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0/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行星 VNtroixa

「你是,Spock。」

冷水當頭落下,Spock輕闔著眼,沒有太多搭理又一次落在身上的打擊。將不必要的知覺屏除身外本就是瓦肯人對自我控制的訓練之一,忍耐疼痛的技巧當然包含其中,只是現在的Spock沒有花費太多精神這麼做,他反而更多地將精神集中在阻擋那些暈眩、那些拖垮思考的疲倦,和不知來由的疼痛上──另一個人的疼痛。即使效果在被迫分心的現在並不理想,但依然有效。

「昏過去了嗎?」得不到回應,粗礫的聲音以聽不懂的語言發出幾聲呼喝,克林貢語,Spock判斷,而從對方使用英語的方式,他同時認定對方屬於指揮層級,那麼,對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點也不奇怪,做為唯一在星聯服役的瓦肯人,被向來注意星聯動向的克林貢人認出身份幾乎是某種必然。

「你在這裡,那麼在上頭的當然是企業號了,」一瞬間露出見獵心喜的眼神,克林貢指揮官對Spock的缺乏反應並不在意,他嘶聲說,「甘願做星聯走狗的你還真是個怪胎,為母星效命明明是做為人的天命,放著自己的母星不顧,是反正星球毀了榮譽心也不存在了嗎。」

不知第幾次被踹倒的身體又被粗暴拉起,Spock並不在意身上幾乎無處不在的鈍痛,只微微瞇起眼眨開從額角淌流的鮮血,「如果你聲稱的榮譽心建立在屠殺和平議會的與事者及破壞和談協議,我慶幸我們對這個名詞的定義截然不同。」

「哈哈哈哈!很會講話!」意外地沒有動怒,指揮官反而大笑起來,「對我們來說,帝國的榮耀才是唯一,那些談和的懦夫們只是光輝帝國的絆腳石,清除也是應該。我給了他們交戰的機會,連自己的生命都不能保護的人,有什麼資格替自己的族人協議和平。」

「保護並不止建立在武力上,」Spock沉聲說,「我有些好奇,對武力的迷思是否間接影響了貴國科技和教育的發展,當一個星球上的絕大多數成員都認為戰鬥能力遠比智力重要的時候?」

「戰鬥能力當然比智力、」才說著又突發驚覺不對,他狠狠啐了一口,「和不懂的人說榮譽也沒有意義,更何況是對一個將死之人?」他語氣輕蔑地說,「這麼快就讓你追上你的艦長的腳步,對你來說也是種榮譽吧,那個傳說中的James T. Kirk。」

挾帶惡意的音節聽在耳中竟帶來一股莫名的不適,Spock對那模糊不明的感受有些困惑,一時忽略了克林貢指揮官示威般說著「以冷血著名的瓦肯人也會因此傷心嗎?」,他在對方又一次呼喝「Kirk死了你就是艦長了吧?」時才突然集中精神,Spock猛然了悟之前「企業號」出現在對方言詞中時那一閃而逝的貪婪,也懂了自己沒有被殺的原因。

「不回答嗎?」指揮官使了個眼色,Spock從之前的經驗得知那是再一次施加暴力的信號,他安靜評估著自己身上的傷口,或許三、四處骨折,幾處撕裂傷,暫時沒有不可復原的傷口,或許是因為自己還有利用價值。

他的冷靜一定程度影響了指揮官的怒氣,他一腳踢在被迫跪下的Spock胸口,細微卻明顯的聲音代表了一或兩根肋骨,Spock只皺了皺眉,他反而停了下來,「如果你是我的屬下,我定會因這份武勇給予獎勵,可惜你不是,而我從不召降。」他盯著Spock,好一會兒之後才冷冷開口,「給我企業號的座標,我承諾給你一個尊嚴的死亡。」

仰起頭看著他,Spock像是因而陷入沉思。

「座標,為了對你的敬意,我可以讓他們用最不痛苦的方式死去,」克林貢指揮官掏出從Spock身上搜得的通訊器,「我保證。」

Spock注視對方根本不考慮其他可能的傲慢,他深思般地說,「最不痛苦,你保證?」

「沒錯。」

很輕很輕地點了頭,「打開通訊器,頻道3。」

「很識相,聽說瓦肯人都很會判斷情勢是吧?」克林貢指揮官似乎打消了疑慮,依照他所說的打開通訊器。

「呼叫企業號,這裡是Spock。」

『唷,是我們的小綠人朋友,捨得傳訊息回來啦。』

輕快的回應跳出通訊器,Spock揚起眉,「Mr. Scott。」

『正是我,我說你們是不是不要太過分?Sulu逼我在這坐了一下午,你知道這有多浪費我的時間?介意我抱怨兩句嗎?不介意對吧?這不符合程序,Jim滾下去之前明明交待他看家的,我要負責的地方可是輪機室,那才是人生、嘿等等,Jim,你在那裡吧?出個聲啊,不說個兩句太不像你了。』

完全無視克林貢指揮官按捺不快的兇狠,Spock忍不住有點想笑,他沉聲說,語速飛快,「追蹤這個訊號位置,對往東1公里的位置執行生物搜索,全艦進入1級警戒!」

「你!」一拳落在Spock下顎卻沒能阻止他最後喊出的「此地遭克林貢武裝控制,重覆一次,優先找到艦長──」

兀自傳出幾聲無法確定的呼喊的通訊器終於被砸爛在Spock面前,動手的指揮官瞪著被幾人架開的Spock,將通訊器的殘骸踢到一旁,「勇敢,但愚蠢,Kirk早沒命了,你不如讓他們來救你。」他拿出自己的通訊器,用克林貢語命令屬下監視附近地區的傳送能量卻只收到暫時一無所獲的回答。他低罵了句,又一次看向Spock,「看來你們的人也沒下來救你,真可惜,我本來有點期待和星聯軍官交手的。」

Spock面對舉在他面前的槍口,沒有一絲動搖。直至自己已經無法分出太多精神去幫助Kirk隔開那些痛楚的現在,他也依然可以從那一絲微弱的波動感覺到Kirk的存在,纏繞在他靈魂裡某個無法清楚分辨的位置,微弱卻無比清晰地鼓動,合著他的心跳、Kirk的心跳。二合為一。
他聽見電流蓄積時的細微嘶聲,就在面前不過吋許的地方,或許這就是最後了,Spock心想,而在他永不會承認的這個分秒,他竟感到一絲惋惜。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