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4/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就算前幾個星期都過得平靜順利,和平得幾乎要讓人感到無聊,但今天一天的刺激也太過密集了吧?!

John追著Sherlock領前幾步的身影衝過小巷時不禁這麼想,身後傳來幾聲子彈擊中牆面的悶響,雖然只是短暫的時間,倫敦半溼的空氣竟彷彿從他身邊抽離,烈陽黃沙取而代之。John閉了閉眼,在那襲飛揚的大衣衣襬消失在某個巷口前快步跟了上去。

「這裡。」Sherlock伸出手把差點衝過他面前的前軍醫拽到身邊,「放心,他們沒跟上來。」

兀自喘息,John背靠著磚牆,讓帶著水氣的冰冷滲進夾克為因奔跑而發熱的身體降溫,休息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下次、下一次,你再想要闖進什麼毒品交易的場景,能不能先告訴我一聲,至少讓我把槍帶上。」

「那是個意外。」Sherlock微彎著腰,喘氣間隙嗆出幾聲低笑,「那條巷子是個捷徑,看來不是只有我覺得走那裡很方便。」

「是啊,我怎麼覺得全倫敦的罪犯都擠在同一個晚上搶著向你報到,」John說著,自己都覺得措詞好笑,「一具屍體,一個毒品交易,還有一個縱火案。」
「我說了碰上毒品交易只是意外,自然會有人去管那些,連續縱火比較有趣。」Sherlock抬頭確認路標,「十五街。」他停了幾秒,似乎被困進某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裡,「十五街。」

「Sherlock,怎麼了?」

「不確定。」眨眼間放下一個暫時無解的問題,Sherlock的注意力只在幾秒中就飄向了某個定點,「那是什麼?」

「嗯?」看著Sherlock幾大步走向巷子某個角落,John轉頭跟了上去,「垃圾?」

「不是。」伸手翻開疊在一起的幾個空紙箱,迅速卻全面地檢視了壓在最下方的東西,他在清除障礙時抽了抽鼻尖,「兩桶汽油,木板浸過油……或別的……」Sherlock以指尖抹過木板,舔舐之後吐了口口水,「甘油之類的東西,這一些應該是助燃劑。」

「等等,你的意思是……這是那個縱火犯留下來的?可是、」John看了看路標再看向巷子尾端,「早上發生火災的地方就在那裡吧?」

「是那裡沒錯。」Sherlock皺著眉,看上去有些焦躁,「這有點奇怪,不過我還不確定為什麼。」將手上的東西照樣堆回原處再掏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手臂上的傷口被施力牽動的痛楚讓他皺了皺眉,下一瞬間從旁伸來的手便捉住了他手腕,「John?」

「給我看看你的手。」
比平常略沉的聲音帶著某種威嚴,Sherlock知道這是屬於John Watson的醫生模式卻依然有些不耐煩,「沒什麼好看的。」

John本來就沒準備徵求同意,他無視Sherlock的回答,直接把他的手拉到面前,隔著大衣輕柔按壓右手臂上最嚴重的傷口周圍再滑上肱二頭肌往下輕摁。「痛嗎?」

「有點。」

「握拳、往上舉幾吋再放開。」

依言握緊右手,隔著衣物感覺到John的手掌觸撫的力量,Sherlock抿起的唇有些不滿,「只是有點。」

「感謝你的腎上腺素吧。傷口大概裂了,不過應該沒有拉扯得更嚴重。」John鬆開手,咧嘴一笑,「你剛才揍他的動作不錯。」

對John在剛才一陣追逐中還能清楚知道自己用受傷比較嚴重的右手做出什麼攻擊暗自訝異,John總是讓人驚奇。「你在戰場上也是這樣保護你的士兵嗎。」

明明該是問句語氣卻幾近肯定,John對此不置可否只聳了聳肩充作回應,「做為一個軍醫,我被保護的時候比較多。」

漂亮的敷衍。不過Sherlock並不打算為此多說什麼,「我們可以走了嗎?」

「當然。」和Sherlock併肩走向之前一個火災現場,不用走近就能聞到火災過後獨有的、飽富溼氣的焦臭氣味,滿佈在人去樓空的公寓周圍,John盯著那一片狼藉,神色凝重,「死了三個人。」

「對,有什麼更具建設性的意見嗎?」

John瞪著他,最終只是搖了搖頭,「你怎麼看?」

沒有回答,Sherlock轉身走向半毀的樓房,緩慢踱過被強力水柱沖刷因而半毀的門廳,任由污水在腳下散碎又攏,踢開幾塊塑膠碎片,苛刻的視線掃過一樓最後停留在左方一扇小門上,原本門扉的位置只剩下小半塊殘骸,他撥開那片破木板鑽進原本或許用來存放掃除用具的小房間,仔細觀察被嚴重燒毀的天花板和窗口,再一路檢視到窗戶對面的牆面和牆角殘餘的一攤灰燼。
窗口是起火點。他心想,伸手撥弄窗下牆壁上的幾片碎屑,沿著歪斜的一道氣泡孔洞找出地磚上的一塊棋盤式焦痕,Sherlock哼出一聲嗤笑,飛快轉身,越過等在門口的John大踏步走回街上。

「Sherlock?」

「這裡。」繞進旁邊更窄小的巷子,非常緩慢地順著焦黑的牆面走了一小段路,視線搜尋那扇窗戶的位置,然後在那附近看見一個也許是在滅火過程中被推到一旁的垃圾箱。

「火從裡頭這間房開始燒。」似乎從背後也能看見John探詢的眼神,「這是個廉價的出租公寓,幾乎誰都能任意進出,工具間對窗的那面牆上可能早就被堆了些足夠助燃的東西,當然,如果臂力足夠的話──」嘴角細微一抽,他把那個半人高的垃圾箱推到窗下,踩上邊緣的身體瞬間高出窗戶的高度。「啊哈,也可能是丟進去的。」

「所以,犯人其實是從外面放火?」John從下方探頭張望,好奇詢問。

「顯而易見。犯人打破窗戶,從這裡把易燃物丟進房裡,再從這裡,」雙手做出舉著油桶往窗內倒的動作,「倒油然後點火,熱對流足以讓這個房間悶燒成炸彈。」

「聽起來犯人似乎很清楚火會怎麼燒。」

「是啊……很聰明,而且幾乎不會留下證據。」Sherlock以毫無預期的大動作從垃圾箱上一躍而下,回到大門前,審視的目光上下掃過,「大門看起來不算太糟。」

「或許在火燒到這邊之前就被撲滅了?最近人們對火災的警覺性很高。」John跟回他身邊,伸手輕觸有些焦黑但大致完好的門牌,「門牌也幾乎沒被燒到。」

轉頭盯著那個門牌,Sherlock伸手撫過其上勉強算是完好的金字,搓了搓指尖留下的粉末,「這個門牌做過防火處理。」再摸向旁邊的磚牆,「這裡沒有。」

「為什麼需要對門牌做防火處理?」John困惑地觀察門牌上燙金浮雕的花體字,上面是依然清晰可辨的公寓地址,「方便辨認地址嗎?」

Sherlock突然轉過頭緊盯著John,「你說什麼?」

「嗯?為什麼要做防火處理?」Sherlock對這一句沒有反應,John歪了歪頭,「辨認地址?」

「有意思。」他安靜了幾秒,「有意思。」

「呃、什麼?」

Sherlock沒有回答,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那個門牌和其上的地址,John安靜等在一旁,當Sherlock掏出把小刀在門牌上刮了些碎片下來裝進小封口袋時也只是挑了挑眉。

「喂!那邊的,你們在做什麼?」
突如其來的質問伴著強力手電筒的光線穿透巷弄,Sherlock猛然回頭,背著光源可以看見巷口站了兩個男人,拿著手電筒的無疑是巡邏員警,另一個……他瞇起了眼睛。

「你手上拿著什麼?」員警向前了幾步,或許是看到Sherlock手上小刀反射的光芒讓他又謹慎的停了下來,「這裡是火災現場,你們該不會和這個火災有關吧?」

「Sherlock。」低聲叫喚的下一瞬間眼角就瞥見Sherlock將手上的東西塞回衣袋後幾不可察地對他點了點頭,John以一個眨眼回應,在員警再次邁步之前和Sherlock幾乎同步轉身衝向另一邊的巷道。

✡ ✡ ✡

「剛才那是……警察?」跑出了幾條巷子,確認身後沒有人追上才停下喘息,John半彎著腰,一手壓著右膝氣喘吁吁的問,「我沒看清楚。」

「一個員警,另一個制服看起來像是急救員。奇妙的組合。」

「急救員?在這裡做什麼?」

「無從得知。」Sherlock聳了肩卻不像對這件事毫不在意,他調整了下在奔跑中散亂的圍巾彷彿也同時在整理思緒,「可能只是剛好遇見、或是……」

「或是?」

「我要回去看看。」話沒說完已經轉身走上來時的方向,反而是John愣了一秒才快步跟上,「回哪裡?被燒的公寓?」

略帶不耐的瞥了他一眼,「那些易燃物,John。」

「噢……可能是犯人留下的那些?」

「對。」
距離並不遠,之前為了躲開那個警察也不過跑出了幾條街,兩人重回堆放著整箱易燃物品的巷道前後也不超過半個小時,意外的,和之前同樣空無一人的巷道裡竟什麼也沒有留下。垃圾箱旁還殘留幾絲明顯的汽油味,但以紙箱裝盛的那些易燃物、桶裝汽油卻已不見蹤影。

「剛才明明就在這裡的,」John站在垃圾箱前左右環視,「兩桶汽油,一堆紙箱。」

「犯人回來過。」Sherlock抿得細細的唇明擺著惱怒,「早該知道!」

「可是怎麼會?我們從這裡離開不超過一個小時……也許……他本來就打算在這段時間縱火?」

「也可能是他發現有人來過……」Sherlock不知從哪裡掏出把小型手電筒,脫下大衣往John手上一扔,毫不在意滿地髒亂蹲跪到了垃圾箱邊,就著光源幾乎緊貼上去仔細觀察表面。
掌印。工人?不,戴著手套的掌印,手術用的乳膠手套,沒有指紋,嫌犯。
右掌施力痕跡明顯,慣用右手。
一道相對乾淨的擦拭痕跡,肩膀抵著垃圾箱施力造成的。嫌犯約在5.7到6英呎之間,男性。

Sherlock皺起眉。站在巷口的員警和急救員這樣看似正常實則奇異的組合浮現腦海,身高、性別吻合,考慮到職業需求,有一定程度的臂力也在合理範圍。可是……
「Sherlock?你發現什麼了?」

「這說不通。」猛地站起,Sherlock一旋身差點撞上身後的John胸口,「怎麼會是兩個人。」

「你是說……有兩個……犯人?」

「沒有共犯跡象,這說不通,除非……」

注意到Sherlock明顯的怒氣,John也有些困惑,「呃,你懷疑剛才那兩個人是犯人嗎?」

「不知道。」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手機鈴響打斷,Sherlock抓出電話,「Sherlock Holmes。」

John眨眨眼,看著那張臉上明顯透露出思緒被打斷的不快,他耐心等到他收起電話才開口:「發生什麼事了?」

「蘇格蘭場,又一具屍體。」

「又?」

「就在這附近。Lestrade問我有沒有興趣過去看看。」

「和之前那個假搶案有關?」

「目前看不出來。」幾乎抿成一線的唇只在說話間露出一絲被挑起興趣的情緒,「他們只知道死者是個毒販。」

「你去嗎?」

「當然。這邊查不出什麼了,我需要新的線索,也有些東西要透過Lestrade去查。」

點點頭,John把大衣交還Sherlock,「走吧。」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