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mple Solution_4/17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
本文與Sun Will Set for You、(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hadow of the Day/白日暗影》
(已完售)

前篇由此去→●●●


在他們清醒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終究無從得知。

那讓人彷彿陷進泥淖的笛聲究竟是怎麼對人和動物們造成影響沒人能夠知道,只能知道在每個人身上產生的作用應該各有一些細微差異。
最先清醒過來的似乎是Percival,他蹣跚爬下馬,試著重新找到腳踩地面的實在感受;幾個近衛在還昏頭轉向時就先抓住了馬匹,現在雖然眼神不免有些茫然但已經開始將馬群重新聚在一起;Bill看起來像是沒有真的經歷那一場全然迷失的幻境,但也可能只是他在看起來神色自若這件事上向來就擁有過人的天賦,他跳下馬時猶豫了會兒,還是放下長弓轉拿起長劍。
樹林裡的這一小片空地看起來很平靜,考慮到之前發生(或可能發生)的一切,這平靜不管怎麼看都顯得異常。早已冷靜下來的馬匹連帶著牠們背上看來依然略顯無措的近衛安靜待在一起,幾隻踩著酒醉般可愛步伐的老鼠在樹叢邊緣慢吞吞踱步,風聲很穩,樹葉沙沙細語,週遭一片平靜。
太過平靜了。

Pervical召集了眾人,一邊清點人數一邊確認是否有人受傷;Bill將那些全放給Percival處理,自己第一時間已經開始四下搜尋他們本該在場的王。

最引人注意的當然是原來有著一輛單騎小馬車的位置,車體完全消失,幾片碎木殘塊散在四周,中心出現一個突兀陷下的凹坑,而原本該在那個地方附近的Arthur(當然,還有塌鼻子Mike)則不知所縱。
Bill和幾人飛快跑向那個凹坑,幾隻被腳步聲和呼喊驚嚇的老鼠竄出坑外逃進樹林,而就在散落木片、樹葉和大片沙土的坑底,一團塌散的布塊讓他突兀僵停在原地。

「Arthur?」他低喊,塌落的衣物中央攏起了一小塊,就算隔了一小段距離也不可能說服Bill那個大小能夠是一個完整的成人身軀,他眨眨眼,又眨了眨眼而那畫面沒有絲毫改變,他知道自己該下去查看但定在坑邊的雙腿卻怎麼也動彈不得。

「Bill,找到他了嗎?」詢問隨著Percival接近的腳步靠近,聲音中的關切在Bill竟一時沒能反應的同時轉為謹慎的擔憂,「William?」他伸手捉住Bill的手臂,而那男人猛然一震才回過神來。

「我要下去。」Bill說,語速極快而果斷。Percival循著他的視線望向坑底,眼睛訝異地睜大,他很快看向Bill,「那傢伙在坑外不遠,昏過去了,但看來沒事。」他說得急促,不是因為他在乎,而是如果那人好好活著,他們的王平安無事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Bill很快看了他一眼表示了解,兩人迅速半滑半爬下約有一人高度的坑洞,那一堆散落的布塊──沒人想指出這一點但──無疑是之前Arthur身上的衣物,兩人小心接近那團攏起的小丘,微弱的起伏是呼吸的頻率,他們都沒有出聲卻的確從飛快交換的眼神中看見疑問和一絲安心。

Bill單膝跪下,讓身體維持在能夠最快移動的姿勢,他深吸了口氣才伸出手,輕輕掀開滿沾沙土的布料,然後停在原地,就只是停在那裡,他直直盯著那個地方,有個衝動要把布料蓋回去而他真的只差一點就這麼做了,Percival湊到身邊的動作適時阻止了他,但就算是平素冷靜自持如Percival在看清時也忍不住倒抽了口氣。

「Bill……」他輕輕吞嚥了下,「我看見的和你一樣嗎?」

Bill沒有回答,帶著震驚的手指落在那小小的、赤裸的身體上,溫暖、柔軟,脆弱得難以置信,那是個沉睡的孩子,身體自然蜷成胚胎般的姿勢,目測或許只有四、五歲年紀,有著圓潤的臉頰,燦亮的金髮,細小的手臂鬆鬆環抱住鋒銳無匹的王者之劍,Bill小心翼翼地拉起他一隻手臂輕柔挪開長劍交給一旁的Percival,然後才扶起那小巧的頭顱展露出整張絕對可說是精緻的小臉,他不用看見也能知道那緊閉的眼簾下會是怎樣一雙宛如寶石的湛藍眼瞳。「Arthur……」

「怎麼可能……」Percival低聲說,但那張臉的確是他記憶中年幼的王子,在他們都還年輕、還沒經歷那些被人挑起的戰爭、還沒弄丟這孩子之前──「真的是Arthur?!」

Bill想要搖頭,姿態卻更接近一個扭曲的肯定,可他其實什麼也不能確定。他的姆指擦去孩童臉上一塊污泥,那動作可能驚擾了他,小小的孩子不寧地皺眉,一手已經揉上眼角,Bill驚恐地盯著他緩慢眨起眼睛,還沒能想好怎麼面對這整個狀況,那雙在陽光下總像是被鍍上一層水銀的藍眼已經撞進他的視線。「呃、」

「Vessie?」稚嫩的嗓音帶著未醒的憨甜,他盯著Bill同時困惑地打了個呵欠,小小的頭顱順著話聲慢吞吞倒回Bill掌心,「是William啊……」他枕著那隻小心捧起他頭的手扭出一個更自在的位置,毫不客氣地又閉上了眼睛。

「……是Arthur。」

著實沒有懷疑的空間,不管再怎麼看,這孩子都是Athur Pendragon,英格蘭現任的王(只是變成大概五歲)。Percival撥開其他衣物時看見了那隻斷成兩截的笛子,再想想被小Arthur抱在懷裡的王者之劍,兩人不約而同做出了「是魔法」這樣簡單粗暴但八九不離十的結論。

魔法的事就得找巫師解決。
這念頭大概同時在他倆腦中浮現,Bill捨棄那些滿是塵沙的布塊,扯下自己的斗蓬小心裹起Arthur將他抱離那一攤混亂,孩童柔軟的重量落在雙臂之間,真實感緊隨而來,他注意到Percival慎重收起長劍和笛子的殘骸,而後兩人一起轉向聚在坑洞邊,困惑不安的近衛們。

「怎麼處理塌鼻子Mike?」Percival低聲問,Bill飛快瞥了他一眼,知道他的同僚兼友人想要確認的必定不是那人的生死問題,對此Arthur已經給出了承諾而他們有責任執行他的意志。

「先送回卡美洛?」他說,又突然皺起眉,「別讓他知道Arthur發生了什麼。」

Percival點頭同意,抓著長劍率先爬出坑洞,他轉身想從Bill懷中接走Arthur,卻又因那人臉上或許毫無自覺的緊繃改變主意,他對Bill伸出手讓他的友人能藉力爬上來,一等Bill站上坑洞邊時便迅速召來兩名近衛,簡潔交代要他倆將口信和塌鼻子Mike一起以最快速送回給Bedivere。

他再轉頭時看見Bill已經聚集了其他人,可能是低聲說明著Arthur的狀況,他走到他身邊時正好聽見那句「就算只有五歲,他也依然是我們的王」,Percival以和Bill同樣的堅定面對眾人略顯猶豫的注視,那大概真的稍微安撫了眾人,有一些微弱的笑意開始慢慢從幾人眼中浮出。

「意外地可愛啊」,有人小聲這麼說而有人同樣小聲同意,「魔法真是神奇」,「巫師可能刷一下就會把人變回來了吧」,唏唏囌囌的討論意外讓人放鬆下來,Percival嘆了口氣,眼角看見Bill一手彷彿保護性地穿過Arthur後背將他貼抱在懷裡,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緒卻莫名令人不安,他考慮了一小會兒才忍不住伸出手輕觸Bill的手臂,Bill像是吃了一驚,轉頭時的神情卻又一如平常。

「巫師可能刷一下就能把人變回來了。」根本直接偷來某個近衛說過的話,Percival努力讓自己顯得很有信心,「魔法嘛。」

Bill抱著自顧自沉睡的Athur,沉默了短暫的片刻才對他露出一點苦笑,那是Percival記憶中真的鮮少看見的、Bill不那麼散漫和疏離的真實表情,「謝謝。」Bill說。Percival對他點點頭就像也是在說服自己,「魔法不能維持太久的,就像那些巨象。」

其實他們都知道那不能真的當成根據,但說出來就好像比較能夠讓人安心,他、他們誠心希望真是如此。趴在Bill肩頭的Arthur在睡夢中打了個嗝,Bill在他輕微掙動的同時就伸手撫上他的背,那讓小小的孩子在他手裡平靜下來,Bill靜靜抱著他呆站了好一會兒,才在Percival擔憂的注視中走向近衛牽來的馬匹。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