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20/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將手放在John房門的門把上,Sherlock這才驚覺自己無法就這樣推開門。
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毫不猶豫地推開門,走進這個在John Watson租下它之前,只在看屋時進過一次的房間,就像他可以毫無任何感覺地打開John的電腦、瀏覽John的郵件、使用John的手機甚至拿John的帳單做筆記──在幾次找不到紙的時候。
但這件事,推開門,走進John的房間,拿兩顆子彈,下樓。這件事完全沒有他曾經以為的那麼容易。
結果,Sherlock就這樣在那裡站了十五分鐘……或更久。

握著那極度平凡的門把,感覺上卻像握著John的一根肋骨。他趕走這過度浪漫而且絲毫不切實際的想像,在腦海中重新檢視了無數次John說話時的表情,「床邊的櫃子,第一格」,語氣聽起來帶著笑意,但比平常更快的眨眼速度洩露了他緊張的情緒。

為什麼,為什麼是現在?
腦海中的John舉起左手,「這就是為什麼。」

信任。

不是只有John信任我。那雙毫無根據卻讓自己相信絕對能夠交託一切的手。Sherlock閉了閉眼,他訝異於John竟比自己更早察覺這一點。
我也信任他。
現實中的Sherlock舉起右手,他輕輕推開了那扇門。

✡ ✡ ✡

當Sherlock最終帶著那盒子彈下樓時,時間已經過了不曉得多久。
John覺得自己發了一會兒呆,也許還做了些什麼別的,他聽見樓梯上輕柔的腳步聲,他思索著要用什麼表情面對他的室友,要說些什麼才最適合現在這個對他來說極其陌生的新狀況。
然後,黑髮的偵探輕輕走進他的視線。
John看著他,和他臉上難以形容的表情,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Sherlock站在起居室門盯著站在窗邊的John,淺灰色的毛衣,和衣櫃裡其他的三件差不多時期購買,平價的牛仔褲,除了經濟狀況的限制之外也表示他喜愛能夠讓他快速混入人群的裝扮,購入不到一年,是從他回到倫敦之後建立的著衣習慣。

他的電腦,平價、易於組裝,他對電子產品並不、想起John打字的姿勢,Sherlock略微修正,也許是極不擅長。

手錶,遠比他使用的其他東西昂貴,是個記念品;槍隻保養組的外盒上刻了不認識的名字縮寫,軍中的同伴、或前輩的禮物,John比自己一開始想像的更加念舊。他的槍,果然放在枕頭下,子彈在床邊的櫃子,保險套反而在第二格,現在沒有女人,顯而易見,但他從沒放棄這件事……那是當然,他是個受歡迎的男人,放在衣櫃最底層的行李袋中好好放著幾張問候的明信片,軍中同袍,男女字跡各半,在那個男女比例懸殊的地方,他也沒缺少過來自女性的關心。
但他沒有和這些人連絡,原因或許是……Sherlock在腦中重新排列組合John的房間,啊,因為他不想回憶戰場上的生活。死亡,過多的不愉快。

摺疊整齊的毛毯邊角起了毛邊,他依然受惡夢困擾,他的隊友,出了某些事,和他的肩傷有關。他仔細保留了一些不屬於他的軍隊記念品,一兩個徽章,幾個軍籍牌,藏在行李袋裡,上面卻沒有一絲灰塵。

Sherlock想起Mycroft來訪的那一次,拿著Daniel的資料卻看著John若有所思的眼神,菁英部隊。
John對Thomas超出預期的同情,以及某種理解。
John同樣失去了隊友,不止一個,所以他的心理創傷一直都在,所以他才有嚴重的信任障礙──

「Sherlock?」John看著Sherlock臉上不停變幻的表情,隔了許久許久,才終於開了口,「你看到它們了嗎?」

Sherlock就這樣看著他,銳利的視線從那張臉緩慢往下,緊繃的指節、不平衡的站姿,在腦中把現在眼前的這個男人,和那個在戰場上遭受重創,孤身一人回到倫敦的男人併合為一。
他凝視那雙灰藍色的眼睛,很輕很輕、卻又無比慎重地,他說,「我看見了……John。」

歸自戰場的前軍醫僵硬了極其短暫的時間,又在下一個分秒突然決定放鬆下來,轉變如此沉默而劇烈,那讓Sherlock想起曾經在那雙眼裡看見的、那個安靜無聲的破裂。

「哦。那……很好,」他停了幾秒,又點點頭,「好極了。」拿著茶杯的手穩如磐石,John在意識到這件事習慣性地抿抿唇,給了面前的偵探一個安靜的、溫和的笑。
而一絲靦腆就隨著笑容凝結在眼角微彎的細紋上,宛如秋日花揪樹稍悄藏的一抹陽光。

-E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