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3/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行星 VNtroixa

Kirk再一次回到VNtroixa行星已經是將近半天之後。

McCoy在幫助Ngoc把將近分娩的Mey送進鳴池之後先Uhura一步回到企業號,在看見被其他值班醫生強迫留在醫療艙的Spock,和竟然乖巧坐在病床邊側處理公事的Kirk時一反常態地什麼也沒多說,默默對那兩人說明了他們這幾天的研究結果,以及他們用植物裡所有可能引發過敏的植物盤查交互作用,找出最可能的過敏源後製成了疫苗。

「下次你再給我做這種事──」McCoy惡狠狠地威脅,一邊給Kirk注射了三隻不同的疫苗,而Kirk除了故意慘叫了好幾聲之外都表現出我好寶寶我超乖的順從態度,那雖然讓McCoy更想狠狠罵他一頓但幾句重話真的到了嘴邊終究還是吐不出來。

「我也不是故意的,」他說,討好般地對McCoy舉起手。

「如果能故意到這程度也算我服了你,」McCoy好氣又好笑地垮下肩,裝作沒有注意到Kirk又坐回了Spock身邊,一個觸手可及的距離。後者明明因為醫療作用和長時間的缺乏休息闔上了眼睛,卻在Kirk傾身靠向床沿時或許毫無自覺地挪動手臂,靜靜平放在Kirk頸後的手無意識地拂過他削短的髮尾和頸後薄薄的皮膚,而Kirk一手拿著PADD像在沒命地補讀之前的公文,另一手往後伸展,竟是輕輕握住了Spock的手指。

「呃……」McCoy愣在原地,老實說的確受到衝擊的大腦不斷想著這兩個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些什麼,又因為那樣理所當然的氣氛什麼也說不出來。他嘆了口氣,「Jim。」

「嗯?」

「我不確定疫苗需要多久才會起作用,你先留在這,有什麼不舒服馬上告訴我。」

「我覺得很好啊,」Kirk笑了笑,一邊對他豎起大姆指,「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有效。幹得好,Bones!」

「那就好,」McCoy苦笑著搖搖頭,在轉身前像是想起什麼,他在Kirk身邊蹲下,「我說真的,這次那傢伙真的累慘了,你昏了幾天他就工作了幾天,還有Uhura,好像也為了這件事和他吵起來。」

「Bones……我不知道你這麼八卦。」

「James!」

Kirk無奈地擠出一個微笑,「我知道,」他沒有回頭,甚至沒有想到要縮回手,就這樣維持同一個姿勢沉默了好一會兒,「好吧……說真的,我不知道。我信任他,就像我同樣信任你,並不是說我就不相信其他人,我知道我有全星聯最棒的艦橋成員,但是……」Kirk的手無意識地輕輕摩挲另一個人的指節,這樣的動作不知為何帶來一股奇特的安心感,這讓他有些困惑卻不造成干擾,他吁了口氣,「你知道,我總會去做我直覺認為正確的事,即使它們可能看起來大錯特錯。」

McCoy翻了個白眼,「你有沒考慮過那可能是真的大錯特錯?」

「常常,」Kirk輕輕地說,不同於平時的堅定,卻也不帶迷惘,「但是我受不了在真的去做之前就用『做不到』當理由放棄,我是說,如果放棄了才會真的做不到,不是嗎?在那些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但又必須做點什麼的時候,Spock總是能有一個符合常規的最佳方案,那可能是我不願意做的,怎麼說呢……」Kirk微微歪著頭,就像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這麼說,「當他能在那裡的時候,我就覺得能找到路回來。」

「……Jim,」愣了一小會兒,McCoy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被突然響起的呼叫聲打斷,Kirk掏出通訊器,「這裡是Kirk。」

『艦長,』Sulu的聲音即使透過通訊器也能聽出帶著笑意,『Ngoc問你想不想過來看寶寶,他們可能會是VNtroixa下一個世代第一批出生的孩子。』

「第一批?」Kirk疑惑地看了McCoy一眼,後者正對他露出知情者炫耀的微笑,「很可愛喔,我接生的。」

「已經出生了?!」Kirk一愣,「你剛才怎麼不說!」他轉回按下通訊器,『我們馬上來。Kirk離線。』

「呃,要說出生也不是那樣……」McCoy還在想著怎麼解釋,Kirk已經回頭搖起Spock,「Spock,起來,快起來,我們去看寶寶!」

「Jim!你就不能讓他好好睡一覺?!」

「感謝關心,醫生,」Spock坐起身,如果不是之前McCoy親眼看見他疲倦到毫無自覺闔上眼睛的樣子, 絕對會以為他其實一直醒著,「我已經得到了充分的休息。」

「你只睡了三小時,」McCoy瞇著眼,食指強調似地戳在半空,「我可是很確定你睡著了。」

Spock看看McCoy又看看Kirk,神色意外地流露一絲不自在,「你的意思是,在我因為藥物失去神智的時候、」

「對,我們兩個都待在這看著你,嚴格來說是這傢伙不肯走,我只好勉強也在這留了一下。」

Spock彷彿直到此時才驚覺自己的手指和Kirk纏在一起,他火速抽回手,又在注意到Krik和McCoy訝異的目光時若無其事地拉整自己的制服,「請容我提醒,瓦肯人極度重視睡眠時的隱私,我希望兩位能在這一點上給予足夠的尊重。」

「就是不要偷看你睡覺的意思嘛,我懂。現在起來吧,我們去看寶寶。」Kirk輕快地說,巧妙地略過了所有關於承諾的字眼,McCoy當然不是沒有注意到Spock對此似乎相當不滿,卻故意順手推舟,「是啊,我們快去看寶寶,我是說,如果那也算的話……」

是直到真正看見,Kirk才算懂了McCoy一直試圖解釋又難以真正說出個所以然的原因。
在水溫溫和的淺池中隨著波浪浮沈的半透明球狀體在幽微光線照映下折射出柔和的多彩光暈,數量約有4-6個左右,圍繞在靠坐在池邊的Mey和Ngoc身邊,Mey不時伸手輕撫其中之一,微笑溫柔。

「Kirk艦長,」看見Kirk等人,Ngoc起身對他們行了一禮。

Kirk連忙合起雙手,這次的動作看來就有些草率,他好奇地看著在水裡浮沈的球狀體,突然想起Ngoc的確說過VNtrorixa的孩子是卵生的,Kirk的視線轉也沒轉,只是壓低了聲音,「Bones……你到底是怎麼接生的?」

「別問,」同樣放輕音量,McCoy的回答有一半含在嘴裡,「我只能說我可以在宇宙生物學裡添個新章,只要他們願意讓我這麼做。」

「非常謝謝你們,」Ngoc走到三人面前,放鬆而自在的神情讓她看起來比之前年輕許多,「或許是因為感受到危機,繁殖期開始的比我們預期更早,雖然海水還沒有升到足夠的高度,但多虧了傳送技術,」她轉頭指向更遠一些,光線不足以照亮的寬廣水域,在不同的淺池中似乎隱約有為數不少的人影輕巧移動,「我族大部份的年青人已經先移居到這裡,Ting的族人很快也會到來,雖然她……」

從Ngoc的神態中猜出Ting沒有從那場會議廳中的屠殺悻免,他在心裡嘆了口氣。

「另外,我必須向您道歉,Kirk艦長,向你們,」Ngoc特意向Spock深深鞠躬為禮,後者不解地揚起眉,「Mey的行為讓各位受到許多原本不必要的傷害,她……」Ngoc思索了一會兒才又說,「雖然她不曉得那些人的計畫,但帶了人試圖攔下你們卻是事實。我無法責怪她當時的行為,雖然她選擇和我在一起,可是她同時也還是Ting那一族的孩子。」

「所以,妳們找出和克林貢人勾結的人了嗎?」Kirk問。

「嗯,是那一族的長老,他用二鋰水晶做為籌碼和R’ng的大使談好條件,破壞和平協議好維持他們一族原有的優勢地位,我想,他沒想到會招來克林貢人,」Ngoc嘆了口氣,「他對克林貢的事一無所知,而我猜測那些人是R’ng的大使帶來的,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武裝統治這個星球。」

Kirk思索著VNtroixa的處境,很快地瞥了Spock一眼,雖然沒有真正聽見那人的任何言語,但他卻像是可以感覺到某種推動的力量,他輕吸了口氣,「或許現在不是時候,但我代表星聯提醒您,我們依然期待VNtroixa接受星聯的善意。」

Ngoc靜靜看著Kirk,在她回答之前Spock輕輕踏前一步,「請容我發言,二鋰水晶在有更新的能源技術發展前都會是你們最好的籌碼,對星聯同樣適用。」

「……」Ngoc安靜注視Kirk好一會兒,又轉頭看看她身後一眼不見盡頭的海域,許久才嘆了口氣,「我會和所有人商量。」

Kirk和Spock迅速互視一眼,最終他轉向Ngoc,「我很希望能聽到好消息。」

「我也這麼希望,」她點點頭,又一次合起雙掌,她對面前數人深深彎下腰,臉上帶著平和的微笑,「這次真的非常謝謝諸位,能夠在這個時候見到你們,我真的很開心。」她伸出右手與有些困惑的Kirk相握,柔軟卻有力的手掌無比溫暖,「因為提前進入繁殖期,VNtroixa將在下一個新月升起時完全封閉,」似乎感覺到Kirk無聲的詢問,她笑了起來,「我們不是一個科技發達的種族,也很弱小,但我們將最多的資源投入在防禦技術。一旦開啟防護罩,在解除之前沒有任何人能從外部進入這個星球。那麼……我會在那之前回應星聯,Kirk,謝謝您,和您的伙伴們。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但也許哪一天諸君有機會來到這個星球,請務必上岸和我的孩子們見上一面,他們會很高興的。」

輕握著她的手,Kirk堅定地點了點頭,「如果有機會,我不會忘記的。」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