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9/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John再見到Sherlock,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事。
睡得並不安穩,右腿持續不斷的痛楚就算在睡夢中依然糾纏不放。John從一個或無數個混亂的夢境裡尖叫著仰起上身,一時失焦的眼底留存乾枯黃沙灰舊軍裝,看不清臉孔的男人轉動滿是髒污的臉衝John嘶吼,John卻只能聽見子彈破空的尖銳聲音如雨驟落,正正貫穿那張空白的臉孔,鮮血爆揚,身週滿是死屍,同袍、伙伴、戰友、朋友,碎塊層疊。
他感覺到自己空蕩蕩的胃在收縮翻攪。

瞪大的眼不知多久才終於眨了一眨,幾乎乾得發痛的瞳孔緩慢凝聚,半新不舊的壁紙重回眼簾,John深深吸了口氣,嚥下一嘴酸澀。視線落在僵硬發痛的右小腿上,他後悔昨天沒把腿墊得高些。雖然昨晚趁著Lestrade離開前請他幫忙自己上樓安頓,但在簡單梳洗之後實在沒有多餘的心思考慮那些,幾乎沾枕就陷入昏睡直到剛剛。

以左腿著地撐起身體,止痛劑的效用已經完全消失,痛楚當然不到無法忍受的程度,只是也很難忽視。從衣櫃裡翻出已經閒置了好一陣子的枴杖,握在掌底的冷硬觸感不免讓心情一沉。
往好處想,至少這次不是心理作用,真的受傷總是好過原因不明的疼。

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從桌上拿起手機,兩通沒接到的電話來自Mike,還有一封提醒他聚會的簡訊。John想起Sherlock完全不經詢問就回了他的郵件還得意揚揚說出來時臉上的假笑,以及昨天Lestrade幾乎能說是震驚的那句「你怎麼受得了他!」,那種很難對Sherlock真正生氣的感覺難以解釋,或許是因為他沒有真正意圖傷人的惡意、也並不真的試圖控制別人的行為,他只是看見、歸納、闡述、無視別人的情緒同時蓄意態度惡劣。

John有些時候甚至無法自制地認為他身上那股隨心所欲的自負深具魅力。當然,只是有些時候。

他仔細讀了Mike的訊息,上頭寫了聚會的地點,是距離巴茲不遠的一家酒吧,學生時代去過幾次,做為同學重聚的場所相當適宜。他撥了Mike的電話,對他抱怨的為何老不接電話應以幾句敷衍,幾乎沒有多做考慮就略過了自己受傷的事。和他確認了當晚的聚會時間,John不太確定為什麼自己還是答應會到場,也許是因為那間酒吧或多或少勾起了求學時代的回憶,也許是因為昨晚從火場滾過一圈回來的刺激讓他想做些相對平凡的事情,也或許他只是想見見什麼人,和什麼人說說話,和案件、和死亡無關的、活生生的人。

他不去思考那和他昨晚終究沒有見到Sherlock有沒有關係。

✡ ✡ ✡

「你受傷了。」

John走進起居室時,迎面而來的招呼毫無意外來自他不知何時回來的室友。

「脛骨細線骨折。」回應幾乎能說是漫不經心,他緩慢而謹慎地走進廚房給自己烤好吐司又泡了杯茶,直接坐在餐桌前解決午餐,洗好餐具之後他慢慢移回起居室坐下,看見昨晚醫生交給Lestrade的X光片被擠在滿桌的文件一角,他傾身拿起它就著光源確認,果然正如自己的判斷,並不嚴重,只要適當照顧休養,三週到一個月就可以完全恢復。

「裂得很乾淨。」

「你也看了?」John晃晃手上的X光片,對Sherlock的評語只覺得有趣,「或許不到一個月就沒事了,還有,蘇格蘭場付了帳單。」

維持端正坐在沙發上的姿勢點點頭,Sherlock盯著John,視線無可避免地在他為了減輕疼痛而略微伸直的右腿上停留了幾秒。

「怎麼?」察覺Sherlock的目光,John轉而看向他的室友。
「你心情不好。」

John因為他語氣中細微地焦躁挑了挑眉,「哦?」

「你的傷離嚴重還有點距離,從你的行動來看一條瘸腿也沒有真正對你造成太大的影響。但你還是不高興,為什麼?」

「我受了傷,難道我該興高采烈?」

Sherlock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要反駁些什麼,最終他卻說:「你希望我道歉嗎?」

John不曉得自己是不是要為Sherlock嘴角來不及藏潛的那一小朵彆扭感到好笑,因為其實那一定程度讓他心情變得不錯,「為什麼?」

「是我要求你到那棟大樓去的。」

「是我自己決定要去的。」

Sherlock有些吃驚,他點點頭,隔了一小會兒才又點點頭,「的確。」

「所以,聽說昨晚又有一具新的屍體?」

這次Sherlock揚起一邊眉梢,「我以為Lestrade忙得很,沒想到他會把時間花在你身上。」
「你怎麼知、」收回剩下的問句,John決定跳過這個部份,「他幫了點忙。」

對這件事迅速失去興趣,Sherlock轉開視線,伸手從桌上的文件堆裡抽出幾張照片攤在最上方,「男性,是有不少前科的幫派份子,同樣死於勒殺,兩腿腳踝以下被截斷。」他若有所思地皺起眉,「24197135。」

「一組數字?之前的現場是不是也出現了一組像是數字的……?」

「數字的確有所重覆。」Sherlock點點頭,手指點向照片中的幾個點,「這裡,和這裡,可以看見這些數字出現過不止一次,之前幾乎每個現場都可以看到殘留的字跡,總在屍體附近,粉筆書寫,不是很容易被注意,但排列基本上是相同的。」

「24197135……這代表什麼?」John翻動那幾張照片,最後一張照片上的粉筆字改寫在附近的牆上,「既然寫在牆上,你怎麼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塗鴉?也許這是個流行的代號……什麼的?」

「在牆上畫畫的人多半會用噴漆而不是粉筆,講究創造性而不是精準傳達,這個字跡相當工整,表示書寫者有一定年紀,這不是一般的街頭塗鴉,而是在宣告某個特定訊息。在今天之前這組數字總被寫在地上,今天卻突然換了位置,考慮到犯人越來越升級的暴力程度,犯人比之前更希望這組數字被人注意。從他的專業手法,和這組數字的編碼,我們可以大膽猜測這是一組軍籍編號,我相信就算是你也看得出來。」

「這真是、」John張了張口,卻又為了莫名的原因把幾個單字吞回肚裡。「所以,這就是這個犯人的、呃、簽名?你想這有可能就是犯人的身份嗎?咦……」手上翻動那些堆成一疊的檔案,卻發現除了Sherlock挑出的那幾張照片之外只剩下縱火案的報告文件,「Sherlock,這裡只有縱火案的資料?」隔了一陣子沒有聽見回應,他抬起頭,正好看見他的室友收起一個有點詭異的神情,如果這個人不是Sherlock,他可能會認為那算是個委屈,「Sherlock?」

「那不是我要費心的問題。」唇角極其細微地扭曲不由自主,Sherlock回嘴的語氣就算是他也顯得有些粗魯,他在意識到John微微瞪大了眼注視自己時繃緊唇,「總之,不管那是誰的軍籍號碼,應該也夠蘇格蘭場去查出些什麼了。」

「啊?」John困惑地眨眨眼,「等等,所以你不查這個案子了?」

Sherlock看了他一眼,極其難得地不作回應,只是突兀地轉身躺下,「我要睡一會兒。」

「Sherlock?」看著自己真的就這樣閉上眼睛彷彿不打算再次開口的室友,John有些傻眼,「你要睡覺?在下午……兩點?」

「對,別重覆我的話。你要出門就請自便。」頭也沒抬,Sherlock只是揮了揮手,John注意到那個敞開著的袖口,這提醒了他Sherlock手上的傷,雖然不是刻意,但他的確因此稍微放軟了音調,「你的手還痛嗎?」
這是個不在預期的問題,Sherlock飛快瞥了John一眼又癱回原樣,「我忘了。」

「……好吧。」John這次終於決定不去管那片袖子在那裡晃盪到底有多礙眼。他心想著或許晚一些再出門也沒有關係,一邊伸手從椅子邊撈了份沒看完的報紙。

John幾乎可說是大方堆積在那裡的關懷觸手可及,Sherlock抱著毫無來由的煩躁在心裡推開那些令人惱火的甜膩情緒,「不要想像我,John。」

「……呃?」從報紙邊角探出頭,John看著躺在沙發上完全看不出有所動作的Sherlock,「想像……什麼?」

「我去辦那些案子是因為我無聊,不是為了幫助誰,更不是為了正義……或什麼你覺得可能有的東西。我去做這些只為了我自己的樂趣,沒有其他原因。所以,不要擅自想像我是個好人或我是想改善什麼,那沒有任何意義。」

安靜看著除了細微開合的嘴唇之外紋風不動的Sherlock,如果不是他的聲音如此沉穩如此篤定,John幾乎都要以為那些不帶感情的字句是從什麼不知名的空間掉落而不是出自他嘴裡。下意識地用舒展般的姿態偏著頸子,許久許久,他才點了點頭,以一種不準備反駁卻也明顯並不同意的緩慢,「哦。」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