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11/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Sherlock走進酒吧時,看到的就是半靠在吧台前的John正和幾個男人談笑說話的畫面。
中產階級,顯然的。學歷不差,疏於保養或健身房練出的身材,年紀集中在三十五、六歲上下,John和Mike的同學。無聊。

另一個幾乎靠在John身邊說話的女性則相對年輕,染黑的長髮,寬大卻能強調曲線的服裝。訂過婚、藝術系學生,打工度日。對John來說似乎太過年輕,只是打發一晚上的對象,更無聊。

視線只在瞬間掃過一圈,最終在John身上突兀地停頓。
這才……有趣。
Sherlock沒有注意到自己瞇起了眼睛緊盯著自己的室友。事實上,在走進酒吧之前,他沒有設想會看到John的這一面。
少了那件軍裝式外套的包裹,和一群面容和善、肆意笑鬧的人們擠在一起,就算同樣面帶笑容,看起來依然微妙的不自在。

攢著酒杯的指節緊繃,右邊嘴角拉扯的弧度高過左邊,眼神平靜卻不帶光彩,還有那隻抓握枴杖的左手。他的腿在疼,但也沒有疼到必需抓著那隻枴杖不放的程度,不、他根本就厭惡抓著它不放──除非他的左手又在輕微打顫而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
可在此同時,他又矛盾地顯得如此融入這個畫面,那一群平和的、佔據社會絕大部份的、平凡人構築的畫面,就像他從來就是那其中的一份子。

John喝了酒,非常明顯,而且似乎喝了不少。步履虛浮,神情介於放鬆──當然,更精準的形容應該是呆滯,和另一種層面上的防備之間。

防備。
默默琢磨著這個情緒,Sherlock眨眼間就能整理出記憶中John面對不同情境的反應,困惑好奇坦率愚蠢,大笑時充滿渲染力的歡快和面對罪犯時警戒的高度都令人印象深刻,但那都和現在不同。
那個和自己在一起的John從不曾流露如同此時一般的疏離,現在的樣子反而讓人想起他第一次在巴茲看見的那個John Watson,前軍醫,不擅、或不樂於與人交往,同時又擁有發自本質的熱誠。
既是被動的消極又是主動的強勢。就是那個有趣的矛盾在那一秒讓Sherlock決定試著讓他成為自己的室友,當然,沒想到的是John身上擁有更多當時完全無從預期的……驚奇。

Sherlock的手指下意識地按了按收在口袋裡的電話。第一封訊息無疑來自John,「身體不適」是收到訊息時的第一個想法,但John是個醫生,這種程度的傷也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問題,反而是緊接而來那封明顯不是傳自John的訊息引起了Sherlock的興趣。

是Mike,想當然爾。Sherlock腦中一瞬間閃過對John如何解釋那條傷腿的好奇,又迅速把它擱置一邊。John根本不會解釋。
如果這個男人願意,他可以用看似和善的微笑和沉默應付絕大多數他不想回答的問題,在此同時不扯任何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謊。
John令人驚奇的其中一點就在於,雖然他的確深具道德感,但是在踩到他的底線之前,他的道德標準其實很有調整空間。

被腦中那個劃上刪除線的狡猾逗樂,Sherlock在真正浮出一個微笑之前拋開了這個念頭,因為John看見他了。
隔著酒吧來來去去諸樣紛雜的人群,那雙在燈光下色澤灰藍的瞳孔微微睜大了一些。
就在那極其短暫的分秒,Sherlock確信自己目睹了一個平靜無波的破裂。

原本用和藹、親切、無害或平凡堆砌出的壁壘坍塌了一角,流露出的是一些無奈一些不耐、某些程度的厭倦、懶得掩藏的疼痛,和……Sherlock一層一層推開那些情緒,在這些之後更深、更深的那個地方,是他似乎不止一次從John注視自己的眼底看見、卻還不曾真正明白那代表著什麼的──

「Sherlock?」順著John的視線,Mike轉頭的同時咧開大大的笑,他高舉起手,「你來了,這裡這裡。」他沒有轉頭只是曲起手肘推了推John,「你欠我一頓了。」

「嘖。」John咂了咂嘴,他看著那個大步走來,不需排開眾人也能宛如走在特定為他空出的伸展台上的男人,這個人的賣弄果然是天性,John暗想,帶著一絲難以辨清的複雜情緒,「我沒想到你真的會來。」

「你都召喚我了。」給了一個眉眼彎彎地假笑,Sherlock在注意到其他人困惑好奇的表情時絕對是故意地扶住John手肘,「你喝多了。」

「你又知道了。」

「攝入超過一品脫的威士忌,再加上啤酒和……」眼角在年輕女子身上轉了一圈,「一到兩杯馬丁尼。我相信就任何一種傷勢而言,這都算是過量。」

「你怎麼、」John微微一愕,卻旋即笑了起來,「好吧,你就是知道。」

「所以,我們可以回去了?」

「John,這位是?」

「Sherlock Holmes,John的、」對提出疑問的男人狀似無辜的揚起笑,「室友。」

「需要任何幫忙嗎?」從旁插嘴,女孩親切的笑臉從John身上移向Sherlock又緩慢挪回,倒像是含帶幾分估量比較,最後她衝著Sherlock微笑,「任何事。」

Sherlock鋒銳地視線在她臉上多停留了一秒,皺巴巴的笑容顯得異常親切,「噢是啊,還真的得請妳幫個忙。」

「請說?」

「挪一下位置,我想這是John的外套。順道一提,這傢伙窮得很,睡了他對妳的債務沒有任何幫助,大可別浪費這段時間。」伸出的手徑自越過她身側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Sherlock在她短暫呆滯之後一臉惱怒轉頭就走的同時聳了聳肩,「John?」

「哦。」其實聽見了Sherlock說的話,在酒精作用下鬆弛的大腦卻不及真正跟上反應,John向同學們打過招呼,忽略了他們對Sherlock益發好奇的目光,雖然有些不情願,也還是在發現自己邁步艱辛時任由Sherlock扶住了自己手臂。

「John,我們改天再約。」Mike對兩人揮了揮手,刻意促狹地對Sherlock比了個勝利手勢,「謝啦。」

「請記住用我打賭不是什麼好習慣,不押我的人總是會輸。」Sherlock看著Mike在一愣之後爆出一串大笑,他轉向John挑了挑眉,「John,你真不是個好賭徒。」

「你又怎麼、」停了一停,「算了,你不用回答。」向Mike點點頭,John踩著有些搖晃的腳步和Sherlock一起走向門口。

✡ ✡ ✡

「我沒想到你真的會來。」在兩人走開一小段距離之後,John終於忍不住開口。

「你剛才就說過了。」

「我有嗎?」

當然有。
Sherlock只從鼻腔嗤了一聲,「你醉了。」

「事實上,我沒那麼醉。」John搖搖頭,從含糊的思緒中撿出一個較為合適的形容,「我只是有點……鬆。而且,你沒有真的回答我。」

Sherlock以一個假笑應付了事,在John一個不明顯的踉蹌之後索性半撐起他肩,「有這麼不舒服嗎?」

「你是指待在這裡,還是這條該死的腿?」

絕對算是抱怨的語氣不知為何讓Sherlock湧上一陣強烈的笑意,他邊笑邊抓過John的拐杖,半是強迫他把重量移到自己身上,對此John似乎本能地抗拒又在意識到自己的腿傷時忍耐下來。Sherlock被他左手無意識抓空透露的不自在挑起興趣,完全是故意地把John攬在身側再次邁開步伐,這毫無意外地讓有明顯跨距落差的John在堅持跟上的下一刻重心不穩往自己身上摔。

那可以算是個實驗,雖然更精確來說,那其實是帶了更多惡作劇心態的衝動。
出乎預料的,在John溫熱、帶著酒氣的鼻息和他溫暖乾燥的嘴唇刷過早準備好接住他的Sherlock臉頰那瞬間,Sherlock反倒成為被嚇了一跳的那一個。

將近嘴角的輕觸。
如果把標準訂得寬鬆些,那幾乎就是一個恍若無物的吻。

「呃、John?」

「嗯?」John甩甩頭,往後退了一步和Sherlock拉開距離,「抱歉,我撞到哪裡?」

「沒有!」看John挑起眉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有點反應過度,Sherlock抿了抿嘴角,無視John有些困惑的眼神直起身,「走吧。」

✡ ✡ ✡

「好吧,你想問什麼。」

在回程的車上,John在昏昏欲睡與好奇之間勉強掙扎,正式對睏意屈服之前耳邊飄來Sherlock的聲音,John轉過頭,「呣……你想要我問什麼?」

Sherlock皺著眉,「你不能用一個問題回答另一個。」

「好……吧。那麼……」雖然不懂Sherlock到底哪來閒聊的興致,John還是用力眨去睡意,「那個女的,你討厭她?」

Sherlock突然轉頭的動作活像受到什麼驚人的冒犯,John因而噴出個低笑,「抱歉,我說錯了嗎?」

「念藝術很花錢,」白了張開嘴的John一眼,「她的年紀、打扮,還有指甲縫裡洗不掉的顏料,她當然是個藝術系的學生。她在餐廳打工的錢至少有一半花在毒品上,看她的眼睛和腳,一目瞭然。她的負債,她花掉大部份的錢在吸毒上卻還拿著名牌皮包,不可能沒有負債。衣服很新、鞋子卻穿了很久,她習慣找男人負擔支出,你們那群人請她喝了幾杯?不用回答我,那不重要。她喜歡你,當然,不過她顯然看錯了一件事。」

「呃……我付不起她的開銷?」

「那是當然。不,我不是說這個。」看了John一眼,Sherlock的神情介於他一貫的傲慢和某種沉思之間,「你本來就不打算和她發展下床之後的關係。」

John原本放鬆的神情在瞬間繃緊,他下意識地偏過頭,「你又怎麼知道。」

因為你的態度你散發的防禦感你和她之間的距離你看她的眼神,你根本就不信任她、
思緒在這一個單字上突地剎停,信任。

現在的John也有所防備,但程度遠不及之前站在酒吧裡那個時候。戒備反應來自精神上感覺被刺探,但在此同時所有的肢體卻依然放鬆,John的潛意識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此時此刻,在、
Sherlock以一個吸氣取代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我就是知道。」

盯著Sherlock根本算不上經過掩飾的得意,John當然沒有跟上他的思路,但也沒有因而感覺不快,他停了一小會兒才搖搖頭,「又一次完美演繹?」

「總是。」

「好……吧。」往後靠上椅背,John覺得有點好笑,「好吧。」他又重覆了一次,用著堪堪高過耳語的音量,「告訴我你為什麼會來。」
「沒有為什麼。」

「你不做沒有原因的事。別說是因為我受傷了,如果原因是這個你昨天就該出現在醫院。」

Sherlock挑高一邊眉毛,「原來你介意。」

「我介意嗎……」與其說是疑問更接近自語,John開始警覺酒精對自己的影響,不是身體上而在於精神。他得在說出自己的確有一點失望之前閉上嘴,John提醒自己,「也許有一點。」

Shit。

「平常我會說,你已經受傷了,這件事實不會因為任何人出現在醫院有任何改變,也沒有任何幫助。」

「平常?」

Sherlock抿起嘴角,帶著一絲或許不自覺的彆扭,「昨天出現了一句新的屍體,那更具急迫性。」

「那的確是。」John點了頭,停頓片刻,他又說,「我買了牛奶。」

Sherlock盯著John,許久之後才挪開視線。「很好。」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