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馬克白/尤.耐斯博

《挑戰莎士比亞》系列是由藍燈書屋推出的莎士比亞四百年紀念同人誌(誤)計畫。

尤.耐斯博改寫了《馬克白》,再次重述了這個著名的悲劇故事。

怎麼說呢……《馬克白》真是太適合素來心狠手辣的耐斯博了,太適合到了有種滿地血腥盡成直通悲劇之路的華麗感。雖然單看這本也行,但他就如同所有同人誌(咳),讀過原文本必定會強化(或刺激)某些不同的閱讀感受,在這個例子裡,就是當第一章馬克白魅力四射的登場時,讀者如我就開始害怕接下來必定會出現的悲劇結局,打開第一章就知道接下來就是看著他墜落啊嗚好恐怖。

但的確也是因為耐斯博寫了一個非常有魅力的馬克白,同時,他的「權力」與「愛情」緊密結合的這個詮釋有一點讓我訝異。

耐斯博的《馬克白》從一場警方的「戰爭」開始。詳細描寫了一次警方對黑幫份子的打擊行動。
在這裡,他是這樣寫馬克白的:

班柯從望遠鏡抬起雙眼,發現馬克白已經起身,抓住了用來固定屋頂燈光的桿子。只見他粗壯的頸項青筋暴露,齜牙咧嘴的表情像是痛苦也像是獰笑,難以判定。那桿子為了對抗一年當中會吹上八個月的強勁西北風,拴得又緊又牢,但是班柯曾看過馬克白抬出雪堆底下的車輛。
「三。」馬克白低吼道。
第一批螺絲釘從固定座彈出。
「二。」
桿子鬆動了,他猛力一扯,扯掉了下方牆上的電線。
「一。」
馬克白拿著燈照向舷梯口。
「射擊。」
聽起來彷彿打了兩記響鞭。達夫睜開眼,正巧看見拿自動槍那人往前倒下,安全帽先著地。席瓦特站立處,現在有了燈光照明,達夫可以清清楚楚看見他,還有他身後的人。那人已不再拿槍抵著席瓦特的頭,而是將下巴靠在席瓦特肩上。燈光下,達夫也看見了面罩上的洞。接著他像水母似的,順著席瓦特的背滑落倒地。
達夫轉過頭去。
「達夫,上面!」
他遮起眼睛上緣。炫目的燈光後面傳來一陣洪鐘般的笑聲,碼頭上倒映著一個巨大身影。
其實光聽笑聲就夠了。
是馬克白。當然是馬克白了。

打從一開始就鮮明地帶出一個英雄形象,同時也迅速將野心放置在他身上。以人物的立體感來說,耐斯博的確給出了一個讓人信服的形象。

命定的悲劇做為軸心之外,其實在這個翻寫版本裡最引我注意的是「父母/孩子」,尤其,他幾乎是單方面的書寫了各種看似不同本質卻又極為相近的「父母對子女之愛」,不止是其中有太多父母(或者說,父親,幾乎看不見母親,全是父親)對子女的保護成為行事/改變的動機,馬克白和夫人的墜落也可說都終於子女(夫人在被死去女兒的回憶追上後終於崩潰;弗林斯則幾乎可說是馬克白精神上的兒子);相對來說,子女的代表大概只有弗林斯,可弗林斯卻又成了一個傳承的相徵。

莎士比亞的馬克白中,疾病和服裝是兩大意象,在耐斯博的詮釋中,他更推進一步,將疾病與毒品、權力、上癮以及心魔揉混在一起再佐以愛情,那泥沼太過深,幾乎讓馬克白和夫人的謀殺成了病徵,他必然會發生,其他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

其實一切都為了子女雖然乍看是父母的深刻之愛,但莫名就是有點惹惱我……也可能是在這個故事裡真的太多了,一代的絕望如此強烈,以致於必要冀求於下一代的(被)救贖才能有革命的動機,感覺太悲哀可是又忍不住會想,這樣的悲哀只能用這種形式反抗/傳達嗎?

大概是這個單一有點惹到我吧(難搞)

但。這還是一本讀起來殘忍到會抖的小說,深具複雜魅力的馬克白和夫人尤其是令人無法憎恨的反派(?)人物。我自己的確還是推薦這一本,以改寫來說相當值得一讀,喜歡耐斯博《哈利.霍勒》警探系列的讀者或許也會喜愛這一本。

不過話再說回來。也是因為我自己是《哈利.霍勒》系列的讀者,一定程度上,這個城市隱約呼應著耐斯博筆下的奧斯陸,只是更腐敗、更黑暗,末世感更強。這個「總會讓我連想到他的奧斯陸」這一點我還是很難決定是優點或缺點,但因為感覺上沒有脫出對一個城市集體的墮落的想像框架,所以可能就讀者如我來說有一點失望也不一定。

另外就是結局的柏莎森林總覺得有點硬凹啊(咳)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