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II_2/6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那個男孩的狀況充滿既視感──對Lestrade而言自是如此。
稚弱的小小身軀包裹在半新不舊的毛毯裡,臉龐和身體看起來都相當整潔,如果能夠完全無視毫無生氣的臉孔,那孩子幾乎就像只是好好睡在那兒。
他閉了閉眼,試圖關上腦海中無聲迴盪的那聲詢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她/他?
他從當時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John注意到他不自然的沉默,卻選擇不置一詞。他走向站在停屍檯邊的Sherlock,後者雙手留在大衣口袋裡而不是檢視屍體,那多少表示有什麼吸引了他的注意,「有什麼不對嗎?」

「Lestrade的確笨,辦案也缺乏準確的方法,比起追查線索,他更擅長的大概是文書作業,」Sherlock以不大不小的音量說著,John幾乎可以瞥見另一邊原本表情沉重的探長轉頭看向神色不變甚至顯得相當愉快的偵探,臉色越發難看。John咳了一聲,語帶提醒,「Sherlock。」

「──不過似乎也是多虧如此我才偶爾有些不那麼無聊的事可做,」Sherlock完全不受影響地說完,衝著John瞥了屍體一眼,「John。」

「你要我看看嗎?」

「對,麻煩你。」Sherlock往旁挪了幾步留出一片正好讓John卡進的空間,注意到Lestrade觀察的目光,其中某種一時難以判斷的情緒讓他皺起眉,「怎麼?」

Lestrade看看他、又看了看正彎下身檢查屍身的John,很輕很輕地搖搖頭,表情停留在咧開嘴笑和感慨中間的位置,看起來甚至促狹,「只是覺得這挺好的。」

偵探眉心蹙緊的凹痕更深了些,「什麼?」
「沒,」Lestrade歪了歪嘴角,「沒什麼,」幾乎算得上是個強調,他看見John同樣好奇地轉頭看了過來,卻只是聳聳肩略過這個話題,目光轉而嚴肅,「我讓他們盡量保持他被發現時的樣子,法醫大致看過,初步判斷是──」

「他是被悶死的。」
「窒息、噢。」

John對同時出聲的Sherlock拋出一個甚至能用有趣形容的微笑又迅速回歸嚴肅,「角膜局部混濁,腹腔有輕微的腐敗跡象,考慮到現在的天氣和窒息死亡……當然,還有他的年紀,可能的死亡時間超過三十六小時,當然這只是粗估;皮膚略呈青紫,眼瞼和口腔有典型的點狀出血,看起來除了手臂上方的瘀青外沒有明顯外傷,指尖的傷痕像是掙扎時留下的,或許是隔著枕頭或毛毯之類的東西……」John因為自己描述的場景不由得停了一停,「我想你們清楚。」

Sherlock或許為此咕噥了幾個類似感性或於事無補之類的字眼,但至少忍在舌尖沒真的在這時說出口,他又一次貼近屍體,用上了更多審視和大腦高速運轉中的專注,他幾乎貼在男孩皮膚上深吸了幾口氣,「Forbidden Affair,Anna Sui。」

「呃、」John微微一愣,「香水嗎?」
Sherlock沒有抬頭,幾乎保持同樣的高度又繞了半圈,他才終於伸出手摸上包裹屍體的毛毯,指尖摩挲毯子邊緣細緻的毛邊像在確認質料,小心掀開,無比專注的視線逐步檢視男孩身上簇新的絲質襯衫和半舊的牛仔褲,指尖推開衣領檢視皮膚上一塊小小的污漬,解開上衣,肩上的瘀痕至少是兩、三天之前的痕跡;另一組瘀痕,新得多、腹側。
他直起身,神色是慣常的篤定,「犯人用的應該是枕頭,手就壓在……這個位置,」他指著男孩的鼻樑,「這孩子在哭,大哭,看他的眼角,犯人嫌吵,唔,是很正常的反應不是?也許他哭鬧的聲音超過她的忍耐限度,所以事情發生了,是個意外,她可能不是故意但我相信不止一次。」

「她?你說她?!」

Sherlock翻了個白眼,「香水,當然是她,」他無視Lestrade含帶訝異的低語接著說了下去,「這孩子出身中產家庭,父親或許是個工人但收入不差,母親也有工作,正職,不是兼差但也不是太高層級的工作,最可能是清潔人員。這孩子並不外向,回家也多半是一個人走,這或許也是他被盯上的原因之一,他讀的不會是太高級的學校,很明顯,經濟因素。犯人給了他食物、也許把他帶到一個可以暫時藏身的地方,他們要向父母勒索,所以停留在附近區域的可能性很高,這孩子唸的學校、被綁架的地點、棄屍的位置相距必定不遠,這也是犯人暫時的安全區。所以,拿著這孩子的照片向這一區學費低廉的學校詢問,就算是你也該能夠找出他的父母,事實上我更好奇的是,」他猛地旋身直直面對Lestrade,「為什麼?這孩子的來歷沒那麼難找,就算憑你們的智力無法縮小範圈,把照片發向全國所有學校也必定找得到人。你從以前的轄區抽走這個案子、壓下新聞、只有一具屍體就來找我還居然試圖用──」Sherlock幾乎皺起臉,介於困惑好奇和難以忍受之間卻又不帶惡意,「感情因素來說服我,那實在不像你會犯的低級錯誤……啊。」

Lestrade盯著似乎因為突然抓出關鍵而浮現一抹假笑的Sherlock,安靜了一會兒才深吸了口氣,「我有壓力,Sherlock。」

「你還沒搞定你的新上司,」Sherlock毫無意外地嗤之以鼻,「我以為這幾週的時間夠你想出應付他的方法了。」

探長苦笑著搖頭,「我也這麼希望,可惜的是事與願違,他……」Lestrade停頓了幾秒,像是在猶豫這些抱怨是否適宜,又在看見Sherlock一副與己無關的姿態時索性直說,「聽說他有正統官員背景,和內政部的關係很好,在地方警局當到局長,這次調進倫敦警察廳是為了上級想落實新的公眾滿意政策,他提了幾個和媒體打交道的方案,長官們相當滿意。」

「政治問題。」Sherlock以一個冷哼打斷Lestrade,「在這世上諸多無趣的瑣碎之中,以令人吃驚的愚蠢恆久存在的一個。」

「他是我的上司,」探長嘴角略微下垂的線條近乎無奈,「他從之前的幾個案子就特別關切警方和媒體之間的互動,你知道的,記者會、聲明稿,之前那個和軍方有關的犯人也是,明明就是單純的人事資料,但他覺得有損顏面。」

「Alex Thomas,」John無可避免地想起那個藉由不斷殺人悼念自己死去朋友的男人,在一旁嘆了口氣。

「對,雖然我們抓到他了,活著的,」他強調,「再加上媒體對那個案件的關注……總之,他要所有人小心點,至少短期內別再出現什麼容易引發公眾議論的東西,綁架、撕票,甚至可能是個累犯犯下的綁架案?他大概連聽都不想聽見。」

「那不是我的問題,」Sherlock厭煩地瞪了他一眼,「案子才是。找出那對父母,Lestrade,你的手下再缺乏思考能力也該做得到這些,找到人之後傳訊息給我。」他淡淡丟下一句,旋身走向門口。

「Sherlock?」John有些疑惑地看著他的背影,「你要走了?」

「你真相信蘇格蘭場可以在我們站在這裡講話的同時找到想找的人?」

John下意識地舔了舔唇,雖然不完全是故意但的確漠視了Lestrade多少帶有一絲期待的眼神,「也對,」他點了頭,一邊迅速跟上Sherlock的腳步,聽見Lestrade低低嘟噥了一句「John Watson」,他看向探長,「嗯?」

「沒什麼,謝謝你們過來。」又說了一次,看來依然誠懇,「Sherlock,我一找到人就通知你?」

「最好在我覺得無聊之前。」隱含不耐的尾音消失在門外,John好笑地聳肩,對Lestrade擺擺手,幾個大步跟上他的室友。
m

「好吧,你想說什麼?」站在路邊,Sherlock停下腳步旋了半圈站定,那讓John差一點直接撞進他懷裡。

「你能不能在停下來之前先打個招呼?」John嘀咕,甚至不能算是個抱怨,「我想說什麼?」

「John,你的智商真的不適合隱藏任何事──尤其是對我。」

「……是噢,」John瞇起了眼,「好吧,我只是對你就這麼走了有些好奇,我以為這是個你多少有點興趣的案子。」

Sherlock一邊眉梢像是被逗樂似地挑起,「從何得知?」

John好笑地咧開嘴,彷彿在說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說真的,你對這案子到底有什麼想法?」

「雖然難得,不過Lestrade是對的,這兩個案子是同一組犯人,他們必定是慣犯,只是一直沒被發現。」Sherlock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帶有細微的讚賞,John忍耐著不去思索那到底是針對Lestrade還是犯人,「你怎麼知道?」他出聲詢問,絲毫不掩自己的好奇。

「手法,和要求的金額,這是針對中產階級的綁架,他們並不預期傷害那些孩子,目的只是錢,而且料準父母不會報案。」回答的速度快得讓人不禁懷疑他就是在等John提出問題,幾近熱切的目光在他困惑的眉眼之間愉快打轉,「食物,John,那個男孩胸前留下了幾點蕃茄醬的痕跡,如果他們想殺死孩子,在帶走他們之後直接動手就好,還減少被發現的風險,但不,他們給孩子食物、飲水,對孩子也很友善──那些小孩身上一點外傷都沒有。之前那個女孩死於食物過敏;這個男孩雖然是被活活悶死的,卻是臨時起意,如果不是他過度哭鬧,犯人不會殺他。還有,他們把屍體丟在路邊,那很大膽卻不如表面上看來那麼愚蠢,因為他們拿走了所有能夠證明或尋找身份的東西,預估警方至少要兩、三天以後才能找出這孩子的身份、通知父母,到那時候他們早就離開了,這個判斷涉及經驗,所以,不止一次,不管是綁架、或謀殺,他們都是慣犯。」

「你的意思是,他們一再綁架小孩,這個失敗就換下一個,從幾年前就一直如此?」John揉了揉眉心,「可是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可能一再犯下綁架案卻從沒被發現?」

「這些根本不是案子,只是交易,大部分父母都不會報案,他們付錢、買回孩子,事後也不會再向警局備案,那太──」Sherlock浮出一個滿是譏諷的假笑,「有失體面,聽起來很諷刺不是。」

「呃、等等,」John像是思考著什麼,停了一會兒才又開口,「你認為他們可能已經綁架了另一個孩子。」

Sherlock以一種沒想到你能這麼有想像力的表情盯著John,其中再明確不過的虛假幾乎讓人想狠狠揍他一拳,「哇噢,John,你的思考能力似乎比我上個月的估算來得成長了一些,我還真沒想過一個成年人在智力上還能有如此……顯著的進步,基於你是個醫生,所以這或許是某種醫學奇蹟?」

「你知道嗎,我已經快習慣你用各種方式表達我是個笨蛋了,」John聳了聳肩,「回答我,是或不是?」

「不,我不認為,」Sherlock略帶沉吟地說,思緒似乎同時飄到了某個尚且未知的地方,「他們昨天丟棄了一個孩子的屍體,現在不到放學時間,他們還沒有足夠時間選出下一個目標,如果要再下手,可能會是明或後天,」他下了結論,卻意外地帶有幾份審慎,「不過……的確,完全沒有痕跡太不可思議了。」

「Sherlock?」John眨了眨眼,「怎麼了?」

「我要回去查點東西。」

拋下這一句,Sherlock以他絕對是天生的戲劇性動作轉身大步走開,John盯著那個高瘦的背影再一次以幾乎令人怨懟的迅速攔下一台計程車,又在看到他在打開車門之後滿是不耐地回頭,像是厭於等待又像在尋找什麼時的神情真的笑了出來。他快步跟了上去,「貝克街?」

而他的朋友只丟還一個拜-託-你-少-問-蠢-問-題的眼神,然後維持他坐下時的姿勢閉上了眼睛。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