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7/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John在被拉出門之前只來得及打開電腦看了眼Mike傳來的電子郵件,似乎是寫了什麼聚會,然後螢幕就被那位接到蘇格蘭場的電話之後完全坐不住,彷彿像隻換上新電池的電動兔子般不停轉來轉去坐立不安的諮詢偵探毫不客氣地一掌拍上。
「動作快點,John,房子都要燒完了。」

跟著他加快腳步,John半開玩笑地問:「我們要去幫忙救火?」

Sherlock這次給了他一個我知道你是白痴但請你至少掩飾一下的眼神,「這個案子蘇格蘭場正式接手了。」

「所以?」

「所以我們可以拿到全部的第一手現場報告,我告訴了Lestrade說我們會過去。」

「你是說……我們現在只是去蘇格蘭場?那等一下也可以吧,Mike好像發了好幾封信給我,我至少得回個一封。」

「那有什麼好玩。」,Sherlock衝上計程車,才一坐下就掏出手機,嘴上丟了目的地給司機,手指在螢幕上按鍵飛快,「朋友聚會?酒吧沒完沒了的閒聊?過去的輝煌、現在的平淡、大同小異的未來,然後帶幾個女人上床?無聊至極。你真覺得那值得浪費時間?」

「事實上……」John瞪著他紋風不動的側臉,末了只是苦笑著搖搖頭,「和有趣與否也沒太大關係。」

Sherlock噴出一個介於哼和呵之間的詭異音節,John心想那大概代表了我不屑但是我不說,他只好聳聳肩,「人際關係。」

「得了吧,你才不真的在乎,你只是覺得你應該。」以一種毫不在意回應的語調喃喃,Sherlock的視線沒有離開手機螢幕,「你要回信給Mike?用手機也可以,事實上我已經回了:『當然會去,謝謝你的邀請』,還有一個笑臉。」轉過螢幕秀在John面前,Sherlock附上一個皺巴巴的笑。

「Sherl、你回了我的E-mail?!」

「你的密碼毫無難度可言。現在你可以不再關心那個無聊的聚會,改專注些比較有趣的事了嗎?」

「……」John知道自己應該要生氣,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只是感覺無力,畢竟那個聚會在想像中並不有趣但他的確會去。John嘆了口氣,「好吧,我想知道你到底要查哪個案子,連續殺人狂還是縱火犯?」

「這兩個案子有些微妙的共通點,雖然我還不確定是什麼……我相信你絕對沒有注意到,這兩個案子是在同一時期開始的。」

「咦?」John一愣,「真的嗎?」

「一開始還不明顯,尤其是最開始幾具屍體根本沒有佔據新聞太多版面。不過當這些命案和火災的版面往前爬升,關連性就出現了。命案、火災,從不在同一天發生,只要發現屍體,隔幾天往往就會有一場火災。前天晚上發生火災,昨天死了兩個人,今天就再次失火。比較有趣的是這個間隔突然縮短了,也更突顯這之間互相牽連的感覺,」Sherlock合起雙手抵在下頜,「就像個競賽。」

「競賽……你是說,這兩個犯人是……某種敵人?對手?」

「看,人總是會有敵人的。同一個地區同時期出現兩個連續殺人犯的機率很低,這兩個犯人的犯案規律如此接近,不可能只是巧合,這當然是謀殺,John,兩個都是。」相抵的指尖饒富節奏的輕點就像正擊點琴弦,「我期待著能從Lestrade手下那群笨蛋經手過的東西裡挖出多少可用資訊。」

「我還真好奇你們是怎麼認識的。」John好笑地搖搖頭,不知為何就是有種這位探長也並不只是利用Sherlock幫忙辦案的感覺,「某個案件?」

「意外、誤解、幾具屍體,一見鍾情,當然,是他對我。如果你問他,他必定會給你一個完全不同版本的說法,一如平時,我對他錯。」
John翻了翻白眼,給了他一個好吧我勉強同意的笑,「是啊,你總是對的。」

「有問題嗎?」

「沒有。」John在心裡記下改天有機會或許真的可以和那位探長聊聊關於Sherlock這精神年齡或許沒超過十二歲的孩子天才的事,正想問問Sherlock是不是已經對犯人有什麼想法,車子卻在此時停了下來。
也許改天。
John吁了口氣,保留了這個好奇,跟在Sherlock身後走進蘇格蘭場。

✡ ✡ ✡

「怪胎,又是你。」

女警冷淡的視線帶著慣有的敵意,只是連John都已經對這一點習以為常。「午安。」

「你到底為什麼老和這傢伙混在一起?」或許是因為John總能維持應有的禮儀,也或許是她將厭惡的情緒都投注在了Sherlock身上,在面對這位相對矮小的前軍醫時,女警至少會保有一些較為友善的神色。

「唔。」諸多答案閃過腦海,卻也選不出一個決定性的回答。而且,不論答案如何似乎都和任何人沒有關係。
John微一蹙眉,下意識地撿出也許反而最能讓人生氣的一個:「有趣。」
「你!」

不知為何就是覺得Donovan突然一愣的表情非常具有娛樂效果,John把一個偷笑藏在心裡,身邊的Sherlock則是毫不客氣地賞了個詭異的嗤笑。

「Sherlock?」在辦公室裡瞥見三人,在這方面似乎總能洞燭機先的Lestrade在Donovan回過神來口出惡言之前搶先探出頭,「資料在這裡。」

Sherlock拋下Donovan快步走進辦公室,「給我。」

「都在這了。」Lestrade伸手指向桌上一疊文件和桌邊的兩個紙箱,「這是之前的火災報告和這三個月以來殺人棄屍的文件,沒有你說的多,事實上你挑出來的好幾個案子根本沒留下多少書面資料,那些太不起眼了。」

「哼。」Sherlock只是冷笑了下,自顧自伸手翻起那一疊火災報告。專注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尋找特定目標,John好奇地湊向前,「你在找什麼?」

「紙和筆。」沒有回答,Sherlock只是邊翻動文件邊對John伸出手。

從辦公桌上抄了份紙筆塞到他手上,「所以?」

「重覆的名字。」攤在手邊的是執勤的警護人員簽名冊,「就算都在同一區,每一場火災都出現的人員也很難說只是巧合。」

「你還是懷疑那兩個傢伙?」

「巡邏員警出現在那裡不算奇怪,急救員就不正常了,更何況之後東西就莫名消失,懷疑那兩個傢伙其中之一是嫌犯完全符合邏輯。」

「其中之一?你認為沒有共犯?」

「在有共犯跡象出現之前我不會改變想法。相關工作者從來就是習慣性縱火的高危險群,所以在這兩人之中急救員的可能性當然更高,顯然的。」

「Sherlock。」保持了好一會兒沉默的探長終於出聲,「我給了你想要的,你也該把想到的告訴我。禮尚往來,我們說好的。」

「我們有嗎?」

「Sherlock!」

「好吧。我和John去過之前的現場,順道一提,就是和今天失火的那條巷子同一條巷道的那一個現場。我們在那裡遇見兩個人,一個巡邏警員,一個急救員。」

「呃、這組合有點怪。」

「沒想到你也能這麼想。兩人都穿著制服,附近有個巡邏點,有員警出現並不稀奇,所以更顯得急救員的出現很突兀。」

Sherlock看起來有些惱火,Lestrade則是直接忽略了這一點,「好吧,一個急救員,然後?」

「我們在那裡發現了些易燃物,和之前那些火災的起火原因很像,到前一個現場轉過一圈,再回去的時候東西就不見了,又一個可疑的時機,犯人怎會知道有人看見那些?除非他自己看見了。很顯然的,他在我們離開之後回去收走那些易燃物,但在今天早上依然燒了這棟大樓。」將早晨的火災現場往桌上一丟,「原因,一定有什麼他非燒這裡不可的原因,但是是什麼?別說話,我知道你不知道。」

Lestrade憤憤合上才張開的嘴,抿著唇長長吁了口氣彷彿是在平復情緒,「好吧,急救員。」停了一停,他長長嘆了口氣,「這真不好。」

「為什麼?」

「……」Lestrade看了似乎真心覺得困惑的John一眼,而後者只對他聳聳肩。「算了,這不是你們的問題。Sherlock,這幾次的火災越來越嚴重,他早晚會再放火的。」

「他當然會。我需要更多規律,犯人憑著一定的規則在放火,地點、」他看了John一眼,像在暗示他什麼也別多說,「或者時間。」

「可是我們不可能傻傻等著他繼續放火啊!」

「我們當然不。蘇格蘭場正式接管了這個案子不是?」

「呃……對,雖然還有些文件得處理,不過這個案子的管轄權現在在我們手上。等等,你該不會是要說,我們有嫌犯了?」

Sherlock挑起嘴角,指尖點向之前寫的單子,「這就要靠你了。」

「啊?」探長微微一愣,「……靠我?」

看看一臉困惑的Lestrade再看看明顯好奇的John,Sherlock瞇著彎彎眉眼咧出一個皺巴巴的笑,「動用你的人事權,探長。」

✡ ✡ ✡

「Sherlock,你就不能──」抱著一箱文件瞪向走在前方一派輕鬆的背影,John認真考慮把手中塞滿紙張報告的箱子直接砸到那個舉世獨一無二的偉大頭腦上,然後把狠狠教訓他別在把人當笨蛋的同時也把人當管家的一頓毒打做為餐前運動。

「中國菜還是隨便吃點什麼?」

「什麼?」

伸手叫了計程車,Sherlock以料定他必定會跟上的態度鑽進車裡,「我是說,回去叫外賣也很麻煩,不如路邊停下來買點什麼。」

John有些疑惑地挑起眉,「你今天案子沒解決就準備吃飯了?」

「你只要餓了就容易暴躁。」

「誰說我暴躁?」John瞪了他看起來根本毫不在意的臉一眼,「我非常心平氣和。」

「可是你臉上寫著想揍我一頓。別在意,這種表情我很熟悉,在你真的動手前餵飽你對我們兩個都有益處,而且你的確餓了。」

「……你完全不知道我為什麼不高興對吧?」

「我當然知道。」

「不你不知道。」

「好吧我不知道。為什麼?」

「……算了。」搖搖頭,John踢踢擱在腳邊的資料箱──裡頭是Sherlock之前向Lestrade要求查閱的縱火和凶殺案資料,語氣帶有一絲難以置信,「Lestrade還真的讓你把這些帶出來,我以為在警局裡看就算是違反規定了。」

「只是複印本,我從蘇格蘭場手上拿到過更機密的資料。」Sherlock無所謂地聳聳肩,「那不是事情的重點。John,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當然,晚點。」

「做什麼?」

「這個地址,」拿出手機飛快按了幾個按鍵然後轉過螢幕秀在John面前,「發了簡訊給你。目標是找出這些東西,如果地點正確,那可能就在附近的巷子裡,還有,想辦法刮一點門牌回來。」

螢幕上是之前Sherlock拍下的油桶和易燃物。不管怎麼看都是些極易取得的東西,John可以理解為什麼之前警方怎麼也無法鎖定確實的來源,因為那都太過普通了。
「所以你才讓Lestrade安排那個?強迫變動警護人員的配置。」

Sherlock給了個瞇起眼的笑,「在每一次火災裡都出現過名字的總共有三個,一個是消防隊的分隊長,兩個是急救員。分隊長的底可以丟給Lestrade調查,另外兩個人接下來三週的班別都被完全錯開。我比對過之前的縱火時間,他很可能是先做好準備工作,在上班前繞到定點放火,這樣就能確保火災在他值班的時候發生。他很小心但是還不夠,至少在這一點上來說他太過自大了。」

「Sherlock,你能不能別一副想教他些什麼的樣子?」

「有嗎?」

「有點。」

Sherlock撇了撇嘴角跳開話題,「三明治?」

「街角那家咖啡店?」

「她的男友回來上班了,John。你可以換一家。」

「……我只是因為那裡比較近才提議的。」

「我知道。」眼角看見熟悉的街道轉角,Sherlock伸手輕敲玻璃窗示意司機暫停,「黑咖啡,兩塊糖。」看了眼John微張的唇,雖然不甚自覺卻露出介於妥協和紆尊的眼神,「不管你買什麼我都會吃的。」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