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Unusual Way/非比尋常_3/8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McSpirk(無差)
分級:NC-17,Threesome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非比尋常》中。

前篇由此去→●●●


他們兩人並沒有真的「好轉」,這是說,如果把那些沒有必要的針鋒相對、只為了反駁對方而反駁的意氣用事當成不友善的警訊的話。

Kirk和Spock依然處於這種狀態,並不那麼顯而易見,Kirk還是企業號的獨裁暴君,而Spock動用各種規章反駁他的命令,在一些例行公事或並不那麼重要、緊急的任務上,這都是他們的慣常行為,但在這一陣子失去了原本總帶有的些許戲謔和不需明言的默契,取而代之的是難以言喻的緊繃和嚴厲。

McCoy沒有發現,至少他在真的有人來和他討論這件事之前沒有意識到。發現這件事的是Uhura,或許還有其他人,但只有Uhura帶著一瓶莫札特找上了企業號的好醫官。

「他們兩個今天鬧得很僵,你真該看看……我從沒看過Spock用那種表情面對艦長,」她說,看起來顯得憂心忡忡。

「只是意見不合吧?」他有些過於輕描淡寫。這兩天並不是沒有見到那兩人,事實上這陣子以來他們一定程度又恢復了過往常有的行程,偶爾在半夜一起喝上幾杯,他有時會在那兩人下棋時出點「頗具風格但暫時難以採納」的爛主意,或是在他們散步到醫療艙時和Spock用幼稚的語言互相攻擊,再一如往常把這些全怪罪Spock好讓Kirk必需付起全責,而瓦肯人會用那種人類竟能如此不可理喻的眼神看著他,不管回不回嘴都用表情讓McCoy氣上半天,最後以Kirk火上加油似的調停作結。

那很正常、很平凡,就是他們總會有的夜晚,而那兩人在他面前看不出一絲異樣。

「不……我不這麼想,今天Spock拒絕艦長要求他做的某個測試,只因為『無法在目前的人力調配下挪出更多時間進行例外實驗』,你不覺得很怪?」

的確,McCoy皺起眉,「艦長怎麼說?」

「他什麼都沒說,他瞪著Spock搞不好有五分鐘,然後回到位子上,之後也是,除了在這一班結束時交代他會在艦長艙房外他一聲不吭,也沒人敢跟他講話。」

「……Spock呢?」他問,又在Uhura無奈地聳肩時一撇嘴角,「沒反應,對吧?」

「你知道他的,」那就是默認,Uhura嘆了口氣,把放在桌上的那瓶酒往前推向他,「Scotty贊助。」

「嗯?」

「他說他以前和女友吵架就送這個,巧克力奶油酒,又香又甜、人見人愛,」最後幾句明顯是直接複製輪機長的聲調語氣,她有些俏皮地笑笑,用她那種你們這些小男孩,快去打一架然後少做蠢事了的方式。「隨便你找哪個聊聊,艦長會聽你的,」她像是強調般說,「他們總得有一個先改變態度。」

McCoy沉默了幾秒,最終他搖搖頭,「妳其實知道,他並不真的會聽我的,」他盯著酒瓶圓胖胖的底部和桌面相連的陰影,聲音裡帶著一絲空虛和終究忍不住的好笑,「他只是製造出這種錯覺好讓我總會繼續質疑他的命令。」

Uhura聳聳肩,「好吧,那你也知道,以他來說,那就等於會聽你的。」

「也許哦,」McCoy站了起來,順勢抓起那瓶酒,才走到門邊又停住,「等等,妳剛才說Scotty拿這個安撫女友,然後妳要我帶這個去安撫那兩個混蛋?」

「我就是這個意思,」Uhura毫不遲疑,「你真以為會歇斯底里的只有女人?」

McCoy在那「你不是吧?醫生」的目光中畏縮了下,他飛快拋下一句「當然不是這樣」,音調和轉身離開的步伐都有些過於急促。

「McCoy,」她在他身後叫喚,McCoy半旋回身一臉不解,「怎麼?」

「灌醉、打一架,你們不是說男人都這樣解決問題?」或許是因為McCoy的行動讓她稍微安下心來,Uhura掛著似笑非笑的神情瞅著他,「雖然用性別來討論這個實在太蠢了,不過──」

「不過他們兩個就是蠢蛋,一點沒錯,」McCoy喃喃,又在看見Uhura好笑的表情時收整神色,「不,我絕不鼓吹暴力行為。」

「你最好帶上你的醫療用三錄儀,」她說,忽視了McCoy說的每一個字,「或骨骼修復機。」

McCoy翻了個白眼,「祝福我活著回來,」他旋身走開,想了想又扭回頭,「沒有賭盤,」他盯著Uhura直到她不甘不願地點頭,「沒有Scotty。」

「這不公平!」

「沒有Scotty,」他再次強調,「或許下次,但這次不行。」

大概是那些聲音中的不確定終究出賣了他的憂慮,Uhura這次終於放下玩笑的神情點點頭,「我保證,沒有Scotty。」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