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mple Solution_8/17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
本文與Sun Will Set for You、(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hadow of the Day/白日暗影》
(已完售)

前篇由此去→●●●


「想談談你去了哪裡嗎?」

在Bill回到卡美洛那天,雖然也不是刻意閃避但還是稍微躲開了其他人。他如同這陣子以來的習慣藏身在距離Arthur不遠,卻也不會太明顯能被看見的位置,遠遠向正待在訓練場上的George,以及Arthur打了招呼,那孩子像在瞬間被喜悅點亮的表情讓他不禁一陣心煩意亂。
他在轉身就走和不忍再看到他為此傷心的掙扎中猶豫了好一會兒,沒能真正下定決心,然後就聽見腳步聲伴著詢問走近。那聲音關懷卻不帶逼迫,Bill安靜了短暫的一小會兒才回頭,年長的騎士自陰鬱的長廊下走來,光影轉移一度模糊了他的表情,Bill聳聳肩,「你很少問這個。」

「你很少需要我擔心。」Bedivere說,半倚著窗櫺站定,目光卻毫不放鬆地定在Bill身上。

懸在兩人之間的沉默無形推擠空氣,他們很少,甚至可能從未有過像這樣難以猜測對方想法的時刻──即使是在當年Bedivere剛找到逃亡的William Wilson的時候,他們也很快就對「反抗Vortigern」達成共識──,Bill看似心不在焉地注視面前相識多年的長者,好一會兒才轉開視線,「我受不了。」他說,有很短的時間,或許幾秒,他眼中的破碎太過鮮血淋漓幾乎讓人不忍直視。

Bedivere點點頭,停了一會兒,又點點頭。
那孩子是Arthur但也不是Arthur,不是他們的Arthur,更不是Bill的Arthur。
他不能真的懂Bill的心情,但至少他親眼看見他們兩人相處的方式和默契,他認識Bill或許超過他人生的一半,但這幾年的Bill卻以一種足以讓他感覺欣慰的方式變得既熟悉又陌生,Arthur當然是毫無疑問、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原因。
他認識的Goosefat Bill總是柔和、親切,永遠會是能夠隨時融入環境與人為善的模樣,Bedivere從來就知道那都只是假相,曾經的William Wilson年輕氣盛、鋒銳張揚,他那樂於挑釁的高傲在那場叛亂、在多年的流亡中早被磨砥成了沉潛暗處的利刺,安靜而致命。Bill給了自己一張無害的臉,讓他能更輕易混進陌生人之間得到他需要的,他總能得到他需要的,不論是一個情報或一條生路。
然而。
在Arthur身邊的Bill卻不再那麼親切,彷彿光只是Arthur的存在本身就足以讓他放下偽裝,讓他可以只在想笑的時候笑,想銳利的時候銳利。他說他想要Arthur,Bedivere是又隔了很久才慢慢發現,Arthur或許是Bill唯一想要的。
他的確是英格蘭、是Arthur的騎士,但他同時也是Bill的朋友。當年Arthur爆炸性地說出他和Bill睡在一起,甚至「沒打算娶個女人」,他反對過──雖然他清楚知道他的意見完全不會對他倆的決定造成任何影響──,但這幾年來他已經不再對這有太多反抗,或許就像某次Tristan用說悄悄話般的模樣說的:「你到底有沒有發現你對他們翻白眼的樣子就像你是他倆的媽?」,Bedivere心裡知道自己就只是拉不下臉承認,但他從不真的希望他們……不能在一起。
他想過他們可能,或說終有一日會因死亡分開,卻從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仔細想想真的笑不出來的意外。

「Merlin來過,昨晚。」Bedivere說。「我本來一早都要派人去找你了。」

Bill立時抬起頭,「她說了什麼?Arthur能夠變回來嗎?」

Bedivere想要搖頭,卻又不忍太快打破Bill的期待,他停頓了一小會兒,「她們找不出原因,你記得我們把那隻斷成兩截的笛子送過去給她?」Bill很快點點頭,「她說,那隻笛子的力量是呼喚,但也只是呼喚而已,要讓一個人像Arthur那樣徹底改變,甚至逆轉時間?那隻笛子沒有那麼大的魔力。」

「那他是怎麼──」

「所以Merlin來看他,她同意那的確是Arthur,我們的王只是變回小孩的樣子,不是被什麼奇怪的妖魔替換掉。」Bedivere勉強微笑了下,「她認為,原因是那把劍。」

「……他的王者之劍?」

「那把劍原本是巫師之王的法杖,本來就是具有強烈魔力的東西,然後她在巫師之塔把它重鑄成魔法之劍,巫師之塔更是魔力彙聚的地方,那把劍可能是現今最強的魔法道具了。」

笛子呼喚了王者之劍的力量,而王者之劍的力量和吾王連結在一起。所以才會只作用在他身上。
王者之劍讓他變成小孩?!
還有憤怒。他不是正為大人任意犧牲孩子感到憤怒嗎?他不正是回到了一個因為大人對慾望的執著而失去一切的年紀嗎?

「Merlin帶走了王者之劍。」Bedivere最終說,「她認為只有劍的力量能把Arthur,現在的Arthur帶回來,但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夠精準控制王者之劍的魔法力量。」

Bill因為那被刻意強調的這世界上而眨了眨眼,他很快反應過來,「湖中女神。」

「Mage在多瑪麗湖邊坐了十天,湖中女神還是不肯現身。Merlin想,把劍帶去或許會有用。」

Bill不自然的沉默讓人不禁擔憂,Bedivere遲疑了一會兒才又開口,「我之前從沒問過,現在也只能問你……你們是不是得罪了湖中女神?」

男人別開視線的表情幾乎顯得尷尬,他乾巴巴地咳了一聲,「Arthur當面說她是思想古板的恐怖老妖婆算不算得罪?」

「……」Bedivere瞬間扭曲的五官堪稱精彩,「他就、你就不能管管他的嘴?」

Bill的凝視大概混合了你想會有用嗎?和我為什麼要?,那眼神真的讓Bedivere意識到自己說出了多愚蠢的話,他伸手捏揉隱隱作疼的眉心,好一陣子才終於能說出話來,「反正,Percival跟著Merlin一起去了多瑪麗湖,希望他能帶回好消息……希望湖中女神脾氣不要太Pendragon,希望……」他停了停,最終只長長嘆了口氣,「想想,她連Arthur那麼胡鬧的要求都答應了。」

但那可能是因為Arthur近乎蠻橫的強硬、也根本不接受「同意」之外的答案。Bill無奈地苦笑了下,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飄向窗外的訓練場,Arthur正跟在George身邊,有模有樣地抓著短棍,他在小腿狠狠吃了一棍時皺起臉,卻又在眼角瞥見窗邊的Bill那一瞬故作堅強地重新挺起上身。

「再來!」Arthur喊著,又一次投入訓練,還不忘先對Bill露出一臉燦笑。

「……在裝乖。」明白看見一切的Bedivere評論。

Bill思考了下他一回城就有人跟他說的「這兩天殿下乖巧聽話地像是生了病呢」,點點頭同意,「在裝乖。」

兩人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看著那孩子跟著士兵們做訓練,雖然各自給出了他是「在裝乖給Bill看」的結論,卻也同樣佩服他的執著和以一個五歲孩子來說令人驚奇的毅力。Bedivere在看見Arthur大概是終於被說服結束訓練,一邊抓著毛巾胡亂擦乾汗水,一邊已經開始尋找Bill是不是還站在原處那時又嘆了口氣,「他……」他開口又停下,有一度他差點說出「他不管是什麼模樣大概都會愛上你」,卻在真正說出口前驚覺那其實多麼恐怖和沉重。

「我不能看他再長大一次。」Bill悄聲說,聲音不比耳語大上多少。

那一瞬間Bedivere清楚意識到了幾件事:Bill自己很清楚不管是什麼模樣,Arthur都會愛上他;Bill其實做了Arthur不能恢復原樣的心理準備;以及最重要的,如果他沒能變回來,Bill必定會離開。
年長的騎士可能出於衝動和不忍,他伸手捏了捏Bill緊繃的肩膀,要說出這句話對他來說其實艱難,但,「你們在一起也沒什麼關係。」

Bill能夠感受到那隻手心傳來的熱度和關懷,他沒有轉頭,目光徑直落在正朝他跑來的Arthur身上,「即使我大他四十歲?」

Bedivere沉默了幾秒才嘆了口氣,「沒什麼關係。」

Bill僵了一小會兒,才終於能夠轉頭看向他長年的同伴與朋友,那總是比家長更像家長的長者,他對他很輕地笑了下,卻比哭泣更令人心碎,「我受不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