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臨界點_2/6

Fandom: Dr.コトー診療所 /五島醫生診療所(2003TV)
Relationship:原剛利 & 五島健助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光彥!」

一開始的耽擱讓他追錯了方向,剛洋多找了幾個地方,最後才在西濱看到了站在堤防邊的光彥。

「你在那邊做什麼?」

回頭那瞬間的神情慘白卻異常冷靜,光彥只看了剛洋一眼又默默掉頭望向澄藍的海,在剛洋走到自己身邊時伸出了手,「那裡,有我爸。」

略微顫抖的指尖向著本島的方向,停了一會兒,「和他的兒子。」

「啊?」

「我爸另外有女人,那個女人給他生了一個兒子。比我小兩歲,比我健康很多很多。」

從旁看著光彥異樣平靜的臉,不知能說些什麼的剛洋在呆愣了一會兒之後只能輕輕點了頭。「噢。」

「他們都以為我不知道,可是明明就住在一起,怎麼可能不曉得呢。」笑意冷淡,直直望著遠方的眼神居然顯得漠不關心,「我爸不喜歡像我這樣不健康的孩子,我媽也知道。所以就算有醫生建議可以再到大醫院做檢查,我媽還是帶著我搬到這裡,他可能害怕去檢查會查出更嚴重的病吧。如果只是支氣管炎的話好歹死不了。」

因為話語中的意思而呆滯了一會兒,回想起那張美麗的手足無措的臉,油然而生的竟是一股難以壓抑的怒氣。「可是這又不是你的錯!」

「…剛洋?」

「這樣子太沒有道理了,不管是光彥的爸爸也好媽媽也好,光彥自己也是,如果生了病就應該好好地治好吧?只是因為害怕別人擔心或是不高興就不管自己的病,身體也不會自己好起來。生了病就該治療,只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不是嗎?」

 被剛洋難得激動的語調嚇了一跳,愣了好一陣子才吼了回去,「你、你懂什麼?!你以為我很喜歡自己這個樣子嗎?明明平常一點事都沒有,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不能呼吸;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痛到站不起來,一開始的時候我媽還會擔心我帶我上醫院,等次數變多,我爸也正好用這個當藉口越來越少回家以後,我媽就越來越害怕我真的得了什麼病,你有被你自己的媽媽說過『為什麼我跟你爸都那麼健康…』這樣子的話嗎?!如果沒有的話就少用那種口氣說話!」

「………」猛地吸了口氣,緊抿著唇,停頓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地說:「…我沒有媽媽…」盯著光彥像是受到驚嚇的表情,剛洋只是緩慢眨著眼睛,「他生了病,那個時候島上沒有能幫他好好看病的醫生,就…」

尷尬的沉默裡只剩下海水拍擊岩礁的破碎聲浪,斷斷續續像是夜半時分掩在棉被裡的啜泣。緊緊咬著下唇,微微掀動的唇隱著難以表達的手足無措。呆立良久之後才緩慢掉落的聲音簌簌顫抖,「我、我……」

聽到聲音抬起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光彥像是不自覺地退到了相當靠近外緣的地方,纖弱的身體像是隨時都會被海風吹落似地細微晃動。才想到這邊的堤防好像不是十分穩固,就看見光彥像是不小心踩到了什麼東西,猛一下失去了平衡。「光彥──」

的確是確實地拉住了那隻手。

但那一瞬間的安心根本於事無補,當衝向前去的自己也被拖著往下滾落時,唯一想到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也只有努力地抱住光彥的身體,盡量不讓他受到太多的撞擊,只能這樣而已。

✡ ✡ ✡

「唔呃…」

頭暈目眩。

從堤防到海岸,大概是高約二到三層樓之間的斜坡。觸目所及的亂石不同於另一邊的細砂岸,幾乎整片都多是大塊不平整的深色岩塊。幸運的是,雖然都是岩石,不過卻不是太陡的坡,雖然一路撞到不少岩石,卻至少沒有摔得太過嚴重。

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手腳大概都有些擦傷,雖然有些刺痛卻也不到難以忍受的程度。移動時肚子傳來的痛楚應該也是從剛剛的撞擊產生的,剛洋沒打算去管,只吸了口氣,飛快跑向倒在不遠處的光彥。「光彥、光彥!」

「唔…」緊緊皺起的眉像是強忍著痛楚,一手摀著胸口,喘息時微弱的氣音斷斷續續。

「光彥!」瞪大眼睛看著他漲紅的臉,「光彥,你怎麼了,光彥?!」

「…痛…」用力過度的指尖甚至有些泛紫,只掙扎著說了幾個字又沒了聲音。

「光、光彥!」扶著他單薄的身體,剛洋慌張抬頭往上看,原本就少有人跡的堤防邊一片空蕩,「怎、怎麼辦?」

「我、有…藥…書包裡…」

「等等,我去拿!」從掉在另一邊的書包裡翻出了唯一看起來像是藥瓶的東西,「這個要怎麼用?」

顫抖著接過,就算是吸入藥劑,在經過等待之後唯一發生的效用也只有稍微恢復順暢的呼吸,對於胸口的疼痛不止毫無幫助,甚至還有更加惡化的跡象。

「有沒有好一點?」蹲在他身邊,剛洋仔細觀察著光彥看起來還是非常痛苦的臉,「這樣不行,你的臉色還是很難看。」

「我、我有比較好了…」強打起精神對剛洋擠出微笑,「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媽媽的事……」

「那個沒關係啦!」扶著光彥靠在自己身上坐著,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雖然說了 「有比較好」,但看起來還是一樣糟糕的光彥現在最需要的不是說話而是醫生。

「對、對了,醫生,我去找醫生!」

「從這裡…怎麼上去…」喘著氣,光彥動作艱難地抬頭看了看,苦笑了起來,「好、好高唷…」

「這、」

一定得去找醫生才行,光彥雖然現在好像很清醒,但其實根本兩眼無神。可是,把光彥丟在這裡自己去找醫生的話、

「剛洋…」緊緊握住了剛洋的手,纖細的頸子像是無力支撐般地微微垂了下來,「我好害怕……」

「沒事,沒事的,只要給醫生看就會好了,五島醫生很厲害的喔!」幾乎是顫抖著回握住他的手,「醫生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的!」

「真、真的喔…如果沒有治好的話…」

「不會有那種事的!絕對不會的!」

「是噢…那…雖然我…不相信醫生…可是…相信你喔…」微弱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最後只像是細微的喘息。沒有再次抬起頭的少女,就這樣在剛洋驚慌的視線中,無比緩慢地閉上了眼睛。

「醫生剛剛說的『在意的事』,是什麼呢?」和五島並肩走在雖然已是傍晚卻依然散發出明顯熱度的馬路上,彩佳輕聲地問。

「嗯…」將有些滑落的背包拉回肩上,一手撥開行進間有些阻礙視線的瀏海,「一般來說,家裡的孩子生了病,給一個醫生看沒有治好,都會想要換個醫生試看看,或是送到比較大的醫院吧?」

「這麼說的話…」

「我對光彥說的『惡化』這一點很在意…」像是思索著什麼般微微蹙起了眉,「都已經惡化了,為什麼還要搬到醫療設備水準一定比較差的島上來呢?」

跟著皺起眉頭,彩佳放慢了腳步,「總不會…」

「嗯?」

「沒、沒什麼。」突然浮上腦海的某種可能性連只用想的都覺得太過離譜,彩佳飛快搖了搖頭,不是刻意卻還是加強了語氣,「沒什麼。啊,到了,就在前面。咦?」轉過街角,卻被面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在這種該是島民們都在準備要回家的傍晚時分,桐谷家門口卻聚了四、五名婦人,像是正在討論著什麼,而在其中一人轉頭看到五島和彩佳時,臉上的神情竟突然緊張起來。

「五島醫生?!」

「什麼?醫生來了?」

夾帶不安的聲浪猛地傳散開來,其中一名婦人三兩步跑到兩人面前,「很嚴重嗎?需要幫什麼忙嗎?」

「啊?啊?」被問得莫名其妙的五島轉頭和彩佳交換疑惑的眼神,「發生什麼事了嗎?」

「咦?」被兩人的反應嚇了一跳,呆了一下才又問:「不然醫生為什麼到這裡來?」

「喔,我們是因為──」

「找到小孩了!!」

從另一邊跑來的兩個男人一路跑一路大喊,臉上緊張的神色在看到五島的瞬間轉為安心,「醫生怎麼這麼快就來了?真是太好了~」

「啊?」

「可是是誰通知醫生來的啊?應該送去診療所才對啊!」

「什、什麼啊?」

被搞得一頭霧水,彩佳終於抓了個大家都安靜下來的空檔,拉住一開始過來和自己說話的婦人,「吉田太太,到底是怎麼回事?」

「咦?你們不是因為聽說桐谷家的光彥失蹤才過來的嗎?」

「啊???」

「別說那麼多了啦!」剛才高喊著找到小孩的男人其中之一像是突然回神,猛地拉住五島,「醫生,不好了,小孩昏倒了!」

「光彥他?!」從旁插了嘴,看起來非常緊張的年輕太太一把捉住男人的手,「光彥呢?人到底在哪裡?」

「那個…」露出像是有點為難的表情,先是看了五島一眼,才輕拍了拍年輕婦人的手,「在西濱的堤防下面,大概是不小心摔下去的──桐谷太太!」

一把扶住突然倒下的婦人,先前傳話的男人轉頭看向五島,「醫生,那邊幫忙的人已經先把孩子們抱上來了,可是光彥看起來不太對耶。」

「你說孩子們、」突然想起和光彥一起離開診療所的剛洋,「難道是?」

「剛洋也和光彥在一起。啊,別擔心,剛洋看起來活蹦亂跳的啦。」

「先別說那麼多了,彩佳小姐,我們先回診療所,麻煩大家把孩子們都送過來。桐谷太太,」握住被旁邊的太太們攙扶著的桐谷太太的手,淡淡的微笑看起來就像是某種令人信賴的保證。「放心,不會有事的。請桐谷太太也一起到診療所來吧。」

✡ ✡ ✡

「剛洋!」

衝進診療所,連鞋都來不及脫,一把拉住應該也是聞風趕來的重叔手臂,「剛洋呢 」

「剛、剛利?!放手啦會痛耶──」齜嘴怪叫,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來回甩動,「緊張什麼嘛,痛死我了。」

「……」不再搭理嘀咕抱怨的重叔,原剛利四下張望,緊張的神色在看到和星野課長一起坐在長椅上的剛洋時才稍微放鬆了下來。「剛洋!」

「爸?」聽到聲音抬起頭,微腫的眼眶像是曾經哭過。迅速站起走到原剛利身邊,「光彥他…」 

「你沒事吧?」向星野點了頭,蹲下身,仔細檢查剛洋手臂和小腿上上過藥的擦傷痕跡,一邊皺起了眉。

「嗯…」微微垂下了眉,肚子上方的痛楚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減輕過,回家還是貼塊藥布好了…邊這樣想著,不由得轉頭看向診療室的方向。「光彥比較嚴重。」

「他怎麼了?」稍微放下心,拉起剛洋的手,正想到診療室看看,就聽到從裡頭傳出一聲尖叫。

「你說什麼?!」

「桐谷太太,請你冷靜點。」

走到門前,首先看見的就是五島和平時的軟弱神情完全不同、堅定而信心十足的眼神。

低頭看了眼剛洋焦急的表情,雖然明知道這已經算是別人家的私事,原剛利也還是就這麼和剛洋一起站在了門邊。

「光彥他…怎麼會…」

「桐谷太太,請你聽我說。」只在緊按著X光片邊角的指尖流露出一絲急迫,年輕的醫生對面前不停掉淚的婦人露出安撫意味的微笑。「光彥的病是從這個長在胸腺上的腫瘤引起的,雖然症狀的確很像慢性支氣管炎,但其實並不是氣管方面的疾病。只要不是惡性的腫瘤,一般來說都是手術摘除就可以完全痊癒。只是現在、」稍稍停頓了一下,「因為撞擊的關係,囊腫破裂之後直接壓迫到心肺,如果不馬上處理,可能會非常危險。所以,請你允許我為光彥做緊急手術。」

「緊、緊急手術!」猛然抬起頭,婦人美麗的臉龐聞言完全失去血色,看起來竟一片鐵青,「在這種地方?!」

「桐谷太太!現在不是這種地方或什麼地方的問題,而是從這裡到本島光是坐船就要六個小時,就算用直昇機把小孩送去本島,也不能保證馬上就可以動手術,光彥的情況已經不能再等了!」

彩佳滿含怒氣和擔憂的神情看在眼裡一陣熟悉,原不由得露出苦笑。伸手拍拍剛洋的頭,正想叫他離開時,卻突然發現剛洋臉上的表情像是拼命忍受著什麼痛苦似的陰晴不定。「剛洋?」

面對彩佳不容反駁的怒吼,原本就相當畏縮的婦人雖然還是一臉猶豫,終於輕輕點了頭。「我、我知道了…」

「請你放心,我會盡力救回光彥的。」堅定的保證充滿值得信任的力道,五島抬頭吩咐,「彩佳小姐,麻煩你準備手術。」

「是。」快速應答之後正轉身要離開,卻在門邊看見蹲在地上和剛洋說話的原剛利露出緊張的臉色。立時停下腳步:「原先生?剛洋怎麼了嗎?」

一手撫著左腹上方的剛洋先是對彩佳搖了搖頭,又在看到也跟著走到自己面前的五島探詢的眼神時,擠出明顯勉強的笑,「肚子…有點痛…」

原本平靜的神色在視線移向剛洋手按著的位置那瞬間猛然動搖,五島飛快在剛洋面前蹲下,慣有的微笑在這時竟顯得薄弱,「讓我看看。」

拉高上衣,伸手輕輕壓按左肋上方,在看到剛洋皺起眉、像是強忍住痛楚時的表情時眼神更為凝重,手中的聽診器傳回混濁的雜音,以手稍微測量了脈搏,過快的心跳像是在指尖掙扎跳動。「這裡也撞到了嗎?」

剛洋有些疑惑地回望著他,歪頭回想,「嗯…好像是撞到了石頭吧…醫生,怎麼了嗎?」

摸摸剛洋的頭,「放心,沒事的。」伸手將剛洋打橫抱了起來,轉頭吩咐像是被嚇了一跳的彩佳,「彩佳小姐,請先為剛洋做X光掃瞄。原先生…」幾乎難以承受原驚詫的眼神,只靜靜看了他一眼便飛快別開視線。「請你過來一下。」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