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II_5/6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那是個略嫌冷僻的街區。在這個時間幾乎沒有行人,就連放學回家的孩童也是三三兩兩,Sherlock率先跳下車,又在街口的電話亭邊停下腳步。

「他們在哪?」

「一小時前停留在距離學校兩百公尺左右的地方,他們在觀察來接人的家長,他們很有經驗,避開主動和人打招呼的那些、也避開和同學一起回家的那些孩子,他們選上的對象可能內向又不善於交際甚至可能在學校被人欺負,你看昨天那個男孩,他就是個被欺負的孩子。」Sherlock注意到John微微張開嘴的震驚,他撇了撇嘴角,「他的肩膀,那個角度的瘀傷不是大人造成的,是經過幾天的痕跡,而且不止一個,反覆重疊,是他的同學,而他可能連告訴老師都不敢。顯而易見」

John訝異地眨著眼,「顯而易見。」

「這樣的孩子對主動示好的大人、而且是看起來有身份地方的大人,他可能害怕但不會強硬拒絕,如果這個主動示好的對象還加上一個漂亮可愛、打扮優雅的女孩呢?換做是你的反應……算了,你不──」Sherlock注意到John突然帶笑的挑眉,那讓他飛快抽回了原來幾乎滾到舌尖的『你不可能被人欺負』,「你的智商猜不出來,他們可能受寵若驚,然後那個大人有求於他,會是什麼?問路,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要到哪裡,我們迷路了,你知道那是哪裡嗎?我們家爸爸好不會找路,可以麻煩你幫忙嗎?求-你-」

John幾乎要因為Sherlock故意拖長的音調笑出聲來,他低低咳了一聲,卻又在短暫的停頓後突然意識到Sherlock的意思,這下他皺起眉,「等等,你的意思是,犯人帶著一個女孩去綁架其他孩子?」

「顯然是。那大概是他們自己的孩子,」Sherlock神色不變,「更小一些的時候她還能算是個道具,現在已經可以說是共犯了。」

「可是這、」John想像了一下那個女孩、和犯人,以及那個被殺的男孩,他在震驚之餘試圖找回一個能夠正確表達情緒的字眼卻徒勞無功,「這太……」

「我得說這真的這很聰明,」Serlock對John的反應不感興趣地聳了聳肩,「大部份的人,我說大部份,表示其中沒有年齡區別,多半對一個乾淨有禮的孩子不抱戒心,人們傾向認為兒童純真善良不會做壞事,這很愚蠢又不合理不是嗎?一個犯罪真正該被考慮的是執行的手法和足夠達成的條件,那和犯人的年齡並不總有關係。」

John安靜凝視的眼神沒有一絲動搖,「人們相信孩子純真善良,因為那代表這世界還沒差勁到連未來都失去希望,這和合不合理無關,這是種……」他停了一小會兒才慢慢勾起嘴角,那彷彿在兩人之間掛上一小朵近乎溫暖的微笑,像在說著你不受影響真的沒有關係,「算了,那也沒什麼,只是些情緒問題。」

Sherlock微微瞇起眼,彷彿試圖理解某些他一時無法判讀的感情,最終他縮了縮肩膀,「把希望寄託在不特定對象上是不切實際的,John,那反而容易造成錯誤判斷。如果你需要希望這個……情緒,那也該把它建立在已知的證據上,」他盯著John不知為何顯得有些玩味的神情,略微加強了語氣,「這有意義而且可信得多。」

「哦,」John點點頭,又點點頭,「我知道了,這就是你浪漫的方式是吧。」

「……你說什麼?」Sherlock突然扭曲的眉像是受到什麼驚人的冒犯,那讓John不禁咯咯笑了一陣,「真的,聽起來很浪漫,我學到了,Sherlock。」

「你怎能把這個……缺乏邏輯的詞彙和我連結在一起?這是科學!」

John只是舉起雙手,絲毫不掩臉上促狹的笑,「是我的錯,我道歉。不過浪漫並不缺乏邏輯,我得說。」

還想再說些什麼,Sherlock突然看向大街另一頭,「是他們。」

「嗯?」

「那輛車,John,」他沒有壓低聲音,只以眼神示意,「米色的休旅,貼著隔熱紙的。看,他們停下來了,」Sherlock拉了John往後幾步退進一條小巷避開犯人可能的注意。

「現在怎麼辦?Lestrade呢?你說你通知他了。」

「在路上,我想他不會帶上太多人,大概只有他的小隊,不過也足夠了。」Sherlock注視著停在路邊的車輛,搖下的車窗露出半張女性的臉孔,優雅的妝容完美無瑕,他冷漠地哼哼,「快點快點快點。」

就像回應,Sherlock捏在手心的手機震動起來,他安靜接起電話,「對,我看到犯人了,不,先等等,我想他們挑到下一個對象了,」Sherlock盯著一個小女孩開門下車,一蹦一跳走向街頭緩慢獨行的一個男孩,視線掃過幾乎沒有其他行人的街,「再幾分鐘,你們在──」抬起頭,他看見Lestrade帶著幾個制服員警在另一邊小巷中對他招手,他點點頭,「那個女人很快就會下車,然後、現在!」

逮捕的過程比預想更加順利,或許是因為犯人在Lestrade帶著持槍員警迅速包圍他們之前根本沒想過自己早已被人盯上。

停留在一定範圍之外,John看著犯人被警察制服、看著Lestrade蹲下身對差點被綁架的男孩低聲說話、看著一個穿著淡粉色洋裝,頭髮捲成漂亮大波浪的小女孩滿臉困惑地被女警帶到一邊,她伸手試圖拉住無疑是主謀的女人卻被隔開,小女孩跺著腳啜泣起來,如此天真如此稚幼,John幾不可察地瞇起了眼睛。

「呣,」Sherlock側頭瞥了他一眼,或許不是故意卻的確把大部份的注意力移回了John身上,略微收緊的下巴、安靜的唇抿成一道垂落的弧,肩膀到背脊幾乎直挺成一線,Sherlock思索了幾秒,視線在那個小女孩身上多停了幾秒,「你感覺憤怒,為什麼?抓到犯人不好嗎?……啊,因為那個孩子是共犯?但她就是這樣長大的。」

「……是啊,就像那些曾經拿著AK威脅我們的孩子一樣。這不對,Sherlock,」John搖搖頭,幾乎避無可避地想起那個躺在停屍間的男孩,和曾經在那片黃沙籠罩的天空下神情空洞的孩童們,一陣難言的鈍痛壓在胸口,他想著他需要說些別的好讓自己不再去思考這孩子是用什麼心情看著那一個個進入她的生命又離開的孩子,她看見那些孩子死去會不會也曾經讓她感到恐懼或一絲愧疚,他很慢很慢地吐了口氣,「我是個軍人、是個醫生,我的生命中有數不清的日子,是從一睜開眼就開始想著要怎麼救回更多一條生命、要怎麼讓某個危急的生命能在今天比前一天好,那是一種……切成塊狀的片段思考,只想當下,和接下來可以立刻做到的事,出錯就解決,解決不了就丟棄,我放棄過很多生命,Sherlock,那甚至不是犧牲,而是做不到的事你就只能承認做不到,然後留下一點點,哪怕只是一點點,一點點期望這些塊狀堆疊的頂端會是一個比現在更好的世界,而那,」John的手幾乎無意識地虛劃過空氣,指尖彷彿指向那幾分鐘前還在因犯罪行為微笑,如今卻困在女警手臂中縱聲大哭的女孩,「那不好,真的,一點也不好。」
Sherlock不作回應,沒有必要,他只是以一種合乎禮儀的安靜站在John身邊,等著John從情緒失衡中自行恢復過來。事實上Sherlock並不在意John毫不掩飾的沉痛,比起那些John自己就能處理的情緒,他對那個片段思考更有興趣。
或許這就是John Watson這個人存在的本質,Sherlock想,至少也是組成他的一個核心成分,把必須面對的現實切割成一個個能夠由他掌控的小塊,逐一擊破。那一定程度說明了他為什麼可以和Sherlock待在一起,面對犯罪刺激甚至恐懼表現得輕鬆自在近乎愉快,因為他在心理上確然掌握全局,如果這是他自控的來源──堅不可摧,Sherlock玩味著這確然新穎卻又不真的令人訝異的體認,沒有注意到自己原來靠得離這個男人比平時更近。
反而是John先意識到那個不同平常的距離,陰影、體溫融進空氣中的熱度,和大衣細微摩擦的柔和聲響,他從眼角看見那雙做工精細的皮鞋停留在自己右側不超過一步的地方,那當然表示Sherlock就在、
John在轉頭前忍不住微笑,又在真的看見他的室友臉上的神情時迅速拉平了嘴角。
「嘿,」他輕聲說,微微抬起的手幾乎要碰上Sherlock的手臂又小心抽了回來,「我好得很,就只是些……你知道,情緒問題。」

「當然你很好,」Sherlock循聲看了他一眼,帶著一些倨傲一些焦躁,又在發現兩人之間近得詭異的距離那一瞬間瞇了瞇眼,「為什麼會不好?」

「我以為你會過去,」忽略了那並不真的想要得到回答的反問,John衝著Lestrade的方向歪了歪頭,「質問犯人,什麼的。」

「為什麼?這又不是我的案子。一個案子有趣的地方在過程,當你已經清楚明白犯人是誰、在做什麼、位於哪裡的時候,剩下的就只是技術工作而已。」

Sherlock沉聲嘟嚷,收回口袋的雙手像在撥動著什麼傳出細小的噪音,John隔了一會兒才察覺他或許是以手指戳弄鑰匙,雖然毫無道理,John卻覺得心情因此好了一些,「好吧,」他點了點頭,「好吧,那麼……我們回家?」

咔嗒咔嗒地金屬雜音嘎然而止,Sherlock盯著比自己矮上將近一個頭的前軍醫,高速運轉的大腦中無數言詞飛掠而過,『家』這個字眼則以一個完全嶄新的方式嵌進John Watson的詞彙庫,嶄新。

「Sherlock?」John眨著眼,對他的室友臉上像是揉混了訝異和愉快的柔軟線條感到困惑,卻也不那麼想找出解答,他停頓了幾秒才又開口,「你想,我們有沒有可能讓Lestrade送我們回去?」

「嗯?」這次是真的出乎意料,Sherlock挑起了眉,「為什麼?」

「剛才的車資用掉了我最後一張鈔票,」他說,以一種奇特的平淡,「而且我想,你的皮夾在壁爐上放了三天,你出門前沒帶上它,對嗎。」

Sherlock想了想,甚至沒有伸手確認,他只是皺起眉,最後看向電話亭上方角度異常的一具CCTV,扯開一個完全稱不上得體的笑,「我們不需要Lestrade。」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