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2/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行星 VNtroixa

克林貢的指導官被擊中的同時只發出一聲悶哼,Spock在真正看清攻擊來自何方之前下意識就地滾倒避開了旁邊伸手想要捉住他的克林貢人。半撐起身勉強再閃開一個敵兵,瞥見克林貢的指揮官搖搖晃晃地站起身猛撲了過來,Spock狼狽避到另一邊,一手掐住了對方頸子露出的空隙,那讓對方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倒下,他喘著氣試著移動到較為安全的地方,卻被一股力道抓緊領口蠻橫提離地面。

「Spock!」Kirk完全無視自己綻裂的傷口,他閃過一個克林貢士兵,又在Uhura的幫助下狠狠踹倒另一個,舉槍擊倒那個將Spock舉到半空的克林貢士兵,他扶著Spock在地上坐下,不肯去看他身上有多少傷痕,「你這混蛋!」

Spock緩慢眨了眨眼,在意識到自己的視線或許在Kirk身上停留了太久之前他幾乎露出微笑,「你怎麼找到我的?」

Kirk原本扶著他的手突然一僵,「你說……什麼?」

「這裡並非克林貢人的據點,從時間上來看,你們不太可能找過許多地方、也不像是碰巧在這個時間出現,所以──」Spock的分析在Kirk憤怒的目光中悄然停滯,他沉默了幾秒,「我、」

「回去再跟你算帳!」Kirk惡狠狠地說,正想扶他站起卻聽見一個不明語意的怒吼,他在轉頭的同時憑著直覺開槍,沒想到竟分毫不差地擊中身後撲來的一個敵兵,彷彿親眼所見。Kirk有些驚訝地轉回頭,果然看見Spock的視線正對著那個士兵之前偷襲的方向,「……這也是……」精神融合的關係?他還沒有真的說完就看見Spock點了頭。

「我本來以為是單向性的,」Spock低聲說,難得地聽起來毫無把握。

「……回去再,」無力地擺擺手,Kirk看見Sulu帶領的安全官們已經制服了絕大多數的克林貢士兵,幾具克林貢人的屍體被集中起來,而一開始就被Kirk擊中的克林貢指揮官也被押在一旁,正瞪著Spock,目中幾要噴出火來。Kirk突然回頭看看Spock額上姆指寬的傷口,微微瞇起了眼,「我就合理懷疑這是那傢伙的傑作了。」

Spock神色平常地挑起眉,「加上我斷了的肋骨,是的。」

「你的肋、」這下完全縮回手,Kirk握緊了拳又鬆開,轉身大步走到克林貢指揮官面前,「我是企業號的艦長Kirk,你是這次行動的指揮官?」

「要殺就殺。」

Kirk深吸了幾口氣,好像有個聲音在提醒自己對方是戰犯,而私刑有違道德,他在心裡叫Spock閉上嘴,即使明知自己只是強擠出最後一點力氣還是一拳揮向他,「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如你所願。」

「就這樣?」指揮官鄙夷地瞪著他,「就這樣?」

一旁的Uhura瞇起眼,她推開Kirk走向前,倒轉手上的相位槍托看準克林貢指揮官前額重重揮落,「艦長只是不想在你身上浪費力氣。」

「……哼,」狠狠吐了口口水,他停了幾秒才冷冷又說,「隨你們怎麼處置,我們已經毀了鳴池大部份的鑰匙,這個星球的人很快就會死光了,星聯難道要為了活下來的區區幾千人死守這個地方?」

Kirk飛快在腦中整理著他所說的,沒有發現自己無意識間退後一步更靠向了Spock。這個星球上有某些東西是克林貢想要的,不惜讓整個星球的人類滅絕也想奪得的東西,「你們想在這個星球得到什麼?」

面對Kirk的質問,克林貢指揮官只翻了翻眼睛卻一言不發。

「二鋰水晶,」一個聲音突然插話,Kirk回頭看見身上帶了些輕傷卻神采奕奕的Ngoc。「二鋰水晶?」他覆述了一次,帶著些許訝異。

Ngoc點點頭,無視克林貢指揮官難看的臉色,「VNtroixa的海底藏有豐富礦產,但並不是那麼容易開採,產量有限,我們向來就只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她冷冷看了克林貢人一眼,不掩臉上的嫌惡,「就只為了二鋰水晶,你們就能做出這種事?」

「我們是為了帝國,」指揮官理所當然地說,「口口聲聲VNtroixa,你們星球上也還是有人願意跟我們合作,妳以為我們是怎麼成功偷襲會議的?鳴池的鑰匙只剩下妳和Kirk身上那兩塊,已經沒有用處了!」

皺起眉,Ngoc像是思索著什麼,「你以為沒有鑰匙我們就無法進入鳴池?」她搖搖頭,竟不由得笑了出來。

「笑什麼?!」

「我只是確定了,和你合作的人絕對不是Ting,」她的聲音裡帶著無法掩蓋的欣慰,「做為族長,她和我一樣清楚所謂鳴池的鑰匙,其實只是一幅古老流傳下來的地圖,我們從來就不是一個科技發達的種族,你怎麼會以為我們有靠一個石環鎖死一整片海域的能力?」

「所以,毀了鑰匙也不會真的讓妳們無法進到鳴池囉?」一旁的Uhura不禁露出安心的笑容,而Ngoc對她點頭微笑。

「那太好了,」吁了口長氣,Kirk環視周圍,看見Sulu已經整好了隊伍,帶著或許受了傷但整體來說損失不大的軍官們站在一邊,他可以感覺自己的集中力在降低,他飛快瞥了Spock一眼,果然看見那人絕對不是故意卻微微闔起了眼睛。

「他需要休息,」似乎也同樣注意到了Spock的虛弱,Uhura靠回Kirk身邊,她低聲問,「你呢?還好嗎?」

「現在還醒著,等下要是我昏了……拜託妳讓Sulu離我遠點,我不想被他們扛回去,」Kirk同樣小聲回應,玩笑似的語氣惹來Uhura的瞪視,「我開玩笑的。但說真的,被扛回去太難看了,所以我打算讓Spock一個人難看就好。」他轉向Sulu,「呼叫醫療小組,Mr. Spock不能輕易移動,讓醫療組馬上派人下來支援。」

Sulu點點頭,走到你身邊卻舉起了手中的通訊器,『Sulu!我警告你,我是個醫生不是魚類專家!你們誰都好,不,找個能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的VNtroxia人過來!馬上!』

「哇噢,他說話斷句,旁邊有什麼美女在嗎?」

「Dr. Marcus,和一個我也不清楚的……呃,好像是孕婦。」Sulu搔搔頭,「我剛才一打開通訊器就聽見McCoy在罵人,但我實在不曉得他在罵誰……我想八成是你,艦長。」

「沒關係,他總在罵我,」撇了撇嘴,Kirk高聲說,「把話講清楚,Bones。」

『Jim?你沒事嗎?Spock呢?』Marcus的聲音從通訊器傳了出來,Kirk笑了笑,「沒事,都沒事。」

『那太好了,』Marcus一句話還沒說完就像是被搶走了通訊器,『James T. Kirk!你最好把脖子洗乾淨等著我去掐死你!這女孩說她快生了可是她不讓我碰她!』

「什麼?!」還沒反應過來,Kirk手上的通訊器就被一旁的Ngoc奪走,「你和Mey在一起?!」

『呃、她叫Mey?喂,妳是──好吧,她是Mey,我說真的,她不讓我碰她還躲進水裡,我要怎麼幫忙?』

「我馬上過去!」將通訊器塞回Kirk手上,Ngoc一反常態的慌張,「為什麼是現在,這太快了!」

「等等、等等,」Kirk趕忙拉住轉身就要衝回通道的Ngoc,說話卻是對著Sulu,「Bones為什麼在那裡?」

「我們做了生物搜索,有兩個地點有地球人類反應,其中一個又和訊號發出的地點很接近,我們就分成兩組傳送下來,」Sulu回答。

所以這一組是Sulu帶隊的安全官,那一組是McCoy的隊伍,Kirk感到一陣欣慰,「幹得好。」他拿起通訊器,「企業號,這裡是Kirk,準備傳送3人到Dr. McCoy所在的位置,」他還沒說完卻被Uhura輕按在手背的動作阻止,「嗯?」

「你和Spock待在一起,」她低聲說。

Kirk猶豫幾秒終是點了頭,「那就拜託妳了。」

她簡單應聲之後走向Ngoc,兩人很快地一起消失在傳送波動中,留在原地的Kirk不自覺地閉上眼,又猛然甩甩頭試圖讓自己能稍微清醒一些,他轉頭看向似乎比之前更為虛弱的Spock,忍耐著不在醫療小組跑向Spock時跟到他身邊,「分組傳送回艦,Mr. Sulu。」

「艦長。」

「留一組人守備,你去接應Uhura,Ngoc如果需要幫助立刻通知我。」

「是,長官,」Sulu答應後又說,「McCoy和我盤查了所有可能造成艦長過敏的植物,我們相信我們找到了有效療法。」

「是嗎?」Kirk驚喜地睜大眼,「這大概是今天第二令人高興的事了!」

Sulu愣了一小會兒,才靜靜笑了起來,「你說的對。」他淺淺行禮後轉身呼叫傳送室,而Kirk一直留到最後才跟著最後幾人一起傳送回艦,沒想到的是明明早一步上艦的Spock卻留在傳送室裡等著他。

「你……」Kirk是在開口的同時才驚覺自己並不真的想問Spock為什麼留在這裡,他知道為什麼,他們都知道。他勉強自己將那份理所當然的情緒擱置一旁,走到被扶上擔架的Spock身邊,「Bones好像找到治療方法了。」

Spock深深看進他的雙眼,臉上神情卻絲毫不變,「那很好,艦長。」

Kirk掀了掀唇,某種類似感傷或不捨的情感在胸口的某個地方輕輕刺痛,但他不曉得那究竟屬於自己、或是另一個人。最終他只是伸出手用力拍拍Spock完好的手臂,「是啊,那很好!」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