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8/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她是我的大學同學,」Harry輕快的口吻讓Eggsy忍不住幻想起這個男人年輕時的樣貌,在他可能甚至還不是Kingsman的騎士,只是一個單純簡單的「一般人」的時期會是怎生模樣。

年青人只神遊了一秒就忍不住偷笑著把那些無謂扔開,他本就來不及跟上Harry Hart曾有的時光,而打從他認識Harry的那一天起,這個男人對他而言就沒能和「一般人」連結在一起。他從眼角打量他年長的情人端麗的臉頰和他眼角柔和的細紋,溫暖的愛意突如其來捲住他就像寒冬突然在他倆之外停下腳步,他伸手扯住Harry衣領,硬把年長的情人拉了過來很快卻深入地吻住他,舌尖直接滑進他嘴裡的方式粗暴乾脆,那位紳士真的愣了一秒才在他唇上微笑起來。

「專心開車,」他說,語中不帶太多責怪,這種程度的分神對Kingsman的騎士而言遠稱不上危險,他讓自己的唇快速滑過青年臉頰後退回原位,沒有特意探詢青年突然吻了他的原因。

「她一直就很特別,或許是因為她認定她絕對活不過五十五歲,」他輕輕帶回原題,嘴角的笑容在說話間收斂成一抹平淡的微彎,Eggsy有些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很輕地「嗯?」了一聲。

「家族傳統,」Harry的回答竟聽不出一絲嘲諷,「至少直到她的父親那一輩,她的直系血親沒有任何一個活過這個年紀。」

「……遺傳病?」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她家世代總有人學醫,醫院也成了她的家族事業,只是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能真的找出原因,」他輕聲說,幾不可察地嘆了口氣,在Eggsy掀動嘴唇卻還沒來得及說出什麼前又說,「對,就連Morgan和她的人也不能,我們試過了。」

一時不曉得該對哪一部份表示訝異,Harry竟會提及Kingsman的女巫就足夠表明Sandra的身份可能比他預想的更具重量,只是那也同時表示在他們的能力範圍裡無法阻止Sandra的衰亡,Eggsy想起她優雅爽朗的笑容,神情不禁沉重下來。

「她不在意了,Eggsy,」很輕地笑了笑,Harry的手指輕輕落在Eggsy腿上,「或者說,因為在意的人都在她身邊,所以她反而可以不那麼在意了。」

思索著Harry語中的意思,Eggsy安靜了好一會兒才又蹙起眉,「你剛才說『我們』。」

Harry在挑眉之前就先笑了出來,為他的男孩總有些令人驚訝的機敏,「她的丈夫是Merlin的大哥,是的,我們的確一起動用了女巫對我們的愛。」

「……什麼?!」一時不知道要對哪一點做出反應,Eggsy張大嘴又闔,反覆了幾次才終於能夠擠出聲音,「所以你跟Merlin的大嫂說我們三個搞在一起!」

「注意你的用詞,年青人,」年長的紳士淡淡瞥了他一眼,隱約的好笑盤旋在他眼角,「但,差不多是這樣吧。」

「差不多,」Eggsy乾巴巴地覆述,「是啊,我記得你剛才的原句是『我們三個決定在為彼此互扔白手套之前達成和平協議』,」看著Harry竟能一臉無辜地點頭,Eggsy用同樣的語氣接了下去,「『所以我們一起睡了』,這和我說我們三個搞在一起有什麼不一樣!」

「有文法老師是否會為之哭泣的差別,」忍不住小小聲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下,Harry看著癟起嘴瞪著路面的Eggsy,「我也沒想到她的丈夫會是Abraham,在婚禮上遇見Merlin時我們兩個都真的嚇到了。」

Eggsy沉思了一會兒,「所以你認識Merlin的大哥。」

「我認識的是Sandra的丈夫,」Harry只在瞬間就懂了Eggsy真正想問的,他很輕地笑著拍拍他的手,「Merlin和Abraham是兄弟惡劣關係的教科書範本,下次你該看看他怎麼和Abraharm對話,每次都精彩到我想錄下來重覆播放。」

Harry的愉悅和輕鬆都明白表示著他對一個惡劣的親屬關係毫不在意,Eggsy在跟著笑了一會兒之後才終於注意到這之中可能的暗示,或者說他對他年長的情人們已經足夠了解到他們就是很難在做一件事時不考慮更多能夠附加的意義,他微微瞇起眼睛,聲音不自覺地低了一階,「Harry。」

「Gracie說你直到現在都沒真的回家,」只是一個音調的轉變就能知道他的男孩猜到了什麼,Harry在好笑與難言的欣慰之間很輕地聳聳肩。

「她居然跟你,」Eggsy只停了一秒,「你們,她居然跟你們告狀!」

「這個指控太過刻薄了,Eggsy,別學Merlin,」他真的瞪了他一眼,「她才七歲,她很想你。」

「我有回家,在我媽不在的時候,」小聲嘀咕,「我也每天和Gracie說話。」

「這世界不能強迫你和家人維持良好關係,」引用Merlin說過的話,Harry微笑的神情介於真的毫不在意和只是不動聲色之間,Eggsy一時有點難以判斷他真正的意思所以只能含糊「嗯?」了一聲,「我是不是說了Merlin和他大哥的對話很精彩?」

「是啊。」

「最棒的地方就在他根本不對Abraharm說話,他會放著他哥一直說,他一句也不回應。」

「……Harry,這根本不叫對話。如果有一定要回答的問題呢?」

「他會找出他哥哥人在什麼地方,直接駭到他可以馬上看見的螢幕畫面上把訊息秀給他看,」聽見Eggsy在抽氣和爆笑之間搖擺不定的「呃呃呃」,他補充,「而且他一定會附註『抱歉,沒記下你的號碼』,我覺得Merlin只要面對他大哥精神年齡就會跳回五歲。」

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Eggsy想像著那樣的畫面,實在難以對那之中的幼稚和荒謬多做評論,「我真的太想見識看看了,真的。」

「非常有趣,你可以看但別說話,他會生氣,」Harry想了想又說,「不是我喜歡的那種生氣。」

笑得有點喘不過氣來,Eggsy只能用力點頭,「懂了。」

「我們不在乎你是不是和家人維持良好關係,」Harry嘴邊帶著未褪盡的笑,他柔聲說,眼神卻多了幾絲溫和的關懷,「我們在乎的是你其實在乎。」

「我……」長長嘆了口氣,Eggsy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輕敲著焦躁,「我不曉得,她和Dean分居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她和社區大學認識的幾個朋友一起說要學烘焙而且還真的做得很好,我也覺得很高興,我不是非要她和Dean分手,老實說他們現在和分手了也沒有太大差別,奇怪的可能是Dean怎麼也不肯放棄,他又不是沒有女人,」他停了一秒,「我知道,沒有女人比我媽更正,那傢伙也不是什麼好貨色,但──」

Harry猶豫了一小會兒才吁了口氣,他看著癟起嘴含糊抱怨的青年側臉,「Lee是個好人。」

沒想到會聽到這個名字,Eggsy呆了一下才丟出一個困惑的眼神,「我爸?」

「認真、聰敏,有奇怪的幽默感,和你有點像,」Harry臉上的微笑有點懷念有些憂傷,「我一直知道我該和你談談他的事情,但對我來說還是有些困難……」

一時無措,Eggsy空出一隻手握住他的,「我不能說我不想,可是你知道的,我反正失去他那麼多年了。」

Harry很短地笑笑,「她也同樣失去Lee很多年了,Eggsy,」感覺到青年的手僵了一秒,他的指尖輕輕刮過他手背,「她可能愛上其他人,一個糟糕的你不喜歡的人,遠不像Lee那麼好的人,但她還是可以愛他。」

那或許就是Eggsy刻意避開的原因,他停了會兒才撇撇嘴,「我知道,只是……」

「你真的想要的,不就是讓她能夠決定自己想要什麼嗎?」Harry的聲音異常地輕,卻有種奇特的力量,就像那其實是他自己的願望而他面前的青年正是他心中理想的結晶,如此澄澈、明亮,璀璨著足以組構他的新世界。

那低語中依託的情感幾乎讓人震懾,Eggsy有好一段時間陷入沉默,Harry單手有一下沒一下輕撫他的膝蓋,順手拿起手機確認新收到的訊息,「Gracie給你一個親親,」他突然笑了起來,帶著惡作劇似的淘氣,「你想要我幫她實行一下嗎?」

在他年輕的情人回應之前他已經快速傾身在他臉上印下一個響吻,這終於讓Eggsy猛地在幸好沒有其他車輛的路上踩下剎車,他的視線眨眼間掃過前後,一邊轉頭狠狠吻住年長的紳士,不同於之前的俐落,他張嘴輾揉他的嘴唇,捲住他毫不反抗的舌尖大力吸吮,逼出他帶著笑意的輕喘再連同津沫一同吞嚥,Harry在Eggsy真的忍不住把手放上胸口,隔著上衣輕揉那些敏感的突起時幾乎要挺起上身把自己更放進他掌心,尖銳的喇叭聲從還有一段距離的後方響起,長長劃破車內濃重甜膩的空氣,Harry在Eggsy連聲咒罵著重新開動車子時大笑著倒在他肩頭,「提醒我下次把車開回後院。」

「今天就行,」他年輕的情人完全同意,「就今晚!」

Harry在他耳邊笑個不停而Eggsy終於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好吧,但到底有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Gracie在用我們的內部系統?」

「她的線路是獨立的,」Harry糾正,「是吧,Merlin。」

『當然。』Merlin平靜的聲音從音響傳出直接加入談話,低沉優雅的聲線絲毫不遜於任何音樂,『Lily負責那個部份。』

「Li、我們禁止公器私用的規則到底寫到哪裡去了?」

『誰告訴你我們有過那種規則?』

「這不是常識嗎常識!」

「我們的創立人可是搧動大家拿出自己的財產拯救世界呢,」Harry給了他一個貨真價實「你到底在說什麼」的眼神,Eggsy只覺得有股絕望感正在攻擊他的太陽穴。

『不想打擾你們,不過,』Merlin的聲音沉著冷靜,背景似乎有組員對他說話的細小雜音,他停了一小會兒,微微抬高的聲調竟帶有不刻意掩飾的冰冷,『美國的朋友來了消息,感謝我們在情報上的熱情協助,』他的王為了他說出「熱情」這個字眼時的諷刺抿起一個短暫的笑,Eggsy反而是毫不客氣地「嘖」了小小一聲。

『基於人道原則,他們保證會把首領送上國際法庭,』魔法師這麼說,而他的情人們、他的王與他的騎士在他幾乎能用淡漠形容的語句暫頓時飛快互視一眼,「哦,」Eggsy只用一個短暫的音節表達了詢問與「我不想有耐心」的抱怨,Harry好笑地搖搖頭,從音響中傳出的聲音沒有絲毫動搖,『同樣的情報我也給了基地組織,祝他順利離開非洲大陸。』

有很短的時間Eggsy思考著這到底算不算是一個死亡宣判,而這個宣判是不是他們能夠判定的、誰能夠知道這個判定是否正確?他看見Harry從旁凝視著自己,如此平靜如此不動聲色,你不能,Eggsy,沒有人真的可以。
年輕的騎士很快地閉了下眼,有一些痛楚和愉悅和難以分類卻輕柔包圍著他的情緒像是無聲紮根在他胸口無以名之的地方,他停了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謝了,Merlin。」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