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0

illustrator by 小鼠
Desgin by W.M.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Summary]
〈Closing Time〉 是一個可說是以 Eggsy 為主軸發展的故事,設定在電影(TSS)之後,Harry 繼任 Arthur,而Merlin……還是 Merlin。這一整個系列我都沒有另外取篇名,標題的數字是 Eggsy 的年紀,然後順序。我一直想著要寫他們為什麼會在一起的故事,但……ry
總之!在 Eggsy 28歲的時候他們三個已經在一起了啦(任性)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Closing Time》中。


Eggsy回到肯辛頓的屋子那個晚上,是他28歲生日前夕。
一個長達三個月的潛伏任務把他困在某個南法不具名小酒莊裡,酒莊老闆漂亮的兒子和美麗的夫人對這個來自英國,法語不太流俐,眼神卻靈活機敏的打工青年各自展現了不同的善意──可惜那對他了解酒莊主人藏在酒桶底的怪異化學實驗實在沒多大幫助。
這任務真的有那麼重要,重要到需要一名騎士親自在這裡臥底這麼長的時間?
不對Arthur的任務判斷有所懷疑是鐵則,所以這個疑問他從來沒有真正問出口過。
而事實證明這的確非常重要,在《雉雞 女仕額前血淚》這類標題佔據太陽報頭版版面的那一天,成功扼殺一個大規模毒殺計畫的Galahad把自己扔上Kingsman的專機,一路打著瞌睡回到總部再讓無人駕駛計程車把他送回肯辛頓時,時間已經將近午夜。

「你該先回家。」當除了額前瀏海散下幾絲外依然一身西裝筆挺的青年悄無聲息踅進書房,一聲不吭把自己塞到他的坐椅旁,順勢把頭放到他大腿上然後可能直接又閉上眼睛後,年長的紳士這麼說。

「我快累死了,我媽在睡覺,寶貝也在睡覺,回去會吵到她們,」蹭了兩下找到喜愛的角度,光用臉頰就能判斷年長的情人大腿是否缺了點肉的青年安心之餘模糊不清地嘀咕,「我得先睡夠了才能應付我媽。」

「你如果想繼續對她隱瞞你的工作,就不該再讓Gracie過來,」帶著點有趣,Harry終究忍不住讓手指滑進青年柔軟的髮絲之間,指尖抓揉頭皮,那讓Eggsy在他腿上輕柔地哼哼,「你也不該睡在書房的地上。」

「我是決定睡在你腿上,地點不重要,」邊說邊打了個呵欠,「Merlin睡了?」

「他昨天在都柏林分部送來的全球警報程式裡挑出幾組錯誤,」略微壓低的尾音聽起來多了藏不住的笑意,「就連我都沒能讓他好好躺上床。」

「那太可惜了,有時候我特別喜歡心不在焉的Merlin,」Eggsy閉著眼嘟嚷,「怎麼能有一個人可以一邊讓你操進床墊裡一邊用程式碼和你對話?」

而Harry在他上方低低地笑了出來,「因為他根本沒在和你對話。或許你該試著把其他東西放進他嘴裡?」

Eggsy為那提議時格外優雅合宜的語調嗆笑出聲,「請保證我要惹他生氣那天你會待在旁邊。」

「你準備用什麼嬴得我的承諾,Galahad?」

在身體維持原有姿勢的狀態下仰起頭,Eggsy從下方仰望他年長的情人之一,挑眉咧出一個燦爛的笑,「我想想,一個氣溫合宜充滿陽光的下午,全裸的你、床,和我的嘴?」他眨了眨一隻眼睛加重語氣,「就,只有嘴。」

髮絲中的指尖幾不可察地收緊了一些,Harry略薄的唇在將笑未笑之間拉出一個柔軟的弧,「似乎相當令人期待,」他俯下身把一個輕淺的吻放在青年鼻樑,順勢接收他撐起頸子送來的舌尖,「好吧,你得到我的承諾了。」

「我是否錯過了什麼?」曲起的指節抵著未闔上的門扉,成為話題的魔法師站在門邊禮貌性地敲了三下,視線掃過書房內的兩人而後停在Eggsy身上,他皺起眉,「Eggsy,一個得體的紳士不該睡在地板上。」

「當我的王允許我睡在他腿上,我一點都不在乎地點得不得體,」含著Harry因笑意輕震的下唇,無視了走到兩人身邊的Merlin和那隻戳到額頭上的手指,Eggsy含糊不清地說。

「你是JB嗎。」好笑又好氣地翻了個白眼,Merlin又戳了他兩下,引出幾個吃痛的呼嚕。正想再戳一次卻感覺指尖被另一隻溫暖的手捉握,Merlin幾乎下意識就笑了,表面卻平靜無波,他徑直伸手扯住Harry襯衫領口將他拉向自己,舌頭爽快滑進他嘴裡,感覺他溫熱的呼吸噴在鼻翼,「你太縱容他了,」Merlin在他唇上說,聲調沒有一絲改變。

「我相信你有發現我很享受,」Harry平靜回應,一語雙關,他微微往後拉開距離,「你忙完了。」

「表面上看起來不是太大的錯,但持續運行的誤差就可能導致系統崩潰,」Merlin很快地點了下頭,身體重心巧妙往後移到他半靠著的書桌邊緣,「感覺差不多就像是Windows的系統更新,花錢花時間在身上種植癌細胞。」

「我用過Windows,」Eggsy插嘴,而他年長的情人們在同一剎那將目光集中到他身上,青年聳聳肩,「怎麼,家用電腦附的系統,很多人用過。」

「跟我保證你正式加入Kingsman之後沒在你的任何設備上發現過那鬼東西,」Merlin看起來聽起來都異常認真,Eggsy點點頭,「沒有。」

「非常好,」他說,看著似乎真的不打算起身的Eggsy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你比預定的時間早回來了一天。」

「可能是因為我有八十七天沒見到你們?就連Mr. Fogg環遊世界都要不了這麼久。」句末挑高的含糊尾音有種故意的味道,「對方似乎下不了決心行動,但毒藥倒是準備好了裝進酒瓶。他打算隨機出貨,四千瓶酒裡有三千瓶被加了致死藥物,原因就只是因為有評論家說他家的酒『難喝得讓人想死』,」Eggsy撅著嘴,就像這是個正式的抱怨,「我認為為了這種瘋子忍耐八十七天的寂寞是人生悲劇。」

「你該試試穿著整套戰地裝備,獨自躲在溼地的壕溝裡監視敵軍,」Harry沉聲說,「最讓人煩躁的大概就是老鼠和覓食的蛇,當牠們決定在你腿上痛快打上一架,那才是人生悲劇。」

「等等等等,」Eggsy因為生動的想像畫面嫌惡地皺起眉,他終於把自己從Harry腿上拔了起來,雖然只是轉了個方向讓他能同時望向那兩個人,「那是什麼戰地風景,別跟我說你其實老到打過二戰?!」

「那太荒謬了。我當然沒有打過,我是用說的。」

青年半信半疑地瞇起眼睛,「我不相信。」

Harry微微偏著頭,以他特有的無辜眼神各自對Eggsy和Merlin眨眨眼睛,「你可以問Merlin。」

Eggsy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表情難以捉摸的魔法師,猶豫的時間很短,搖頭的動作異常堅定,「在這種事上,Merlin更不可信任,」他聳聳肩,忽視那兩人對望一眼後各自微笑的神情把話題拉回原來的任務,「被下毒的酒很不幸,順便說說,我把那些全燒光了;幸運的是,不是只有我覺得那傢伙是個瘋子。」

酒莊主人美麗的妻子和她的情人溜進酒窖偷情的時間美妙至極,正好就在裝箱完畢出貨之前,幾乎所有員工都暫時休假的那一天晚上。她給了那名來自英國,奇特地能把破舊的工作背心穿得像是羅伯.派汀森(只是比較迷你)的青年一份邀請,令她驚喜的是青年一改平時的隨興,換上剪裁精緻的西裝赴約,掩在黑框眼鏡下的那雙灰色眼眸依然靈動機敏,卻更多了幾分冷漠的智慧。
而她的驚喜在青年在她眼前優雅合宜地隨手敲開幾個酒瓶,扔了些不知什麼東西進去後一臉滿意開始在那些箱子上裝設定時裝置時轉為困惑,其後發生的事則快速讓困惑變成驚恐。
就結果而言,她可能還是覺得那名來自英國的青年會是很不錯的伴,畢竟他只用了三分鐘不到的時間就能擺平她的丈夫那些身形遠高壯過青年的警衛,以一種常人難以想像的明快流暢;但她在發著抖和她的情人一起被警車帶走時,已經完全忘記了曾經有過那麼一個不曉得來自何方的年輕人,帶著奇特混合了優雅洗練和青澀純真的笑容,用一個吻換走只有她和丈夫才知道的秘密儲藏室入口位置。

「不管你們以為可能怎樣,我和那位夫人之間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別,別提那孩子,他未成年。」帶著三分認真,Eggsy澄清,看到他的情人們彷彿一時沒有跟上的疑惑,他又嘆了口氣,「我說啊……你們就不能偶爾有那麼一次,表現得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一點點吃醋的意思嗎?」

年長的紳士們幾乎帶著同樣的好笑挑起眉,他們看著面前明明一身正裝卻隨性盤腿坐在地上,垮下肩膀瘺嘴抱怨的青年,飛快交換的眼神裡帶有的溺愛遠超過他們願意承認的份量,先一步搖搖頭轉開視線的Merlin把發言權讓給了他們的王。「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必要,」Harry說,面對Eggsy再明顯不過的委屈,他溫和的語調幾乎聽得出同情,「先不說Merlin全程都在線上,你一到倫敦就直接回來了吧。」

Eggsy先是一愣之後才小聲像在嘟嚷什麼,語句模糊不清,Merlin搖搖頭,「Eggsy,」他沉聲說,在青年應聲抬頭時對他勾勾手指,「要抱怨就過來講給我聽見。」

「喔……」爬起身的動作拖拖拉拉,挪到兩人身邊的腳步反而輕快,「我才沒有抱怨,」他嘀咕,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

「嗯?」只是一個音節就能同時傳達出詢問、不耐、輕微的威脅和竟然無法忽視的喜愛,Merlin注視垂著頭靠到身邊的Eggsy,感覺Harry的手指劃過自己搭在桌緣的手背輕敲錶面,他停了幾秒。

「我只是想在午夜前回來而已,」這次倒是說的乾脆,有那麼點放棄堅持後才能有的瀟灑,Eggsy聳聳肩,「我知道那其實不重要、」被一隻伸到面前的食指打斷,Eggsy愣愣看著表情意外嚴肅的魔法師,「Merlin?」

「想想我們的工作,可以多活過一歲當然是重要的,」Merlin直盯著Eggsy睜得大大的眼,「怎麼,你不是想在生日前回來嗎?」為此年輕的Galahad到底做了什麼好加速整個任務,就不是在某方面來說可能比Harry更放任他的Merlin會選在此時說出來的話了。

「我……是,但、」嘴唇開了又闔,Eggsy看看Merlin又轉頭看看雖然笑意並不明顯卻比平時更為溫和的Harry,「我以為你們──」

「倒不是記不記得的問題,而是我們本來就有你的個人資料,」Harry一貫從容的語調只在轉折時洩露一絲笑意,「生日快樂,Eggsy。」

「生日快樂,Eggsy。」

Merlin更為低沉的聲音只略慢了半秒,混著Harry優雅的尾音聽來宛如奇特的二連拍,Eggsy又呆了一小會兒才笑了起來,「謝謝,Harry,」轉而面對Merlin的神情卻更淘氣了些,「謝啦,Merlin。」

「沒禮貌的小混蛋。」

Merlin就連罵人時都很平靜,Eggsy給了他一個宛如柴郡貓的笑臉果不其然又被瞪了回來,「我帶了禮物回來,」他嘿嘿笑著說,姆指隨手往外一指,「扔在廚房。」

「酒?」

「你怎麼、Merlin,這是作弊!」

「這是常識,」Merlin的指尖這次戳在他眉心,就在平常他會載著眼鏡的位置,「如果你想瞞著我們什麼,就拿下你的眼鏡。」

「好吧好吧,」乖巧地攤手,「雖然不是什麼知名的酒,但因為和我同年,我順手帶回來了。」

「從犯人的酒窖,」Harry像是想笑卻沒真的笑出來,「那麼,至少它很稀有──畢竟這個酒莊的酒在昨晚之後不會再出現了。」

「這就是我的意思,」露出了「果然還是Harry懂我」的得意眼神,Eggsy興沖沖地想往外走,「陪我喝一杯?」

那種「給我最後一個故事聽完就睡覺」的語氣聽著總像明白展示著自知備受寵愛的自信,那是兩年前的青年不會使用也沒想過可以如此理所當然的語調,年長他許多的情人們若有所思地看著他走向房門,帶著或許並不自覺的憐愛,「Eggsy,」先Merlin一步,Harry沉聲開口。

「嗯?」

「做為你的生日禮物,」他停了一下,像是澄清般地又說,「我和Merlin的確準備了禮物給你,但那是我們想送你的。所以……我給你一個願望,你想要什麼?」

受到了一點驚嚇,青年停在門邊,Merlin依然半靠書桌站著,即使可能忙了幾天幾夜衣著也不見一絲紊亂;Harry靠在他左側,手臂到肩膀就倚在Merlin大腿邊緣,Eggsy不知第幾次驚訝於他們兩人乍看差異如此之大,卻又同時能夠相似得不可思議,「我想要什麼?」

「對,你想要的。」

在溫暖的燈光反射下凝視自己的那雙眼睛看起來竟像是澄澈的琥珀,Eggsy聽見Merlin好像低聲對Harry說了什麼,含糊的蘇格蘭腔裡裹著柔和的字句,他才想著這情景似曾相識,腦中浮現的卻是在他們的床上跨坐Merlin腿上的Harry,和他赤裸蒼白的背上繃緊交錯的赭紅鞭痕。

『馬鞭和皮革束具是英國紳士的傳統,』將馬鞭遞給他的Harry神情從容,就像他遞來的不過是一杯摻了冰塊的1740年份夏翠絲,『Merlin教過你輕重,對吧。』那當然不是個問句。

Eggsy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瞳孔因回憶畫面而緊縮,下意識抿起的嘴唇彷彿還能嚐到那人皮膚因鞭笞而紅腫的精緻觸感。他看向自己年長的情人們,先是Harry,而後Merlin,最終又回到Harry身上,他舔了舔下唇,確定他的情人們隱約的笑都是因為注意到了這一點。「Merlin,」他輕聲說,竟然有種孩子似的執拗,「我想要Merlin,和手套(Mittens),在上次我摸回來的那張椅子上。」

在真的愣住了的Merlin回神罵人之前Harry已經忍不住大笑起來,那些笑意如此爽朗,就好像連他也沾上了青年特有的直率,「好,」他回答,果斷而乾脆,「我答應你。」

「Harry!」魔法師壓得低低的怒吼被他笑到停不下來的王徹底無視,他轉而瞪視偷笑得明顯到對不起「偷」這個形容的Eggsy,軟糊的咒罵大概是他少見的不得體,「別太得寸進尺,Eggsy,」與其說是警告,聽來已經更像無奈的屈服,「我是會生氣的。」

這次Harry和Eggsy同時爆發的笑完全超出Merlin可以瞬間判斷的範圍,他輪流看向自己的情人們,「……我錯過了什麼?」

「沒,沒什麼,」Eggsy想著如果伸手去抹眼角的眼淚會不會真的被Merlin掏出什麼隱藏武器一擊斃命,他慢吞吞地往後縮了一步、又一步直到完全退出門外,又隔了一小會兒,青年只有一顆頭從門邊探了出來,「我可以一起試試羽毛嗎?我一直很想試試羽毛。」

一隻甩開筆蓋疾飛過他頭頂一寸之距的鋼筆是他得到的唯一回答。

那是年輕的Galahad,Gary ‘Eggsy’ Unwin 28歲生日前夕。
就在隔天,他得到了他的王許諾的生日禮物,一整天,連同那個承諾。
而Eggsy又是如何誠摯回敬了與Harry的約定,則是另一個陽光溫暖的午後悄悄發生的故事了。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