。」

「……啊?」McCoy愣愣看著Kirk後退了一步,動作俐落地拉起制服外衣,他突然覺得自己完全跟不上事情的發展,他求助的視線投向Spock,然後發現後者同樣錯愕,錯愕卻安靜地觀察Kirk的舉動,判讀Kirk想做到什麼程度。McCoy可以感覺到Spock心底的不贊同,但他知道Spock會跟上他、他會跟上他,就像他總會做的那樣,那些信任和習慣太過根深柢固,已經成了某種本能,而一旦Spock決定跟上,那就真的不再有任何挽回的餘地。

他趕在Kirk真的把衣服脫下前掙扎開口,強迫自己的目光不能停留在他腰側露出的那一小片皮膚上哪怕只有一秒,「你到底想我怎樣?!」他咬著牙,沒有意識到自己聽起來多麼動搖。

Kirk的手還停在髖骨上方,以一種讓人分心的方式攥著那件制服,他的聲音柔軟,語氣卻很堅定,「承認你想要我,想要Spock,想要我們,或至少試試,」他注視著McCoy而後者終究無法逃離他的目光,「我太瞭解你了,Bones,你不可能在走出這道門之後和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回到原來的關係,你做不到。你會躲回你的醫療艙,在下一次企業號停在哪個星球或太空站前處理好一切然後逃回地球,你可能會獨自生活很久很久,也可能最終又遇見一個愛你你也能愛的對象,但是你永遠、永遠都不能忘記曾經、就在這裡,有兩個人發自內心的渴求你正如你渴求他們一樣。」

McCoy幾乎要在那些鋒利的語言中縮成一團,他想要別開頭,卻連抗拒都無從著力,「夠了!」

「你忘不掉﹐」Kirk沒有真的就此住口,他甚至往前更進一步,即使McCoy狼狽地往後縮起肩他也毫不退讓,只是他終究還是放低了聲音,那讓他看起來更加真誠、更加殘酷,「就是忘不掉。那會讓你痛苦,而我最不希望的就是……」Kirk彷彿飽受折磨的嗓音微微發顫,每一個字和字之間的連結都拖得過於、過於的長,長到他不需要真的講出那些字眼也足夠讓McCoy、讓Spock懂得他的意思。

「Leonard,」Spock讀出這個名字的方式讓McCoy下意識地畏縮了下。瓦肯人伸出手,併攏的食、中兩指很輕很輕地落在McCoy手指間,指腹沿著骨節緩慢往上撫過他的手指,在手背停頓的姿態如此拘謹如此優雅,又像是盡可能地貼近、更貼近McCoy。「瓦肯是一個極力追求心靈平靜的種族,」他悄聲說,像正述說著宇宙另一側不可解的秘密,「Jim讓我看見……冒險、刺激,無可自制的衝動和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過的……人性;而你,Leonard,你讓我可以用……瓦肯的方式平靜。」

他停頓下來,像是他被他自己所說出口的話揉亂成一團而他對怎麼處理這些束手無策,Kirk在此時握住了他的手,也同時握住了McCoy的,「這不該是……全無可能的,」Kirk這麼說,他看著McCoy,褐色的眼睛在光線下宛若流金,「除非你完全沒有想過,」他緊盯著McCoy的眼睛,從那之中看見難以隱藏的動搖,「可是你有,你想過,你只是害怕。」

Kirk的緊迫盯人只差一點點就要讓McCoy逃開,但那些藏在堅定言語中的遲疑、疼痛和恐懼同樣赤裸裸地攤在那裡,就在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一旦伸出手就能夠觸摸的地方。
他們同樣驚慌同樣不知所措。McCoy突然意識到這一點,他們兩個只是更早發現這一切才能在現在顯得相對從容,這個認知突如其來,卻讓McCoy心裡那些淤積的痛楚、緊繃和壓力好像可以慢慢鬆展開來。

「如果,」McCoy終於開口,驚覺自己出聲同時那兩人也一起鬆了口氣,他在那些細微的寬慰感刷過神經末梢時輕輕眨著眼,「如果還是……不對?我不是你們之間感覺不對的原因,」他看見那兩人非常快速地互視一眼後又一次同時看向自己,在非常短暫的剎那看起來就好像組成James Kirk和Spock這兩個人的是完全相同的東西,只是他們的形體一分為二,只是他們之間在連結的部位缺少了什麼關鍵的部份,關鍵的、

「……操,」他又說了一次,聲音乾啞得讓他自己都大吃一驚,「我一定是瘋了才──」
而他的好友在他還沒說出任何可能的抱怨之前就緊緊抱住了他。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