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1/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行星 VNtroixa

你在狹窄的過道狂奔。
跑在前方不遠的Ngoc回頭丟出一個混合了擔憂和詢問的眼神,看到你的神情,她快速點點頭,四下搜尋之後消失在一個近看才能發現的窄門後。你大步跟上,腳步在跨過一個淺坑時不慎被絆住,你在一個踉蹌的瞬間做好趺倒的準備,卻意外被從旁伸來的一雙手穩穩撐起。

「小心點,」Uhura幾乎整個人靠進你懷裡,纖細的肩毫不吝惜地撐起你的大半重量,你輕輕點頭表示謝意,知道她和Ngoc一樣抱持疑問,但她始終沒有開口問過你究竟要把她、她們帶到哪裡。

「我、」你掀了掀唇,在她的幫助下跑過兩個彎道,「我們會找到他的,」你最終這麼說,在她抬首看你的目光中看見憂慮和幾乎等重的信任。

「活著找到他,」她說,似乎克制著別問你的身體狀況,你覺得你好像應該說些什麼,對那些時好時壞的症狀、對自己腿上的傷、以及為什麼對「Spock還活著,我一定能找到他」這件事有莫名的自信,尤其是那份自信,但你不曉得能夠怎麼解釋,不曉得怎麼對她說明那個偷偷摸摸藏在你腦子裡的聲音、那個在你被莫名的疼痛和昏沉侵蝕時幫助你抵抗的力量、那個……不屬於自己卻悄悄敲擊在胸口的心跳。
二合為一。
你想起曾經也有一個人對你這麼說過,那個來自另一個宇宙,名為Spock的老人。他說他是你──另一個你──曾經、而且永遠的朋友。他對你開啟自己的靈魂,讓你在那短短的時間裡看見他的過去、他曾經可能卻不會再有的未來,和另一個你,站在他身邊的,你。

Spock的眼神帶著訝異和積累而成的理所當然,『你怎麼找到我的?』

你突然一陣反胃。

「Jim?!」

「我沒事,」你用力搖頭,甩開一股不知來由的悲傷,那不是你的情感,但你一時間竟無法確定那是不是屬於Spock,如果是,又是哪一個Spock?「他……在附近,很近。」你在又一次強烈起來的疼痛中艱難地說,Uhura看著你,眼中抹不去的疑惑像是平白增添了另一層懷疑。

「精神連結,」你輕聲說,因為連你自己都覺得難以相信,「我猜或許是,雖然我也不曉得瓦肯做法到底是什麼,總之,我……可以感覺到他。」

安靜盯著你好一會兒,出乎意料地,Uhura竟點了點頭,「果然是這樣。」

「妳怎麼知道?」

「我對瓦肯這個種族做過很多研究,」Uhura快速地說,神情有些無奈有些好笑卻也有些悲傷,「在我發現我愛上他的時候。」

你可以感覺到她靠在你懷裡的身體僵硬起來,像是她從來沒想過會和你討論這些,你浮現一股安慰她的衝動,含帶溫柔的喜愛之情,那或許也來自Spock,你心想。「他也愛妳,」你真誠地說,卻在聽見自己的聲音時才驚覺那竟粗糙地像是混進了沙,你很輕很輕地吞嚥了一下,「呃,我說這個是不是很怪?」

Uhura沉默下來,她的腳步配合你往前奔跑,直到你們看見在前方不遠處停下等待的Ngoc時才又一起停下,「我知道,」她說,沒有刻意強調她所說的知道指的是什麼,她扶著你往前走向Ngoc,幾近無聲地嘆息,「但有時我寧可我不知道。」

「Uhura?」

「Kirk艦長,」來不及落實你的追問,Ngoc小心翼翼地向前方一道約兩人寬的裂縫歪歪頭,有一些什麼在你靈魂深處搏動,你可以感覺到另一個人和你無聲的共嗚,很近、非常近,那讓你覺得那人該要在你觸手可及之處,你深吸了口氣靠向那個缺口,發現原來己方三人已經繞到了原來那個大廳的斜上方,滿目瘡痍的大廳裡血跡斑斑,許多地方留下了拖行的痕跡,但你知道你並不注意那些,至少現在不。你的視線停在大廳一角,或許距離你不超過百米的那個地方。
克林貢的軍人、厲聲說話的或許是指揮官,以及被迫跪倒在地的那個人。

你看見克林貢指揮官一腳踢在他胸口,你幾乎同時感覺到那些如影隨形的暈眩和鈍痛回到身上,又在一個呼吸間再次減退,你愣了幾秒,突然懂了這之間的關聯。

「Jim?我們得──」Uhura發出一聲短促的痛呼,你這才發現你不知何時過度用力地抓緊了她的手臂。

「抱歉,」飛快鬆手,你勉強自己集中精神,一邊拿出相位槍,視線掃過下方聚集的克林貢人,9人,更遠些的大廳入口還有3人,12對3,「Ngoc,我不能要求妳、」

她安靜抽出短劍,對你淡淡一笑,「這本就是我的責任。」

你點點頭,「Uhura,將相位槍設定在擊斃,」她深深看了你一眼,你試圖讓聲音聽起來能輕鬆些卻成效不彰,「這是正式命令。」

「……是,長官。」

你看著她調整了設定,依然很近地靠在你身前,好像只是這樣就能多支撐你再走一段路。你深吸了口氣,「目標是救下Spock。走──」

「就靠你們3個?」

一個聲音在你身後說,你幾乎跳了起來,當然只是幾乎。「Sulu?!」

「我本來真的以為你只是有點莽撞而已,」你黑髮的舵手帶著紅衣的安全官們站在你們身後不遠處微笑,「不過我要考慮接受McCoy對你的評語了。」

你無法控制地笑咧了嘴,「我不想知道他對我的任何評價,」你說,伸手凌空畫了幾個圈示意你的軍官們分成幾個小隊,「Ngoc,請妳帶一隊人繞到門口,越快越好。」

「你們自己小心,」她說,帶著你交給她的人手快速消失在通道中。

「Sulu,你帶人往左;Uhura,妳跟我往右,」你迅速評估著距離又看看狹窄的出口,不可能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讓所有人都先進到大廳,「先對付指揮。」你正這麼說,沒有真正離開過Spock的視線裡,你看見克林貢指揮官舉槍對著Spock,你幾乎本能地舉起手上的相位槍瞄準了他,「行動,現在!」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