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mple Solution_11/17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
本文與Sun Will Set for You、(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hadow of the Day/白日暗影》
(已完售)

前篇由此去→●●●


「他怎麼能懂?他才五歲!」Bedivere氣急敗壞卻把聲音壓得低低的,他和眾人站在離Arthur有一小段距離的位置,不至於看不見那用雙手抱著長劍躺在圓桌上仰望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麼的孩子;也不至於讓說話聲被他聽見,「而且我們騙了他一個多月,就算我們現在老實跟他說『你是被魔法變回五歲,其實你已經長大很久了』,他就真的會相信嗎!」

「他早就懷疑了,」Bill沉聲說,並不完全篤定但若有所思,「只是他應該也沒猜到他不真是五歲。」

「一般誰會去猜自己是變成五歲的啊?!」Tristan忿忿抱怨,「你們不能就碰一下把他變回大人嗎?反正他變回……他變回來之後到底會不會記得這段時間的事?」

所有人的視線刷一下集中在Mage身上,她先是抬頭和肩上的獵鷹對望一眼才搖搖頭,「我們不知道。」

「我想,或許會?」Percival難得開口,他同時看向Bill像是想要尋求確認,「你們可能感覺沒那麼強烈,但我覺得,現在的Arthur比他剛變成這樣時更像是成年的他而不是一個五歲小孩。Bill?」

「呣。」Bill不置可否地聳聳肩,他在那一瞬間想起Arthur是怎麼主動親吻自己,以及那些充滿保護慾的擁抱和碰觸,那幾乎就像是成年的Arthur,甚至是他說話的語氣和強勢的眼神,他是這個月以來最常和Arthur待在一起的人,在剛開始時Arthur的確還像是他們記憶中那個孩子,但隨著時間過去他也的確越來神似成年的他,只是被強裝在那個五歲的外殼裡,他不確定Arthur自己是不是也有意識到這些,但Bill也不得不承認他越來越難以真的用對待孩子的方式去對他。

「如果是這樣,我們更應該趕快把他變回來啊!不管他自己怎麼想,找個理由唬他一下,他之後記得也好,不記得也沒關係,把他變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吧?」Tristan雙手抱胸,看似戲謔但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確是認真提議這麼做,「騙他也沒關係,換作是Arthur他也一定毫不猶豫就會騙人的。」

「他一定也會,」George完全同意,「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這麼做。」

Percival點點頭,似乎是同意George的意見。

「其實我們可以告訴他一部份就好,」Bedivere沉吟著說,「就像Wet Sick所說,把他變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告訴他我們要他、」他突然停了下來,盯著Mage──和Merlin──的眼神滿是從經驗而來的懷疑,「具體來說,到底要怎麼把他變回來?」

Merlin銳利的視線先Mage一步落在Bill身上,而巫師一如平常冷靜近乎淡漠的聲音隨之而來,「我們需要塔。」

「先生。」

本就只是淺眠的Bill因為傳自門外的低語真的清醒過來,他輕輕從Arthur環抱的雙臂中掙脫下床,管家站在陰影中低聲道歉,同時報告廚房備好了食物,任何時候想吃就請叫他一聲。

Bill在聽見他準備了臘腸卷和樹莓派時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忍不住苦笑起來,「你知道他是誰。」

「Dave的記性很好,也很會認人。」而且他跟隨Arthur足夠久。管家平靜回答,態度就像他的主人每天都可能帶回他們不知為何變成孩子的國王,而這整件事都沒有任何異常。

「我該給你們加薪,然後祈禱你們都不會去找別的工作。」Bill的笑容帶有一種曖昧的平靜,那讓他善於觀察的管家露出憂慮的眼神,但即使Bill注意到了也恍若未見,「這樣也好。我本來就有事要讓你知道。」

兩人交談的聲音低而嚴肅,僕人的安置、宅邸的管理,有哪些東西他交託給了Percival爵士。Bill半倚著門,沉靜的身影在房外幽微的燭光下柔和、悄無聲息地融進安靜擴散的黑夜深處,終於模糊得再難以分辨。

✡ ✡ ✡

那些厚重石柱放置的方式乍看像是直接挪自黑暗之島,只是體積略小、不帶斑駁青苔,看起來似乎也就不那麼陰森恐怖。排列成環形的石柱之中是一個直徑約有十碼的淺池,日光滿照池面,池水明明清澈卻奇異地難以一眼看清深度,而就在池子正中,那把劍飄浮般平躺在池水裡,劍身的符文彷彿吸收了射入池中的陽光,隱隱約約閃現靛藍幽光。

「唔。」Arthur雙手抱在胸前,好奇的目光在那把劍和等在石柱邊的Mage身上來回移動,巫師對他點點頭,他朝著池子跨出一步,那一瞬間池水彷彿受到召喚般泛開一圈柔和的波動,他看著水面,又往前一步,池水反而平靜下來,他的視線穿透池水落在王者之劍上,他更前一步、再一步,眼底越發沉著的光芒看在周圍每一個騎士眼中都是令人震撼的熟悉。現在的他看起來幾乎是他們的王而不僅是一個五歲的孩子,那感覺如此詭異,就連身經百戰的騎士們一時都難以反應。

他會不會就這樣變回來呢?魔法不就是要這麼毫無道理又莫名其妙才叫魔法嗎?
騎士們站在稍遠一些的地方,無聲而迅速地交換介於不安與詭異樂觀的眼神。其中大概只有Bedivere真的完全笑不出來,他滿懷不安地打量Bill,那人卻只是神色自若地走向Mage,兩人低聲交談著什麼無從得知,但這個距離還是能看見他們臉上的表情,Bill比Bedivere原本預期的更加平靜,他微微垂下頸子,身體重心落在右側,Bedivere幾乎忍不住要順著那方向看向就在他們右方不遠處的Arthur。

我可以……至少減輕……

Mage略微提高了的聲音傳來,Bedivere眨著眼,只看見Bill漫不經心地聳聳肩,不需要。那男人說,巫師並不堅持,只是那絲毫沒有減少她眼中的憂慮。

巫師們在位於城堡鄰近的一個樹林裡選了一小片空地,沒有人特意去問為何不選在卡美洛裡,魔法遠遠超過他們能夠臆測的範圍,Bedivere派出可信的衛士們清空那一小片地區,依照巫師的要求挖掘了一個淺池並從不遠處的小溪引來溪水,再在周圍立起石柱。Mage在一切就緒後倒下一整壺清水,那是Mage親自從多瑪麗湖中汲起的湖水,淺池中原本清澈的溪水在湖水傾斜落入的同時漫開一片澄藍,彷彿混入星屑的藍色很快消散不見,但僅有一臂左右深度的淺池卻突然像是變得深不可測般模糊起來。

Merlin的神智依然在獵鷹身上,只是她幾乎不說話,僅在必要時和Mage低語著旁人根本無法聽清的單詞。Mage說她的真身陪在女神身邊,語氣如此謹慎和小心翼翼,幾乎要讓騎士們懷疑那背後的意義代表著人質或抵押。

她只是陪著她而已,她們也很久不見了。Mage這麼說,騎士們當然沒有因而打消疑慮,只是各自沉默。

淺池和環形石柱圍繞出的環形空間整體看起來就像是個魔法陣,不熟悉又不能控制的東西其實讓Bedivere滿懷焦躁。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沒有其他能夠取代的東西了嗎?他在這幾天裡問過Mage無數次,對方那句「這是唯一的辦法」聽來無比熟悉,正是當年她堅持讓Arthur獨闖黑暗之島時的決然,只是這次她眼中比之前更多了哀傷,如果不是她的口吻如此毫無餘地,Bedivere可能都要懷疑她那份不忍近似憐惜。

「我們需要塔。」

那一天,Mage這麼說。她領著Bedivere和Bill避開眾人,移到更遠、更不會被其他人聽見內容的走廊,再開口卻是和之前同樣的一句話。
她肩上的獵鷹在她開口前一步看向Bill。男人在那雙金瞳的注視中困惑地瞇起眼睛,被打量的感覺不怎麼好,尤其在他清楚知道那雙猛禽的眼睛後方站著的是現在僅存的少數巫師中最強大、也最神秘的存在,那被一寸寸剝開的暴露感就更讓他全身不舒服。

「塔?什麼塔?妳是說巫師的魔法之塔嗎?」Bedivere問。

Mage點了頭,目光卻沒有真的轉開。「塔是唯一能讓王者之劍發揮力量的地方。」

「怎麼會?」先是傻了幾秒,Bedivere忍住不要回頭去看大概還躺在圓桌上發呆的Arthur和他抱著的那把劍,「這幾年來每次打仗Arthur都扛著那把劍,它有什麼力量每個人都看見了,那些戰場可都不在什麼塔裡啊!」

「不是那個力量。」她說,語氣冷淡卻不帶輕視,單純只是試著解釋一個他人可能難以輕易了解的狀況,「因為那把笛子,時間被移動了。現在我們希望的是再移動一次時間,沒有塔是做不到的。」

「但是現在──」

已經沒有塔了啊。
兩人都沒有說出口卻很快交換了竟都帶上些許慌張的眼神。巫師們總會建造自己的塔,那是他們力量的根源,曾經跟隨巫師學習的Vortigern當然很清楚這件事。當年他追殺巫師們時也不忘一座一座拆除本就為數不多的巫師之塔,最後他為追求力量建造了自己的高塔,而那座塔則毀在Arthur手上。
現在的巫師們和人類可說達成和解,但他們已經不再建造高塔了,雖然Mage從不多談她的族人,但當年逃過追殺的巫師們似乎散居各地,更多致力於追求知識而非魔法,到頭來,人類有可能尊敬的還是他們以為自己也能掌握的東西,她不帶諷刺卻更令她的人類朋友們汗顏地這麼說過。
舊有的塔早已毀壞,唯一還殘存的遺跡──

「不可能!」Bill尖銳的聲音幾乎顯得歇斯底里,「他才五歲,他沒辦法自己闖過黑暗之島的。」

Bedivere來不及先說出來只好重重點頭,「更何況他現在也不能真的使用那把劍,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捨命把他送到島上,但就算我們能把他帶進去,五歲的他真的能讓劍發揮妳說的那種力量嗎?」

「那座塔不行。」她不算正面回應他倆的質疑,卻也同時抹去了那個選項,「那的確是塔,卻不是Arthur自己的塔。當年他在黑暗之島的塔裡也沒有完全得到劍的力量。而且……」她略有遲疑地停了幾秒,「黑暗之島是亡靈的領地,在那裡我們得不到湖中女神的幫助。就算能成功把他送到島上的塔裡,我們也沒有辦法確保劍的力量會把他帶回那個被迫移動的時間。那可能有用,但無法控制。我和Merlin都沒有那種力量,沒有人有。」

「他自己的塔?」Bill第一時間抓到重點,「妳的意思難道是要重新蓋一座?」

「怎麼可能?」Bedivere瞪大眼,「Vortigern為了蓋起他的塔花了超過二十年,如果真的現在開始蓋一座,塔還沒有蓋好Arthur就已經長大了!」

「我說,我們需要塔,Arthur自己的塔。」Mage即使打斷他倆焦急的反駁神情也毫不動搖,就像是她早已考慮過所有可能確信她找出的方式就是唯一的辦法,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在Bill身上,「而我們已經有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