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8/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雖然好像也不是非常意外,但John在回到221B小睡到傍晚準備出門時,看見他下午放在桌上的那份雞肉三明治原封不動地擱在盤子上,他還是皺了皺眉。

而那位平躺在沙發上的偵探只抬高視線瞥了他一眼,「我在思考。」

「……好吧。你要出門嗎?」

「晚些。可能被放火的地點減少到三個,你去一個點,我去另一個。還有一個……就交給蘇格蘭場吧,如果他們沒有真的糟到無可救藥,至少可以搜出些什麼。」

「我記得你說放火的地點沒有共通性,所以你是怎麼鎖定這些地方的?」

「人都有慣性,John。他成功過很多次,這會讓他產生安全感。他總是選擇鄰近小巷的地點,在這一區類似的地點有二十五個,然後是交通工具,他很小心,所以易燃物一定是事先準備,而且自己開車,帶著那些東西行走非常引人注目,所以他會選擇能夠暫時停車的巷口,這可以刪掉七個;最後是移動的時間,之前那幾個火災地點距離嫌犯工作的醫院交通時間都在二十到三十分鐘內,現在警方盯得很緊,班表又被迫變更,如果他想再放火,一定會利用下一次值班前的這段時間,但也會下意識選擇離他更近一些的地方,這三個地點距離醫院的移動時都不超過二十分鐘,完全在他的安全範圍裡,所以……三個,非常容易。」

「這真是……太奇妙了!」

「只是常態推測而已。」微瞇的眼掩飾了眼角一個小小的抽動,Sherlock不帶任何謙虛意味地揮揮手,「所以,注意我們的目標,John,你看過那個人,而且你記得。人的大腦不會真正忘記什麼事,你需要做的只是專注,和──」

「遇上的時候給他一拳?這沒問題。」

對John的暴力發言毫無疑義,Sherlock躺回沙發上,「事實上,我想說的是別真的殺了他,醫生。」

別真的殺了他。
Sherlock這麼說話時的微笑似乎帶著幾分調侃幾分作弄,剩下的卻又好像含有幾分認真。
最讓人困惑的,是在那其中竟找不出幾乎可以說和Sherlock如影隨形、密不可分的譏諷。

別真的殺了他。
「Shit!」從肺部擠出的空氣帶著一絲焦苦,John知道那表示自己身處的位置乾淨的空氣消失得比預期更加快速。周遭的熱度還維持在能夠忍受的程度,但這必定維持不了太久,溫度不斷拉高,他可以從皮膚感覺到火焰吞噬空氣的流動。

別真的殺了他,醫生。
我知道我們會逮到他的,不是你就是我,三分之一的機會。讓蘇格蘭場那些廢物一邊哭去吧!

在那雙過度放大的眼睛裡,鋒利如刃的自信趾高氣昂得如此理所當然,John在某種幾乎溢滿周身的無奈中悄然而笑,強迫自己忽視自顧自在眼前放大的Sherlock那張臉──正確來說,其實像是長出自我意識般重覆不斷放大出現再消失的,只有偵探那雙色澤淡得難以正確辨識的眼睛。

「下次吧Sherlock,下次。」他很深、卻同時謹慎地呼吸,溫熱的空氣帶著塑膠和紙張燃燒時特有的臭味,勉強可供呼吸的氧氣消失得很快,等待救援可能不是太好的選擇……
John在心底嘆了口氣,試著挪動身體,專心感覺動作間肌肉繃緊的拉扯和傳回的痛楚反應。背部的疼痛來自對地直接撞擊,不過沒有悶痛之外的痛感,大概會留下幾天的瘀青,小事。比起這個,嚴重的是──保持平躺的高度,他試著動了動右腿,猛烈的痛楚讓他不禁抽了口氣,勉強仰起上身觀察自己的腿,沒有扭曲變形,也沒有明顯的血跡,他在安心的同時不禁感覺一股微妙的不快。
他媽的為什麼又是右腿?

感覺不算嚴重,John下意識地抹了把臉,大概是撞擊造成的骨裂傷,甚至維持不動的姿勢就不特別覺得痛,不過他知道這只是腎上腺素的影響,之後還是需要醫護處理。稍微振作精神,視線掃過周圍,隔著半個房間,已經算得上眼熟的一堆易燃物正熊熊燃燒。他清楚記得之前Sherlock的描述:悶燒、熱對流、爆炸。
所以,為什麼剛才該死的就已經炸過了?

引爆點不是什麼威力強大的炸彈,在爆炸前掃到的那一眼大概可以判斷出那只是加上簡單定時裝置的單純引爆系統,糟糕的只在於自己瞥見倒數歸零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逃進安全範圍,就算威力不強,但被正面波及的下場……目前看來就是如此,瘀青的背、大小不等的擦傷,和一條受傷的腿。

得離開這裡。房間裡的空氣急速減少,很快就會有下一次爆炸,John不認為到那時候自己還能有活著躺在什麼地方厭惡自己又得跛腿的運氣。他抬起視線看過四周,火源上方果然有扇窗戶,現在的自己明顯沒有越過火堆破窗而出的能力,那麼,剩下的就是門了。
抿著唇,John以應該沒有受傷的左腿做為支點翻身,無視飛散的細微火星,儘量快速地匍匐爬行到了緊閉的門邊,脫下外套包住手掌。
動作得快。開門的瞬間火舌就可能隨著空氣往外竄,機會只有一次。

你需要的是專注,John。
「閉嘴,Sherlock,我需要的是運氣。」腦中的偵探又用難以辨識的詭異音節乾巴巴地笑了,專注。

John調整姿勢,脫下外套包住手掌,深吸了口氣,他在拉開門的同時感覺到背後駭人的高熱緊追而來,把幾乎全身的力量交給左腿撲向門外,這次以身側著地,他滾了半圈避開竄出的火焰才扶著門廳另一邊的牆勉強站起,他從口袋掏出電話。「我要報案,對,失火,而且請盡快,地址是──」

✡ ✡ ✡

三個地點,只有John去的那一個不幸起火。Sherlock的推測無疑準確,他沒有料中的是犯人竟如此徹底的改變了手法,時間、和之前沒有出現過的定時炸彈。

那天稍晚,John還躺在急診室裡等急診醫生點頭放行的時候,意外見到了神色匆匆趕到醫院的Lestrade。

「狀況還好嗎?」

「細線骨折,幾道擦傷,一些瘀青。那些瘀青不算什麼,其他部份感覺也沒多糟,好的就像這條腿從來沒長在我身上一樣。」

「那是因為他們給你打了止痛劑。」咧了咧嘴,Lestrade幾乎不需多加思考也能瞭解那只是個試圖讓人免於擔心的玩笑,他拖出張塑膠椅到病床邊把自己摔了進去,「說真的,這些椅子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沒有家屬因為這些椅子變成另一批傷患嗎?腰腿姿勢不良什麼的。」

John不禁微笑,「我沒想過你也很幽默。」

「人活著就已經夠累了,怎能不想辦法讓自己開心一點。」Lestrade聳聳肩,神色轉而嚴肅,「這次真的很抱歉,讓你受傷了。」

「只是小傷。」John搖了搖頭,「而且是我自己要進那房間的。」

「再怎麼說,把一般民眾扯進來當然是警方不對,就算你是自己跑來的也一樣。」

那是極具官方風範的發言,John卻因為Lestrade言語中無庸置疑的真誠感到一絲訝異,他點點頭,確認對方接收到自己的肯定才帶開話題,「另外兩個地方呢?」

「那兩個地方倒是沒事,還好。」Lestrade露出疲憊但欣慰的笑,「Sherlock的預測很準,在那兩個地方都發現了易燃物,不過沒有定時裝置,防爆組很順利的把那些都拆了。你那個燒起來的現場也還好,因為及早報案,只有幾個民眾被煙嗆傷,沒有其他傷亡。」

「這算是好消息。」

「但我們依然沒有抓到他,雖然Sherlock給了我兩個嫌犯,但是一點證據都沒有。」Lestrade抹了把臉,突然抬起頭左右張望,「咦,他去哪了?」

「誰?」

「做為朋友,Sherlock才是最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吧?人呢?」

因為Lestrade使用的「朋友」這個字眼歪了歪頭,「我也不曉得,他沒來醫院。也許回家了,或是又去了哪個犯罪現場?我沒問。」John伸手示意Lestrade替他拿來放在床頭的手機,快速檢視了一下訊息,「三小時前他傳了訊息告訴我他去的地點發現易燃物,我告訴他我正被送去醫院沒事少煩我,啊,半小時前來訊說冰箱沒牛奶了,好吧,我想他回家了。」

Lestrade睜大眼看著神色平常的John,呆滯了幾秒,「就這樣?」

「怎樣?」

「他沒過來就算了,連你為什麼會在醫院也沒問?就算他是Sherlock、」他好一會兒才吐了口氣,釋放一絲由衷的困惑,「你一點都不介意?」

John認真思索了好一會兒才搖搖頭,「至少不覺得生氣。」停了一停,他突然笑了,「對這傢伙你很難真的生氣不是嗎?」

「我對他總是真的很生氣,難的是找出最生氣的到底是什麼。」Lestrade緊緊盯著John好一會兒,彷彿能夠從他臉上細微的肌肉牽動判斷出真實的情緒,最終他以一個略帶保留的同情做了結論,「雖然有點怪,不過我有種你真的很適合和他當室友的預感。」

「我想,」John因為這句話沉默了幾秒,帶有一種深思後的平淡,他說,「我和他的選擇都不太多。」

直到最後,John都不確定Lestrade為什麼會留在醫院,陪著有一搭沒一搭的閒扯和Sherlock一起辦案受的氣、他曾經用怎樣的羞辱對付和Lestrade(當然,更多是和Sherlock)持不同意見的警探,「可憐的Gregson 」Lestrade邊笑邊嘆息,那讓他被灰髮襯飾的臉龐看上去年輕許多。

當駐院醫師終於同意John對自己的診斷,宣佈他可以離開時,Lestrade也默默去辦了所有手續。「就像Sherlock說的,我頂擅長處理文件。放心,這筆開支不算在蘇格蘭場那些擱置不用的賠償預算裡就太說不過去了。」
考慮了自己帳戶裡的數字,John對這一點沒有任何異議。

而那之後,Lestrade甚至親自開車把John送回貝克街。
「總不能讓你拖著這條腳去坐地鐵吧……或計程車,隨便什麼,得有個人幫你一把。不過說真的,你到底為什麼還要停下來買那該死的牛奶?」用肩膀撐起提著購物袋的前軍醫,Lestrade在扶他上樓時忍不住抱怨。

「因為我要喝茶。在這種雨要下不下的爛天氣裡如果連茶都不能好好喝就太可悲了。」神色平靜的回答,John的視線掃過起居室,其中空無一人。他皺了皺眉。

「我以為Sherlock回來了。」

「我本來也這麼以為……至少他肯定回來過。」John請Lestrade把牛奶放進冰箱,在探長打開冰箱爆出一串咒罵的下一瞬間跟著大笑,「抱歉,我忘了提醒你,Sherlock在裡頭冰了兩隻手。」

「你怎麼受得了他!」憤憤甩上冰箱門,Lestrade拿起一旁的水壺燒起水,「我幫你泡了茶再走?」

「謝啦。」John拖著右腳窩進扶手椅,看了看時間,對室友的不知所蹤感到些許困惑。

在廚房裡盯著水壺,Lestrade拿出手機確認未接來電,突然皺起眉,「局裡找我,八成是醫院收不到,Damn!」他撥了電話,沒說幾句就飛快收線。「John,我得走了。你自己沒問題吧?」

「放心,不過是傷了條腿。」John對他眨眨眼,露出一個含帶安撫的淺笑,知道Lestrade應該不至於忽視這一點,「我一個月前還很習慣。」

「那好。對了,我知道Sherlock為什麼不在了,雖然我也不確定是誰給他消息的…‥不過,我想他八成去了現場。」

「現場……等等,什麼的現場?」

「又有人被殺了,John。這次少了腿。」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