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5/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打從John第一次隨著Sherlock走進犯罪現場起,就知道這個男人在蘇格蘭場不怎麼受歡迎──事實上,那些警探也完全沒有試圖掩飾過這一點,總是明擺著的厭惡。
不過這並不表示所有人也會跟著敵視從前一小段時間開始,總會跟著那個自創了諮詢偵探這個可疑行業的Sherlock Holmes一起出現的前軍醫。
尤其是,當John在自己的Blog上記錄了他們一起辦的案子、偶爾也寫些貝克街221B兩位房客的生活之後,他甚至覺得那些警探們看待自己的眼光多了些不可明言的親切。

「Hi,怪胎。」Donovan探員一如平時對Sherlock丟出混雜嫌惡和猜疑的招呼,在看到他身後的John時她只一撇嘴角點點頭。「Dr. Watson。」

「晚安。」搶在Sherlock說出什麼前先行開口,John對她露出友善的微笑,「又一個現場對吧。」

「是啊。」聳了聳肩,「又一個。」她深深看了Sherlock一眼,神情在一貫的憎厭外還有些評估,「聽說你們整晚都在這附近跑來跑去?」

「如果一個男人還沒下班就急著向妳抱怨他今天的不愉快,那多半表示他連在高潮前都會問他做得夠不夠好。」

「你!」
「Sherlock?!」

徹底無視Donovan的怒視和John試圖阻止的驚訝,Sherlock掛著那副乾冷的假笑硬是說了下去,「順道一提,這也表示他不怎麼在乎妳感覺夠不夠好。」

「滾!」

「樂意之至。」不等氣得臉色煞白的Donovan多說,Sherlock伸手拉起警戒線,示意John和他一起快步走進現場。

「你的遷怒行為太不紳士了。」在兩人走向陳屍現場的巷道時,John低聲說話,微蹙的眉滿是不贊同。

「遷怒?我?為什麼?」

略昂起頭瞪了他一眼,「不論是誰都想不到縱火犯會回去清空那個地方。」

「不論是不包括我。」冷冷答腔,Sherlock眼角細微的抽動明擺著惱怒,「我該知道那兩個人出現得太可疑!」

「你不也說過,總會有些錯誤。更何況在那之前我們才被帶著槍的毒販追了好幾條街,被影響是理所當然的。」

突然停下腳步,Sherlock猛然轉身直直盯著John,那個無形的「保護慾」標籤幾乎就在他額上閃閃發亮。「別再這麼做了。」

「做……什麼?」

「為我找藉口。」居高臨下的視線在John困惑的蹙眉前幾近傲慢,「那對錯誤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微微一愣,John下意識地側了側頸子,就在Sherlock以為他會因此感覺憤怒時,他卻點了頭。
「你說的對,是我的錯。」

「唔、」Sherlock眨眨眼、再眨眨眼,視線盡頭那雙灰藍的眼眸裡找不出一絲受到冒犯的憤慨,反而能看見一片穩定的坦然。

「但是我也不會因為你沒有發現什麼就罵你一頓。畢竟如果連你都沒有發現,那也沒有任何人會發現不對勁了。」

只是個陳述而非強調,Sherlock琢磨著這一點,輕輕抿起了唇,「……你真的這麼想?」

「當然。」凝視的眼神堅定,John明明柔和的音調卻更顯得毫不遲疑,「無庸置疑。」

「……噢。」含糊的回應低沈不清,Sherlock似乎還想說些什麼,正在不遠處等待的Lestrade正好出聲叫喊,那讓Sherlock把一個聽起來像是忘了它或那很好之類的尾音吞了回去。

「Sherlock,這裡。」

大步走到Lestrade身側,Sherlock先是上下掃過面前的警探然後瞇起了眼,「你三天沒有回家,這個案子有什麼我還不知道的事、」突然一頓,他丟出一個嘲弄卻也同時隱含一絲同情的冷笑,「新長官很難應付?」

「你怎麼、」Lestrade嘆了口氣,「我不記得你曾經有任何時刻列名在我需要報告工作內容的長官之中。不過,對,有點,多謝關心。」

「嗯哼。」Sherlock只以一個冷哼回應,轉而打量原本幽暗現卻被燈光照映宛如白晝的巷道,靠近磚牆的位置,一具屍體頹然躺臥。明明該是雜亂的小巷,周遭卻幾乎沒有多餘的雜物,甚至予人一種這個現場異常乾淨的感覺,連同那具明明浸在血泊中的屍體亦是。
「John,麻煩你。」

就算站在Sherlock身後也能一眼看出那具屍體有什麼地方不對。曾經看過無數死亡的前軍醫從旁邊員警手中接了雙手套戴上,默默在屍體旁蹲下,先是撥開死者後腦的頭髮察看血污,審慎的視線從死者的頸部開始緩慢檢視,「後腦受到重擊,很重但是還不致死,足夠讓死者暈眩甚至昏迷;面部發紺微腫呈青紫色,還有眼結膜的點狀出血,」他伸手轉動死者頸部,更湊近觀察之後又說,「瘀痕並不明顯,不過我想他是被人勒死的。將頸部放血檢驗會更清楚,背後也可能留下明顯的壓制傷,解剖的時候應該看得出來。」

「那,手呢。」

那當然不是個問句。John暗暗嘆息,將視線移向之前暫且略過的部位。
平躺著的屍身,雙手交疊放在胸前,幾乎是個完美的入殮姿態──這是說,如果死者的手掌還在的話。

死者的雙手從手腕之下不翼而飛,屍體旁大量的血液顯然由此而來,杯口大小的兩個血洞交疊,各自突兀露出相對慘白的染血骨節。John伸手輕觸斷腕周圍翻綻的膚肉,仔細審視邊緣泛黑凝結的血跡後吁了口氣。「這應該和死因無關,他的手是死後被切下的。」

「這傢伙是有多次前科的毒販,手下有幾個固定的下線,當然不是太大的集團,根據紀錄,他之前大部份的客人就是這一帶的妓女和嫖客。」Lestrade比對手上的筆記本一口氣唸完,「會是其他幫派下的手嗎?」
「你們的猜測為何總是這麼缺乏創意?」Sherlock略微提高的音調帶有一絲亢奮,John知道這多半表示他有話要說,他抿住一個微笑,起身為目光如炬的偵探讓出空間好讓他能完整檢驗那具屍體和他的現場。

Sherlock越過John走近屍體,突然停了一停,「啊,John,是我們的熟人。」

John一愣,「我很確定我不認識這個人。」

「他剛才追著我們跑了三條街。」

「他是哪些人裡的一個?你剛才看到他的臉了嗎?」

「是衣服,和這幾道污漬,這幾條街只有我們剛才跑過的一條巷子口是工地,他的褲管邊緣沾上了水泥,和你一樣。」

聞言低頭抬起腳,褲管上果然明顯髒了一塊,John眨眨眼,「神奇。」

真誠的讚嘆得到偵探極其輕微的一個低笑和相對倨傲的「我知道」。Sherlock逐步檢視那具屍體,男性,不算健壯,毒癮輕微,經濟不穩定。
緩步踱到屍體右側,尖銳的視線停留在距屍體不遠的地面上。一組應該是用粉筆寫下的什麼,大部份字跡在雜亂鞋印下殘缺不全,只能看出其中幾個還算完整的數字,Sherlock皺起眉,一手指著那些字跡,「有誰拍了那裡的照片?」
「什麼?」Lestrade探頭看向他手指的位置,跟著看見那些被破壞的粉筆字,他轉頭叫來手持相機的警員,「有誰拍了那個地方?!」

兩名警員各自搖頭表示沒注意到,Lestrade在瞥見Sherlock彷彿隨時會吐出點什麼惡毒發言的神色時低咳了聲,一揮手讓部下去補拍那個地方,「看起來像是數字,」他說,帶著點亡羊補牢的安撫。

「哼……」勉強容忍了Lestrade的努力,Sherlock盯著那一小塊地面,「1……9、5,至少有六到八個字,筆跡很新。」

「會是犯人留下的嗎?」

Sherlock看了發問的John一眼,「很可能,不過無法確定。如果我們優秀的警務人員對犯罪現場多留幾分心,那我想我很快就會因為無法提供任何服務而失業了吧,不過我想這種奇蹟大概直到下世紀都不會不幸發生。」

John想偷笑卻忍耐下來,他看著Sherlock乾脆地暫時放棄那組數字轉向其他地方,「還有什麼嗎?」

Sherlock沒有回答,只是回頭重新觀察整個現場,逐一檢視在眼前無形條列而出的線索,目光在牆壁和地面各自停駐了幾秒。

水漬,伏擊點。
足印,右重於左,習慣性施力,負傷?
不。
視線掃向印在血泊邊緣的一對鞋印,足跡幾乎正常。舊傷。
專業手法,缺乏罪惡感。反社會?殺手?
轉而看向屍體被交疊擺放的雙手,Sherlock微笑。

「你要找的是個退役軍人,經濟狀況不會太好,很可能是獨居,沒有正式工作或只是打工,左腳受過傷,很可能是因傷退役。身高六呎左右,慣用右手,對了,當然是男性,」他停了一停,「軍人。」

沒有特別在意Sherlock突然的重覆,Lestrade皺起眉,臉色比之前更難看了些,「Sherlock,你最好是很有把握才這麼說,這一帶最近很不安寧,如果再和軍人扯上關係會很難處理,你知道的。」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Sherlock只是厭煩地看了他一眼,「你現在是在對我抱怨為什麼犯人會是軍人嗎?」

「我為什麼要對你抱怨!」
「你從哪裡看出是個軍人?」

Sherlock直接無視Lestrade,猛然轉向同時發聲的John,動作突兀卻又優雅,目光在對方意外嚴肅的神情上停了幾秒,而後有些故意地勾起一抹假笑,「這裡離大街只有幾步路,卻是個外面不容易看見的死角,犯人選在這裡埋伏,」他指了指牆上高低不同的兩道痕跡,「貼牆而不是靠牆,他習慣端正的備戰姿勢。對暴力駕輕就熟,受過專業訓練,在這個隨時可能有人進來的地方殺了人之後還花時間切下死者的手,表示他對自己極度自信,這可能源自於他曾經有的經驗,他上過戰場,時間可能不短。John,你認識多少人做得到這一點?」

「你是指,徒手勒死一個人?」John緊蹙的眉沒有鬆開,對Sherlock的詢問幾乎只是無意識的回應,「掌握恰當的時機,我也做得到。」

醫生回答的語氣平淡而十足沉重,尾音卻輕得幾乎溶進風中。Lestrade眨了好幾次眼睛才確定從這位前軍醫嘴裡聽見的的確是一個肯定。那一瞬間他不禁慎重懷疑面前站著的這個組合會不會出乎自己想像的危險,下一秒又把這個念頭丟去一邊,「那也有可能是幫派或是,職業殺手?」

Sherlock幾乎被Lestrade不自覺透露的掙扎逗樂,他揮動雙手半是示意半是強調,「這個入殮的姿勢,職業殺手或幫派對屍體少有尊重,犯人不止花時間切下死者的手還為他擺好姿勢、闔上眼睛,他尊重死亡,至少懂得為屍體保留尊嚴。比起殺手,這個表現更接近軍人。所以。」

「所以?」

「所以,你覺得是阿富汗還是伊拉克?」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