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5/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NC-17 , Non-con ,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一個得體的紳士不該睡在地板上。」

或許是直到柔軟的毛毯小心地將自己和睡在身上的Eggsy仔細裹了起來時,Merlin才意識到自己其實沒有真的睡著。
他竟就這樣留在對他來說過於寒冷的起居室──嚴格來說,是起居室沙發前的地毯上──,半睡半醒著發呆,時間可能並不很久,有鑑於趴在他胸前昏睡的Eggsy臉頰上薄薄的汗水還明晰可辨。他的頭枕在頸窩,即使在睡夢中依然緊皺著眉,金棕色的睫毛不寧地輕顫。Merlin就這麼盯著他們年輕的情人蒼白的窄窄的額頭,之前低聲說話的那人走開了一小會兒,他可以聽見足音在壁爐前佇留,然後他帶著暖和的體溫躺在他倆身邊,安靜貼靠身側,手掌摩挲Merlin泛起小小疙瘩的皮膚試圖在那之中擠進更多熱度。

「還好嗎?」他問。

「很糟。」

Merlin的聲音很穩、很坦承,幾乎算得上淡漠,那讓他多年的同僚、好友與情人毫不掩飾地皺眉。Harry靜靜看進他眼底,就像他可以從那些冷靜自制中看見男人一切真實的情緒,而他的確可以,「我問的是你。」

很快地笑了下,為了那人眼中的憂慮不安而放進了安撫,Merlin幾乎不動只微微偏過頭,正是讓他能夠傾身吻住自己的角度,「我知道,」他在他唇上說,聲音幾乎和他同樣輕,就像他說話時吹在下巴的溼潤呼吸是自己的迴聲,他停了幾秒,略微動搖的語氣比任何時刻都更接近焦慮,「我們手邊什麼都沒有,所以,」他的手輕觸Harry手腕,從他挑眉的細微訝異中知道他迅速猜出發生了什麼,Merlin嘆了口氣,甚至帶著不自覺的慍怒,「他又沮喪又生氣,但他還是先顧慮我。那感覺很糟,Harry,我該拒絕他的。」

「你就是沒辦法拒絕他,」Harry靠在他臉側,沉著的聲音穩穩裹著篤定,「就像你沒辦法拒絕我。」

「我常常拒絕你,」Merlin隔了一小會兒才說,音節與音節之間諷刺的轉折終於讓他像是聽來心情好轉了些,「只是你不接受。」

Harry為了他語氣中的抱怨和現在絕對不願承認的愛意微笑,只是那很快又在他把指尖搭在他們年輕的情人肩上時消退成了淡淡的陰鬱,「我沒想到你們真的沒有上來。」

「他不願意,我無所謂,」很輕地聳起一邊肩膀,Merlin可以從眼角看見Harry若有所思的眼神落在Eggsy筋疲力竭的臉龐,那讓他看起來突然帶有奇特的熟悉,明亮一如出鞘的利劍,Merlin一時沒能想起熟悉的原因,Harry的手指緩慢撫過Eggsy在不安穩的睡眠中偶有抽動的頸子和肩膀,在下巴找出一道尚未癒合的創口,他的指尖停在那兒而Merlin幾乎是本能地把那能夠輕易致命的手捉開,「Harry?」

漫不經心地瞥了Merlin一眼,Harry順從地讓Merlin把手握進掌底,「告訴我,Merlin,他要求你什麼。」

那口吻不像詢問,更多像是他心裡有個既定的答案只是他想要Merlin親口確認。那時Eggsy的眼神如此煩躁不安,滿佈陰霾,每一個吐出的音節都宛如來自他所往之處、包裹殺戮血味的砂礫,Merlin在回憶間靜默,「他問我想不想操他。」

「跪在你腳邊?」

Harry唇邊揚起的弧度很輕,莫名讓他從容的眼神顯得嗜血,Merlin為此皺起眉,「是……啊?」

「那你操他不就好了,既然那是他想要的。」他說,脫離Merlin掌控的手滑上他們年輕的情人後頸,指尖輕撫頭皮而Eggsy在他掌底輕柔地哼哼,「不要阻止我,Merlin,」他低語,完全斷離情緒的口吻彷彿冰冷寒夜自深淵溜出的野獸輕柔吐息。

Merlin為那幾不可察的惱怒警覺地瞇起眼,他看著那隻輕柔捉撫髮尾的手倏地收緊,青年在那瞬間茫然地睜大眼睛,後腦被迫上仰等於讓他的頸子完全暴曝露在空氣裡,他繃緊肩膀,直覺往前重擊的手肘被Harry笑著捉握,Eggsy失焦的瞳孔轉向Harry出聲的位置,那人的手指輕撫手臂而他只在眨眼間就在那些熟悉的安撫中放鬆下來,「Harry……?」他嘟嚷著蹭向那隻手,又在下一秒突然停頓,「我睡著了?」那像是猛然驚醒的聲音語速快得有些不自然,只在瞬間尖利的口氣竟帶著輕微的憤怒,就像那其實是不該發生卻被他輕忽的放縱,年長的紳士循著尾音傾身吻住了他,咬著下唇舌頭推壓唇線,近乎粗魯地按著後腦把他更壓向自己,Eggsy毫無掙扎地靠了過來,柔順的回應與其說是慾望更多接近習慣。

「沒睡著多久,」Harry在他唇上說,沉穩一如平時,他在Eggsy掙動了一下似乎想要坐起身的前一刻將手放在他腰後,巧妙將他按回Merlin身上,「想談談嗎?」

「……」
不自覺僵硬的肢體明確透露著抗拒,Eggsy從喉間發出幾個細小的痛苦的雜音,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Harry持續親吻著他,吸吮青年頸子的方式甚至是帶有惡意的精巧,「183,」他說,越著青年臉頰看見Merlin在一愣之後陰沉下來的眼,他忽視了魔法師眼中強烈的不贊同,「我看了報告。」

Eggsy只需要這一句就懂了他所說的,有一個分秒他完全僵在原地無法移動,Harry沉穩的聲音幾乎和他在身上游移的親吻同樣溫柔,41戶居民,恐怖份子報復式的處決,幾乎全數槍殺,能救回來的你看見了,殉職的組員遺體會在妥善處理後送還家人,他們是專業人士,Eggsy,我們是專業人士

Harry落在他皮膚上的每一個音節都從容冷靜不帶一絲情緒,就好像他說出的每一個字眼都不能動搖他分毫,就好像那些和親吻一起被安放在他身上的東西不具他意。Eggsy終於在他的吻回到唇邊時縮躲開來,反射性地蜷起身體卻又硬生生剎住,就像他正用全部力氣去抵抗想要尋求平靜安穩的本能而那讓他必須、必須遠離Merlin,和,「Harry……」他曲起的手指落在Harry肩頭,沒有出力只是輕輕搭在那裡,他甚至沒有說出一個「不」,而他年長的情人沒有停下。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