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3/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Eggsy的保證最終還是成了一場獨角戲,他試過努力,而理應參與其中的另一人則一如往常地對維持和平假象毫無興趣。

當Dean又一次無視Eggsy的瞪視要求Michelle為他做些什麼──淨是些給我倒杯茶;拿點酒來;拿去!我也準備了禮物,妳就不能好好接過去嗎?!之類如果認真和他計較竟顯得愚蠢的幼稚行為──,而Michelle在Eggsy忍不住反嗆些什麼之前就笑笑拒絕了他,那男人為此勃然大怒,完全符合Eggsy的期待。
青年站起時只差一點點就忍不住露出微笑,他左手邊的Grace伸手拉住他衣角而他滑到妹妹手背的手指安撫地輕敲了兩下,那差不多就是個「我不想要妳留在這裡」的暗號,但他隨著年齡增長,不知為何風格別具的妹妹沒有乖乖順他的意走開,反而安靜走到餐桌另一邊的母親身邊爬上她膝蓋。

「我想拆禮物,」她將小小的雙手從容疊放在桌面上堅定地宣佈,圓潤晶亮的眼睛來回看著自己的父親和兄長直到那兩人都無法繼續忽視她的要求,「如果你們打起來,我就不能拆禮物了,」她解釋,「所以,現在,我要拆禮物。」

「禮物是明天早上拆的,寶貝,」Michelle小聲提醒她,對女兒的解釋有點好笑又有點不知所措。

「我知道,媽咪,」她同樣小聲回應,只是音量正好能夠讓同樣神色不快的兩位男士聽見,「要配合聖誕老公公的時間。不過沒關係,我只想知道Merlin送我什麼,它已經在窗台上了。」

那一瞬間各種複雜的情緒毫不客氣壓過對Dean的怒火,Eggsy吸了口氣、又吸了口氣,他還是瞪著那像是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就連想要繼續發火都無從著力的男人,不願承認對他產生了一點同情。
「請你回去,」最終Eggsy這麼說,刻意強調的「請」字帶著惡意的彬彬有禮,「晚餐結束了。」

「混蛋小子!」猛地站起,Dean死命瞪著隔著餐桌和他對峙的青年,「你他媽趕我走?」

「我以為我說得很清楚,請離開,」他說,適度地讓語氣懸在危險邊緣,「現在這裡不歡迎你。」

暴力踢翻椅子的巨響讓Michelle不禁小聲尖叫,Gracie往後退縮卻更像是試圖擋在受驚的母親身前,Eggsy只在眨眼間看盡周遭的眼神真的沉了下來,「我不想再說一次,」他輕聲說,每一個音節的頓挫起伏都驚人的雅緻宛如刀尖劃出的拋物線,如此從容如此致命,「請離開。」

「操你這──」Dean一手緊抓著桌子強迫自己不在青年冰冷的目光下退縮,多年混跡街頭砥礪出的危機意識在腦中瘋狂催促他現在馬上立刻轉身就逃,但他的自尊和所有一切都不容許他後退哪怕只有一步,他狠狠啐了口口水藉以擠出更多惡意,「──賣屁股的賤貨!」

Eggsy這次根本沒有回話,他安靜凝視那個男人,眼神冷漠篤定毫不動搖,頭顱微微偏向一側的姿態很輕鬆,Dean一度以為那是輕視但並不,青年並不輕視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他只是透徹知悉對方於他不存有任何威脅。Dean在突然覺悟這一點的瞬間,比起憤怒更多的可能是恐懼。他不曾真正害怕過誰,即使那年Eggsy在酒吧裡打倒了他們幾個人(同時嚇跑了其他的);即使之後這幾年他在面對Eggsy時再也看不見青年眼中曾有的忌憚,他也不曾感到害怕──直到現在。

「Eggsy……」在Dean真的吼出些什麼之前先開口的竟是Michelle,她不知何時站起身來將Grace拉到身側,小女孩就靠貼著她大腿,安靜落在兄長身上的目光不見一絲害怕。「寶貝,」Michelle對他搖頭,臉上依然帶有她過去常見的不知所措,更多卻是清楚自己正在做些什麼的堅定,「Dean是我的客人。」

有一個分秒,青年的無堅不催徹底垮碎四分五裂,露出底下那個不到十歲大的、不知如何應對哭泣的母親憤怒的自己因而只能漠然點頭的小男孩,只是那很快又安靜退回他平和沉穩的順從之後,他點點頭,對妹妹很輕地招手,「來,我們回房去,」他說,聲音在這個場景中驚人的沉著。

Michelle彎身對Grace很快地說了些什麼後她跑向Eggsy,其間甚至還能抬頭看了看自己或許竊喜但不免驚疑不定的父親,她的腳步停了一停,最終卻只是跟著Eggsy走進兄長的房間。Eggsy闔上門扉的動作柔和有禮,把自己扔上床鋪的動作卻粗魯莽撞,原本趴在牠自己的毛毯上打瞌睡的JB跟著跳上床在他身邊兜著搞笑的圈圈卻被他頭也不抬地揮手趕開,Grace同情地對哀愁的JB搖頭,一邊盯著整個人趴進床墊裡的哥哥,「Egg。」

「嗯?」

「媽咪說她愛你。」

「……Shit,」他的聲音很輕,大半埋在枕頭鬆軟的棉絮裡化成含糊的帶有溼意的呼嚕,他感覺到妹妹的小手放在自己頸後,溫和輕撫的動作有一瞬間竟讓他想起Merlin或Harry,他悶悶地又罵了幾句,語句模糊不清。

「你又罵髒話了,Eggsy,」小女孩稚嫩的聲音晃動就像她正不贊同地搖頭,「紳士不該這樣。」

「紳士生氣的時候做什麼都行,」Eggsy惡毒地想著Harry做為紳士典範,真要罵起髒話就連流氓都要為他臉紅,他感覺到Grace的小手戳著自己後腰,「所以你在生氣嗎?」她問。

「是啊,氣死了。」

「噢。」她點點頭,想了一會兒,又點點頭,「媽咪知道你在生氣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在心裡苦笑,卻只是聳聳肩,「大概吧。」

「噢。」她又戳了戳他,青年有些不高興地轉過頭,卻看見Grace腳步輕快地又跑回門邊,正抓著門把看向自己,「Gracie?」

小女孩確定得到了兄長的注意力,她平靜地打開房門,很快看了眼確保父母都還在餐桌那頭,她拉著門把小跑幾步,而後順著方向用力摔上房門。

碰地一聲巨響甚至讓整間屋子都有些晃動,Eggsy幾乎是跳起來瞪著亡羊捕牢掩住耳朵的妹妹,和那扇不幸被狠狠砸進門框的木門,完全顧不及在此驚嚇中瘋狂大叫的JB,「……Gracie?!」

青年的震驚似乎讓她相當開心,她彎腰抱起對著那扇門不住狂吠的巴戈犬安撫地用下巴摩蹭牠皺皺的發顫的皮膚,走回床邊斷電似啪地一下倒在青年身邊,「Harry說,紳士不該輕易讓人探知情緒,」那些詞彙對孩童來說過於艱澀,Grace卻一字一字努力不讓發音走調,那聽來有些趣味,Eggsy很快地看了眼被緊閉的門扉,目光又飄回她身上,「可是妳摔門,」他指出重點。

「Merlin說,管他去死。」

她說話的抑揚頓挫在那一刻就像是縮小版的魔法師,Eggsy呆看著她好一會兒才終於忍不住爆笑起來,「噢天吶妳真的不該總和那兩個老傢伙混在一起。」

「為什麼?」仰頭看著狂笑不已的兄長,Grace眨著眼問。

他倒在她身邊環住她小小的身體順道把小聲嗚咽的狗兒夾在中間,他用手指揉著牠脖子,邊笑邊說,「因為我真的快愛死你們了。」

Eggsy帶著一整馬克杯的熱茶爬上他們三人的床時,時間已經超過凌晨。
早已養成淺眠習慣只是懶散不想移動的老紳士們可能早在他走進廚房開始泡茶時就各自清醒過來,Merlin一如往常深深窩在暖熱的棉被裡只露出半顆腦袋,動也不動的前額抵在半坐起來扭亮床頭檯燈的Harry腰側,那模樣實在太過可愛,即使早看過無數次還是讓他的情人們難忍好笑。

「我吵醒你們了,」他說,盤腿坐在他倆腳邊,正好卡進兩人之中的一小片空位。

「唔,」從棉被裡低聲哼氣,Merlin大概是肩膀的位置動了一下,「習慣了,」有些不受控制的蘇格蘭腔捲著暈柔的睡意,他似乎完全不打算讓更多皮膚曝露在冷空氣裡,只在說話間細微地調整了姿勢。

「抱歉,」他輕快地說,那讓這個單字莫名多了撒嬌的質感,Harry為此微笑起來,「晚餐如何?」

「爛透了!」簡單的詢問有點像是彼此心知肚明的開關,Eggsy嘴邊滑出一串咒罵,夾雜著抱怨和在此情境下居然精準的描述,那再差一點就像是他和Merlin共同執行任務時的對話──只是更多了許多個人情緒──,Harry沒有發表太多意見,只在Eggsy刻意模糊Dean對他的羞辱時挑了挑眉。

「光是為了我沒揍他他就該徹夜感謝上帝,」以這一句作結,Eggsy捧著馬克杯重重噴了口氣,「我就不曉得我媽在想什麼!」

含笑的視線長久停在自己年輕的情人身上,Harry好笑地搖搖頭,「她有自己的選擇。」

「對,反正我也管不著,」那聽來真有些賭氣,Eggsy注意到Harry的目光有一秒停留在手中的馬克杯上,他傾身將杯子遞在他嘴邊而他直接就著杯緣抿了一口,動作無比自然,「隨她高興想要什麼吧。」

Harry在暈黃燈光下宛如琥珀的眼瞳只在那一瞬間縮了一縮,金髮的年輕女子拍開自己的手,說她只想要自己的丈夫回來,即使事隔多年那張哭泣的臉依然留在腦海某個角落,提醒著他的失誤和過錯從來就不可能只對自己造成影響。他掀了掀唇,卻有一隻手在被窩下安靜搭在他腿上,鬆鬆落在髖骨上方,他摸索著勾住那些手指,「Eggsy。」

「不,Harry,我不想討論我媽,現在不想。」

青年的嘟嚷帶有不願──至少暫時──多談的意思,Harry可以感覺到Merlin的手指輕輕按壓指節,他微微偏著頭注視Eggsy,好一會兒才輕輕嘆了口氣,他對他伸出手而他的男孩慢吞吞往前移到可以讓他輕鬆觸及的位置後就地倒下,頭就枕在Merlin肚子上,捲在輕暖棉被中的魔法師為此隔著棉被敲敲他的頭,「要是你打翻茶杯的話,」那聲音明明有些軟糊卻充滿威脅性,Eggsy真的縮了下而Harry笑著接走他的杯子好好放到床頭。

「沒人會把你和棉被分開的,我親愛的Merlin,」Harry說,在Eggsy索性把腳跨放在自己腿上後輕柔撫摸他結實有力的小腿就像撫摸心愛的小動物,青年在他倆身上──字面意義上的──蠕蹭出一個舒適的姿勢,一邊輕輕打了個呵欠。

「要睡就進來睡,」Harry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Merlin一邊含糊抱怨卻一邊往旁挪了挪,正好就是可以卡進一個Eggsy的空間,青年吃吃笑著從Harry這端爬過,滿是故意地帶著一身冰涼滾進Marlin懷裡,男人惱火地嘖了一聲,Eggsy卻徹底無視他明顯的不滿硬是把自己緊緊貼在他身上。

「留下來沒關係嗎?」熄了燈滑回被窩裡,Harry好笑地盯著無奈又惱怒卻還是伸手環住他們的Galahad的Merlin,和似乎為此心情迅速好轉的Eggsy,他問。

「有關係,我答應了Gracie陪她拆禮物的,所以……」Eggsy嘀咕的聲音混進睡意,想起自己試著悄悄溜出門卻不巧被母親撞見──或者她可能就是帶著那杯茶在起居室坐了許久,Eggsy不想多問──時母親說的「我們談談好嗎?」和她小心翼翼卻堅定的神情,他又嘆了口氣,「早上我得回家。」

把下巴抵在Eggsy頭頂試圖阻止他繼續扭動攪進更多冷風,他卻進寸進尺硬是把冰冷的腳板貼在自己腳背上,「這世界不能規定你一定得和家人維持良好關係,」Merlin皺著眉說,終於受不了他的躁動,低頭在他頸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噢、」故意小聲慘叫,青年乖乖消停下來,「我知道……」將頭舒適枕在魔法師肩窩,Eggsy喃喃,而他面前的Harry為那委屈的口氣好笑地將一個吻放在他額前,「睡一會兒吧,」Harry沉聲說,聽來如此溫和、沉穩,「聖誕快樂,Eggsy。」

「聖誕快樂,Harry,」他悄聲回應,手指在暖和的被窩裡握住年長紳士溫熱的手,「聖誕快樂,Merlin。」

「──我可是不折不扣的萬人迷,小伙子,不信你問Harry,」Sandra病態蒼白的臉頰在笑意中染上一層薄薄的紅,她靠坐在幾個枕頭堆疊出的柔軟包圍中宛如置身王座,Harry就坐在她手邊,微微挑眉微笑的神情不知為何顯得別樣年輕,就像他和她一起回到某個瘋狂喧鬧,充斥鮮豔原色的超現實世界,在那裡他們年輕肆意擁有揮霍不盡的豐沛生命,病痛蒼老距離他們如此遙遠,就連死亡也只還是結在蘋果樹上尚未成熟的一口酸青。

「我相信,真的。」

Eggsy的回應真誠,而他也的確出自真心,他年長的情人抿唇睨了他一眼,「你是該相信,她睡了我們幾乎所有人,就為了她想挑出最好的一個當她孩子的爸爸。」

「Harry!」有些不敢置信的驚呼竟是出自青年而非居然笑得得意的女士,她拍拍Harry的手背,「別記恨,都多久之前的事了,」她看著微微瞇起眼睛注視Harry,神情複雜的Eggsy,思索了會兒,她又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不是他的舊情人,Eggsy。如果你正在猜測這個的話。」

「我不、」張開口又很快闔上,Eggsy有些狼狽地吐了口氣,「抱歉。」

「他真把你當成最好的吶,」Sandra反而為此微微睜大了眼睛,她看向Harry,一反之前閒適的神情,聲調的轉換只在一瞬之間顯得嚴厲,她瞪著自己從年輕至今的友人,「你為什麼帶這孩子來見我,Harry?」

Harry安靜注視著她,或許幾秒,或許更久,「妳曾經說,如果哪天我和Bill真的睡在一起一定要告訴妳,」他說,以一種模糊而柔和的溫情,「我們承諾過,所以我來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