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青蘋果紅了_1/3

illustrator by 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Summary]

「青蘋果紅了」這個題目是之前玩的300題同繪文,蘋果真的是好有趣的東西啊(咦)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貝克街漫步I》中。


221B的門鈴響了三秒。

短促、尾音卻顯得有些拖泥帶水。John從一本犯罪小說中抬起頭,只在又一次眨眼間,原本窩在廚房不曉得正擺弄些什麼的Sherlock就突然釘到了眼前。

「客戶。」Sherlock說,嘴角竄過一個不懷好意的笑。

「我聽見了。呃、」聽見樓下傳來開門聲和Mrs. Hudson愉悅招呼的音調,John眨眨眼,「似乎是Mrs. Hudson的朋友?」

「是客戶。她按鈴的方式帶著猶豫,對Mrs. Hudson說話的態度也表示她們並不認識,她問的是這裡是不是221B,聽起來有點年紀,看起來或許很討人喜歡也許還帶了禮物,所以我們和藹可親的Mrs. Hudson才會纏著她說話,別這個臉,John,Mrs. Hudson那種說話的語氣從來不是對男人的,你明明坐在這裡難道什麼都沒聽見?」說話飛快,Sherlock扒下自己的西裝外套往椅背一塞,從上方打量John,表情從不甚滿意到算了尚可接受轉過一圈,隨手撿起擠在桌角的一頂帽子硬戴到John頭上,點點頭,「雖然沒什麼說服力不過總可以試試,我不期望你說的都對不過至少少錯點,John─lock。」

「啊?」

John還沒反應過來就被Sherlock一把拉起推到椅子邊,愣愣看著Sherlock把修長的身體塞進自己原本安坐的那張扶手椅裡甚至以一種頗為可疑的姿態往椅子裡沉陷─就像是想讓他自己看起來比較小些一樣,「你在搞什麼、」

「男孩們,這是Mrs. Well,噢Sherlock,你又把東西丟得一團亂。」房東太太完全沒注意─或無視─起居室裡略嫌詭異的氣氛,視線瞥向那件被塞在角落的外套,而在她沒看見的地方,Sherlock曲起手肘推了John的大腿一把。

「呃、沒關係,我等下就會收拾。」John擠出一個微笑。

「Mrs. Hudson,能麻煩妳給我們一壺茶嗎?」Sherlock旋即接口,語氣出乎預期地謙恭有禮。
「我是你們的房東,不是管家。」帶著半是佯裝的惱怒瞪了他一眼,Mrs. Hudson嘆了口氣,「好吧,這次是看在Mrs. Well份上。」她在轉身前看向John,動作突然一停,「John……Sherlock那頂帽子真是、有趣啊。」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給我們茶就好,Mrs. Hudson。」Sherlock邊說邊咧開個皺巴巴的笑,「謝謝妳。」

「咳嗯。」在Mrs. Hudson終於轉身下樓之後,John略帶試探意味地清了清喉嚨,「Mrs. Well?」

「啊,抱歉、抱歉。」婦人像被John的聲音嚇了一跳。年紀大約五十開外,乾淨樸素的裝扮和幾乎沒有化妝的臉讓她看起來或許比實際年齡更大上一些,她一手撫著胸口喘了幾口氣,「我不太習慣、呃、一個人出門。」

John注意到Sherlock挑了挑眉,那多半表示他有話想說,但此時他卻一聲不吭,John只好以一種總被Sherlock形容為沒話找話的和善態度開了口:「妳需要任何幫忙嗎?」

「對,我、呃,我、」

注意到她的手足無措,John請她在Sherlock對面那張單人沙發上坐下,然後在發現自己似乎沒有位置可坐時索性半靠坐到了Sherlock那張椅子的扶手上,「所以?」

「我的丈夫,他變得……非常奇怪。」或許是John溫和詢問的態度令人安心,也或許她已然隱忍許久,Mrs. Well緊緊絞著雙手,「Mr. Holmes,我甚至都要懷疑那個男人不是我的丈夫了!」

她說話的對象無疑是John,他為此挑高了眉,給了身邊依然沉默的Sherlock一個質疑的眼神,而Sherlock只極其輕微地挪了挪手指示意他繼續對話。John不甚贊同地瞟了他一眼,「Mrs. Well,妳可以說得更清楚些嗎?」

「嘖。」

聽見Sherlock小小聲地咂舌,John毫不猶豫地以腳跟狠踢了他小腿一下,臉上不動聲色,「Mrs. Well?」

「我和我的先生住在靠近諾丁罕郡的一個小村子裡,我有些父親留下的土地,Abel……我先生他熱愛農作,尤其是在他退休之後,他幾乎把那些地方種成了果園,講也講不聽。」Mrs. Well擠出一個笑,倒像是懷念,「像是他的橘子、無花果,還有各種各樣的蘋果,那真是─」

「咳嗯。」Sherlock終於低低咳了一聲,John聽出他盡力掩飾不耐煩的努力,這次他輕輕踩了下他的腳尖,「妳剛才說,覺得他最近怪怪的?」

「噢對,他在前幾個月出了嚴重的車禍,臉也受到嚴重傷害,那其實都沒關係,至少他有活下來。可是他……」婦人深吸了口氣,「他的行為和以前……不太一樣,也不是完全不同,我是說,表面上看起來好像都對,醫生說在受到重大傷害之後有一些行為上的改變是正常的,我也懂,可是他真的……」

「具體來說?」Sherlock終於開了口,這讓Mrs. Well看了他一眼,她客氣地笑笑,「我想您是……Dr. Watson?我知道,我看過一些報導,關於兩位,尤其是Mr. Holmes。所以我才會來,我想也許可以得到一點……幫助。沒有人覺得他不對勁,我們的鄰居、朋友,都很高興他是那個災難裡活下來的那一個,可是我就是覺得他不是我的丈夫,沒有人可以聽我說,所有人都說是我想太多,再這樣下去我都要瘋了!」

「Mrs. Well……」John同情地看著面前抱緊手臂臉色慘白的婦人,她的痛苦和困惑溢於言表,他低頭看看神情一如平常冷漠的Sherlock,「接這個案子?」他以嘴型無聲詢問,Sherlock只回以一個「這很無聊」的聳肩。

「好吧,我們會去見見妳的丈夫。」John說,無視了Sherlock突然猛翻的白眼,「如果這可以讓妳安心些的話。」

「謝謝,謝謝你,Mr. Holmes!」婦人站起身,用力握緊John的手,是在John與她對面而立時才突然蹙了蹙眉,「呃……我以為,您要更高一些?報上的照片……對不起,我太失禮了。」

「沒事,照片總是會騙人的。」John無奈地乾笑。

「對了,我帶了些禮物,是自家種的蘋果,我先生說……這是個有趣的品種……他很愛這幾棵蘋果樹……」Mrs. Well吞回一個哽咽,從腳邊拿起一個提袋交給John,裡頭裝著紅豔豔的蘋果。「今年不曉得怎麼了,這幾棵蘋果樹結的果子特別漂亮,以前都是不健康的綠色,我先生明明那麼寶貝它們……今年倒是紅了一樹,我就帶了一些來。很甜很好吃的。」

「只有今年蘋果紅了?」Sherlock突然問。

「呃……是啊,種了幾年,一直都是青蘋果……」

「噢。」Sherlock突然笑了笑,以他那種抓到問題癥結的倨傲,「我想我們不用去了。很抱歉,Mrs. Well,我想那個人真的不是妳的丈夫。」

「Sherlock?」John在Mrs. Well嚇出任何疑問前先一步開口,「你在說什麼?」

「呃,Sherlock……Holmes?我以為你是、」

「別在意那個。John,把蘋果給我。」接過一顆紅豔豔的蘋果,Sherlock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陣再仔細聞了聞,咧開一個皺巴巴的假笑,「果然。」

「什、Sherlock?」

「妳的丈夫才是死在車禍裡的那一個,現在假扮成Mr. Well的男人,我想是為了錢吧,我相信妳們有一筆相當不錯的意外收入,遺產?」

「呃,對,Abel一個姑姑過世,留了一筆錢給他。可是你是怎麼知道的?」

「妳的衣服打扮都很廉價,鞋子穿了很久,表示妳之前的生活不算寬裕,指甲縫裡的土可能是來自園藝嗜好,不過妳剛才自己也說了,家裡就有果園,這就很明顯了。妳的婚戒,底座很舊,至少戴了二十年,上面卻是新換的鑽石,一克拉?突然的財富,不是遺產就是中獎,人們總愛拿意外之財買不習慣的奢侈品,但妳們沒有買新的戒指而是修改舊的,念舊、潛意識裡加強紀念意義,遺產的可能性自然高些。我相信你們甚至整修了房子。」

「對,你怎麼─」

「妳的肩膀,那塊白粉是油漆乾燥粉化的痕跡,在這種天氣裝修特別容易有這種狀況,也許是妳提著東西出門,靠在牆邊鎖門時沾上的,那不重要。現在說說妳的丈夫,噢我是說,假的那個。那場出了意外的車禍,他不是車上唯一一個人吧?妳說了『都很高興他是那個災難裡活下來的那一個』,那就表示至少有一個沒活下來,而且那傢伙人緣比較糟。也許是你丈夫的兄弟?」

「Bernie,Abel的弟弟,住在另一個村子裡。我們不算很常來往,他有些……問題,他突然來訪,和Abel吵了一架可是很快就和好了,Abel還開車送他回家……可是,你是說……現在……說是我丈夫的那個,其實是Bernie?」

「顯然是。」

「等等,Sherlock,你的意思是說,Bernie偽裝成Abel,就算他們是兄弟也太牽強了吧?」

「他的臉受了傷,不管有沒有做整形復健,就算只是有傷,人們都不會太過仔細去看,Mrs. Well,妳這陣子仔細看過他的臉嗎?」

「呃……沒有,他、他的臉有一半做過整形,是和以前不太一樣,可是我……沒想過……」

「聲音也是一樣的道理。妳是他的妻子都沒有在第一時間懷疑,鄰居朋友就更不用說了。人們總以為自己的印象可以信賴,事實上那是能夠被輕易操控的東西,就像剛才,妳一直以為我是John,而John是Sherlock Holmes,不是嗎?」

「那是因為─」婦人張了張嘴,突然想起面前的兩人從頭到尾都不曾自報姓名,她沮喪地點點頭。

「我們只是對妳的稱呼都不否認而已,效果很好。妳甚至看過我們在報上的照片,可是只需要一點簡單的動作就能扭曲妳的印象。妳的鄰居朋友也是一樣。」

「可是醫院不會就這樣開立死亡證明,如果死的人根本就、」John突然一停,「……噢,這不是謀殺案。」

「對,單純的車禍死亡不做解剖驗屍,死人不會說話可是活人會,如果活下來的人自稱是Abel Well,其他人為什麼要懷疑一個剛死了兄弟的傷患?Mrs. Well,車禍不是發生在妳們的村莊,而是距離Bernie家較近的地方,對嗎?」

「我接到通知已經是第二天了,我趕去醫院,就看見整張臉都被包著的……那個人,他們說,他說自己是Abel Well,要他們通知我……」Mrs. Well終於啜泣起來,雙手掩住了臉,「他怎麼能這麼做?」

「為了錢,人可以做出很多事。」Sherlock聳了聳肩,語調中的譏諷一覽無遺,「往好處想,妳現在來找我是對的。不管妳是不是開始懷疑,他再怎麼努力裝成另一個人,『受傷』的藉口也必定有失效的時候。等他發現這一點,妳就會是他下手的目標。」

Mrs. Well倒抽了口氣,「你、你是說,他會想殺我?」

「他的意思只是可能。」

「但可能性很高。」Sherlock笑得有些虛假,「John,Lestrade的電話。」

「嗯?」

「告訴她。」白了John一眼,在John轉身在紙上抄寫電話時撇了撇嘴角,「車禍可能只是意外,但偽裝成自己的哥哥絕對不是。找警察幫忙,然後回家辦喪事去吧。」

「Sherlock!」

「沒關係。」掏出手帕擦去眼淚,Mrs. Well勉強對John笑了笑,「他說得對,這樣Abel就不會躺在寫了Bernie名字的墓碑下,孤伶伶地沒人陪他,我至少還能每天帶著花去看看他,和他說說話。」她轉向Sherlock,「謝謝你,Mr. Holmes,非常謝謝你。」

Sherlock面對婦人誠摯的神情一時沒有反應,眼角瞥見John提示的目光,他才彆扭地點了點頭。「這沒什麼。還有,這件事真的非常明顯。」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