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9/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2日前
企業號 艦長艙房

站在門前,Spock一如這幾天以來的每一次,在使用優先權密碼打開那扇門之前停在門邊,抬手敲門,而門裡也一如這幾天以來每一次,沒有傳出任何回應。

他再一次確認沒有回音後按下了艦長艙房的開門密碼,基於安全原則,他原本就是少數握有這個密碼的高階軍官之一,只是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派上用場,即使這也可以算是原本的目的,Spock還是有些意外地發現自己對這個狀況心存不快,這些厭煩和緊繃混淆不清的情緒是他所不熟悉的,這可能也是焦躁的來源──
他的自我分析在看見蜷臥在床的Kirk時無聲消停,幽微的燈光裡,那個人半靠坐著床頭疊起的枕頭,身體歪向外側,一手攤出床緣,另一手緊緊壓著他的PADD,就算睡著了也還是掙扎露出不肯就此放棄的姿態,Spock是在Kirk因為並不舒適的睡姿無意識地挪動身體那一瞬才驚覺自己就這樣呆看著他不曉得站了多久。

快步走到床邊,Spock只瞥了一眼就看見PADD的畫面毫不意外地停在自己前幾天整理給他的報告內容上:任務行星VNtroixa,星球表面被大面積的淡水覆蓋,比例超過90%,該星球住民為兩棲生物……
在航速不變的情況下,還有42小時便會抵達任務行星,Spock看著Kirk安穩的睡臉,睡夢中那時不時出現的疼痛和疲倦都似乎被一併抹去,在那個極短暫的分秒,他無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對把他從沉睡中喚醒產生如此強烈的抗拒。

「Jim,」Spock沉聲呼喚,同時伸手輕推Kirk的肩,那個人像是在Spock第一次碰到他時便已然醒轉,本能般地靠往Spock的方向,大腦卻沒有跟上身體警醒的速度,又停了一小會兒,他才緩慢地睜開眼睛。
「嘿,Spock,」他低聲說,嗓音沙啞柔和,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稚弱,「還有多久?」

「再42小時將會抵達VNtroixa,」Spock回答,伸手扶他重新坐正,下意識地為他拉好身上的薄被,Kirk為此淡淡一笑,「有任何新消息是我該知道的?」他問。

搖搖頭,「Dr. McCoy正在分析13-6太空站的溫室中種植的植物,他認為可能是那之中的某些物質造成艦長現在的狀況。」

「也不是不可能,」Kirk擠擠眼睛,故作輕鬆地笑了,「我好像有些失策了對吧,雖然那很好玩。」
他的聲音中聽

不出絲毫悔意,即使覺得這太不像自己,Spock卻發現心情竟因此放鬆了一些,「基於艦長對衝動行事的獨特喜好,這也不能完全說是一個失策的行動。」

Kirk愣了幾秒,「你知道我現在腦子不太清楚,所以這是個玩笑嗎?」

只是挑起眉卻沒有回答,Spock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一邊拿起了自己的PADD,一如前幾日地點開了當天的航程日誌,「那麼──」

「我連重點都不想聽,」Kirk在他開口前探出手按住他靠放在PADD上的手指,動作輕柔,他只是想在Spock開始報告那些管理方面的事務前先阻止他,沒想到這樣一個微小的碰觸卻讓他的大副突然僵直了幾秒,Kirk立刻縮回手,不太確定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Spock?」

瞪著那雙純然無辜的藍眼,Spock不著痕跡地輕吸了口氣,「如果您只是想阻止我,請直說。」

生氣了,但為什麼?
Kirk從沒想過Spock也會情緒化,可是他現在的反應就是……不合邏輯,Kirk的確好奇,但比起自己的好奇心,Spock似乎因此不快卻是他更為重視的事,他靜靜將手放回薄被上方,「我的錯,不管我到底做了什麼,抱歉。」他扮了個鬼臉,「不過我想我現在真的沒有力氣去想那些。」

沉默了幾秒才點點頭,Spock敏銳捕捉到Kirk神情轉換間露出的一絲痛苦,「哪裡不舒服嗎?」

「呃、」並不覺得自己真的露出了明顯的不適,Kirk有些訝異地眨眨眼,「頭痛,而且好像比昨天嚴重一些,」或許是增加了反正佯裝無事也沒用的安心感,Kirk在因疼痛蹙眉的同時反而也笑了出來,「Bones是不是還想要我吃什麼止痛用的藥?」

「Dr. McCoy的確提過類似的建議,」Spock承認。

「他知道我不會吃的,如果可以不痛又清醒那就沒問題,」在Spock再說些什麼之前Kirk以一個眼神阻止了他,「我下午醒過來了一陣子,所以我重讀了一次VNtroixa內戰的資料,主要的兩派勢力在短短半個月內達成和談協議,這一點非常奇怪。」

「我同意,」明知那是Kirk轉移注意力的方式,Spock還是決定順應他的意願,他調出了相關資訊,先是飛快看過一次後讀出重點,這已經是這幾天來的默契,與其讓Kirk大量閱讀思考,不如Spock直接快速讀過一次他或許還比較記得下來。

「先不管你唸的全是討厭的報告,單純聽聲音還蠻開心的,」在Spock讀完一段文字後,Kirk突然說。

「Jim?」

「來你跟著我說,『即使玫瑰易名,亦不損其芬芳』。」

「……」Spock冷冷盯著Kirk直到他乖乖閉上嘴,「今天星聯傳來訊息,強調和SX-10星系維持友善關係的迫切性,另外有消息指出,十天前在鄰近星系發現疑似克林貢的船艦,沒有確切情報來源,之前也沒有克林貢船艦在這個領域出沒的資訊,不過這依然是個需要注意的訊息。」

Kirk點點頭,不是故意卻還是在Spock說話間闔上了眼睛,「請Uhura特別留意可疑的訊息串,輪班人員加強警戒,另外讓Scotty重新檢查一次武器和傳送設備,他抱怨也別理他,這個你最擅長了……」

說話的聲音漸低,Spock皺眉凝視即使昏睡過去依然眉心緊蹙的Kirk,他聽見一個短促的呻吟,透出在清醒時他絕不會顯露到這個程度的痛楚,Spock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為何在那一瞬覺得呼吸竟能如此吃力。
「Jim?」在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之前已經伸出手,輕輕按上Kirk前額,雖然穩定卻高於正常標準的體溫或許是他昏睡的主因,而那些找不出原因的疼痛……

「……嘿,我沒事,」細碎的聲音幾近囈語,Jim沒有掙開眼,卻準確握住了Spock的手腕,虛弱的抓握不帶強制性,事實上這樣的接觸帶來的感覺近似慰藉,「Bones會想出辦法的,你們會想出辦法的,對吧?」

「……是,我們會,」Spock是在話說出口後才驚覺這根本就只是沒有根據的安慰,就像Kirk有時根本蠻橫的信心一樣,自己明明就是最討厭這種不負責任的──他還來不及自我厭惡,那雙原本倦極闔起的眼卻強撐起一道縫看著自己,「Jim?」

「別露出那種表情,你又不能代替我受罪。」Kirk像是連自己都覺得好笑般說,又一次閉上眼,沒有注意到Spock彷彿被點醒了什麼的眼神,「別想太多……你老是這樣……」

Spock沉思了一會兒,「如果我可以呢?」沒有聽見回答,他又問了一次,「當然並不是真正的代替,那只是一個類似安慰劑的方式,讓你的大腦忽略疼痛和暈眩感,Jim,你睡著了嗎?」

「還醒著一點點,」他喃喃,語句模糊不明,Spock改坐到床沿,「我沒有真正試過,但是如果可以有所幫助,你是否允許我──」

「好。」Kirk根本沒有睜開眼,他輕聲說,乾脆得讓Spock吃了一驚,「你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嗯,不知道,不過是你的話……」

「Jim?」再沒聽見Kirk回應,Spock深深吸了口氣,他張開右手,三指指尖輕輕抵在Kirk臉側的特定位置,「Jim,你聽見我說的話嗎?我會試著和你建立一個簡單的精神連結,不是全面性的,只是幫助你的大腦阻隔部份知覺,應該不會有後遺症,但我依然會進到你的腦子、」他感覺到Kirk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一緊,就像一個無聲的許可,對他還無法理解的、Spock將要做的任何事。Spock安靜地閉了閉眼,再睜眸時只餘堅定。

「我的心靈對你的心靈,」Spock的聲音滑過空氣流向Kirk,以一種就連自己也無法明白的溫柔,「你的思想對我的思想。」

他可以感覺神智沿著指尖和Kirk相連的地方輕柔探進另一個人的意識,眼前的Kirk不再只是那個年輕驕傲的星艦艦長,他看見一身狼狽的青年靠在破舊的酒吧外,以手背擦去嘴角的血沫;他看見眼神執拗的男孩發狂似的撞倒另一個遠比他高壯有力的少年;他看見趴在金髮女性膝上,聽她溫柔輕語的稚兒;他看見無數混亂的繽紛的瘋狂笑鬧的記憶碎片在眼前散落成一地光彩奪目,他看見溫暖暈黃的光舖繞成圈,和那其中赤身裸體,蜷曲起四肢姿態宛如胎兒的James T. Kirk。

只一眨眼,那些破碎的片段如水傾洩回到Spock自身,穿透而後融進他每一吋知覺,這和他原本預期的連結過程完全不同但此時的Spock分不出心力深究原因,過於豐沛的情感在他指尖在他腦海在他身體的每一個地方衝撞叫囂,他試著在這一片過度的情緒衝擊中站穩腳步,他艱難低語,「你和我……」

做為一個瓦肯人長久訓練出的冷靜自持在逼迫他後退,要求他離開那些瘋狂和不安定,而另一個細小的聲音對他說好,說我需要他在那裡,在我背後,那隻手輕握著自己的手腕不曾鬆開。
他沒有移開目光,他注視那些銳利憤怒溫和包容所組成的矛盾痛楚和寧靜,他走進那片暈黃,看見澄澈的藍化成微笑。雜音倏然消逝。
二合為一。

Spock幾乎顫抖著挪開手,他看見現實中的Kirk在眼底模糊,伸手撫上臉頰,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流下了淚。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