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Tip of tongue_3/3

原作:Kingsman(AU) feat The  Jungle Book
C/P:蟒蛇!Merlin/Eggsy/黑豹!Harry
警示:人獸
[Summary]
這是當年糾纏我很久的腦洞,所以我就寫了。其實是PWP,關於蟒蛇梅林、黑豹哈利和他們一起養大的格伊西。
設定混用叢林之書小說和金牌特務XD 是人蛇、有肉,精神上是3p,再說一次請小心慎入。
前篇由此去→● ● ●


不知隔了多久,感覺伊格西平穩呼吸的節奏緩慢拉長,牠慢吞吞地嘆息,不遠處樹梢的騷動只在短暫的分秒讓牠警戒起來,敏銳的頭部轉向一側,看見優雅的黑影悄無聲息躍下地面,梅林沉默了一小會兒。

「哈利,」牠嘶聲說,蛇類獨特的氣音在牠的友人面前不具威脅性,甚至像是任性的抱怨,「你跑哪去了?」

黑豹沒有回答,牠緩步向前,琥珀般的瞳孔在微薄的月光中明亮而柔和,牠仔細檢視蜷在梅林身上鼾睡的少年,然後才又轉向軟軟纏在他身上的大蛇,語氣很難界定是責怪或無奈,「現在是新語時刻,」牠說,還是忍不住用溼潤的鼻尖推頂梅林光滑的頭顱,在大蟒軟糊的嘶嘶抗議下甚至輕柔地咬了牠的頸子,「你以為我為什麼走開。」

「抱歉,沒發現你也想這麼對他。」大蟒柔滑的聲音不帶絲毫歉意,哈利為此威嚇地重重噴了口氣,「胡說。」

「你為什麼丟下伊格西走開,哈利?」

沉默並不長久卻毫不意外地沉重,「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只要冷靜下來就很讓人討厭?」哈利惱怒地瞪著牠,飛快估量梅林可以容許自己報復性地咬牠多少次,應該沒有上限,牠憤恨地想,一邊又咬了牠一口,這次力道更重,尖利的牙齒微微陷進蟒蛇柔韌的身體,感覺到牠在自己嘴裡半是吃痛半是發笑地顫動,牠又咬著牠好一會兒,然後安撫地舔過精緻的蛇鱗才又鬆開嘴,「你真的很讓人討厭。」

「畢竟我總是很冷,」梅林的聲音不自然地輕,蜷在牠身上的少年穩定散發的熱度依然牽動著牠,大蟒的喉嚨上下滾動,口腔裡還有伊格西的氣味而牠為此畏縮了一下,又在注意到這一點時嘆了口氣。

敏銳地察覺好友情緒的變化,就算不說哈利也能知道原因就是伊格西。牠有點難以分辨自己如何看待梅林和伊格西所做的,他已經長得足夠高壯強大,不再只是跟在牠們身邊跑跳的孩子,新語時刻開始對他有所影響,牠懂、牠知道梅林也懂,牠們應該是陪伴伊格西找到伴侶──即使那意味著他會回到人類社會,永遠而徹底地離開──的導師和朋友而不是、

強烈的沮喪捲住了牠,黑豹垂下頭,細長的尾巴無力揮擺,直到牠在嘴裡嚐到淡淡的血味,才注意到自己正輕柔舔舐伊格西手臂上的傷口,牠不滿地瞪了梅林一眼,這次大蟒真的懺悔似的縮了起來。

「哈利?」睏倦的少年沒有真的清醒,他半瞇著眼,幾乎在出聲的同時已經伸手攬住黑豹的頸子,臉頰貼向溫暖的毛皮直接蹭上,「你丟下我去哪了?」他咕噥,哈利聽見旁邊的梅林柔聲嗤笑,忍不住轉頭對牠惱火地噴氣。

黑豹曲起四肢在少年身邊側身趴下,正好讓他習慣性地窩到身上,梅林懶懶讓出位置,又在黑豹把前足搭在伊格西肩頭,半環抱住昏睡的少年時慢吞吞一起環住他們兩個。

「他早晚會回去的,人類那裡,」哈利悄聲說,過於平靜的聲音聽起來莫名悲傷,「你不該這麼做,老扁頭,我早說了不能總是寵著他。」

「你去說給熊老頭聽,他會公道地告訴你就是所有人都想對你說的話。」梅林發出低柔的嘶聲,那些諷刺在牠昏昏欲睡的緩慢裡帶著奇特的愛意,或許是對著牠心愛的人崽更可能就是對著黑豹,牠多年的好友,「或許伊格西早晚會回去人類那裡,」牠說,彎起頸脖,柔順地把頭搭在哈利肩窩,「但又有什麼關係呢?你反正會比他早死的。」

哈利因為那些言語中源於智慧的殘酷沉默了好一會兒,牠的少年額角靠在肩頭,就在梅林安穩歇息的另一側,和大蟒相較之下份外溫熱的胸膛隨著呼吸淺淺起伏,黑豹低頭注視少年蒼白的窄窄的額頭,被他臉上平靜的神情迷住了一小會兒,牠輕輕舔舐他還殘留薄汗的臉頰,粗糙舌面蹭過嘴角,伊格西或許是感覺到那些輕柔的碰觸,他張嘴直接舔了回去,摩蹭著含住舌尖,小力吸吮的甜蜜讓哈利呆愣了好久才眨起眼睛,牠看見不知何時醒來的伊格西盯著牠,神情介於慍怒和微笑之間,「你為什麼丟下我走開,哈利?」他問了同樣的問題,微微撅起的嘴唇甚至透出一股故意的狡獪。

黑豹因而瞇起眼,牠停了一會兒才用溼潤的鼻尖推蹭少年的臉,嚴厲的聲線底層裹著無奈和寵愛,「別學梅林,」牠說,無視了蟒蛇不滿的輕哼。

伊格西偏著頭,眼底深遂的綠在幽暗微光中就像是整個叢林的縮影,他凝視他深愛的黑豹,「是因為新語時刻,對吧?」他沒等牠回應就直接肯定地聳起一邊肩膀,「這是最後一次你能在這時節扔下我,哈利。」

「唔,」哈利微微瞇起眼睛,伊格西一手擱在黑豹頸側,指尖爬梳細軟的短毛,然後他抬起上身親吻貓科動物溼潤的鼻尖,軟熱的舌舔舐嘴唇,哈利傻傻地讓人類靈活的舌尖在嘴裡游移了一小會兒才想到往後退開,「不,伊格西。」

那有些狼狽而服軟的姿態讓拒絕流於表面,伊格西摟住梅林的頸子,邊笑邊盤腿坐了起來,「最後一次,」他強調,蟒蛇有趣地頂著他臉頰而他用手指搔撫牠下顎,神情語氣都無比認真,「你也是,梅林。你們兩個誰都不准丟下我,」他嚴厲的目光投向面前的哈利、而後梅林再回到哈利眼底,「都記住了。」

「否則?」梅林的舌尖滿是趣味地舔過伊格西的臉,牠嘶聲問,更多是故意地斜眼看著不怎麼甘願的哈利。

「我會找到你,」他說,每一個字眼都極其清晰,「深林、山谷,任何角落,叢林最偉大的獵捕者是誰?」他提出了問題卻沒想要別人回答,「黑豹哈利,蟒蛇梅林,有比你們更優秀的獵人嗎?」高傲的自負在兩頭巨獸眼底閃動,伊格西無疑注意到了這些,他以不輸任何人的自信勾起嘴角,「而我是你們的學生,你們跑不掉的。」

同樣的訝異浮現在牠們臉上,又很快混進一絲柔軟的欣慰,梅林輕柔晃動頸子,光滑的頭顱趴在伊格西肩頭,僅從姿態就能展現牠的回答。伊格西半挑起眼看著哈利,那眼神有些古靈精怪卻同時帶著渴望和懇求,「哈利,」他喃喃,「答應我。」

你反正會比他早死的。

哈利安靜看向他、和趴在他肩上卻注視著自己的梅林,蟒蛇睿智沙啞的聲音彷彿在耳際低語,年長的黑豹終究嘆了口氣,牠半伏下身,輕柔舔過少年的臉,暖熱的舌頭在他嘴唇上停留了一小會兒而他軟軟啄吻回來,親膩得理所當然,牠又舔了他一次,「我答應你,」牠說,聲音如此輕、份量如此重,牠所愛的人崽為此笑了起來,燦爛如若星光。

往後的事或許從來就不重要。

牠突然這麼想,有什麼冷涼的東西輕觸牠的臉,哈利這才注意到自己大概是在伊格西滾在自己身上打起呵欠時分神了幾秒,蟒蛇輕柔從他身上爬了過來,悠然捲住牠倆,光滑的頭部擱在哈利肩上,尾巴纏著伊格西的腰,「我想睡了,」大蟒喃喃,牠輕輕舔舐伊格西而後以同樣的柔軟親吻黑豹,在牠倆溫熱的懷抱中舒適地嘆了口氣。

「嘿,梅林,別睡,」哈利愣愣看著一人一蛇,不知隔了多久才突然回神,「別睡在我們身上!」牠悄聲抱怨,聽來甚至有些難以分辨的驚慌,「你很重。」

「噓,」蟒蛇嘶嘶回應,根本連動也沒想挪動一下,「讓我睡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多久?」

「就,一會兒……」牠的聲音漸低,似乎細碎說著「在我餓之前叫醒我,但小心些。」哈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牠完全不想應付肚子餓又被鬧醒的梅林,就算親如哈利和伊格西,也沒有把握不在那種時候被徹底不可理喻的大蟒吞下肚。

黑豹安靜趴回原位,將近凌晨的微光斜斜越過樹梢,蝙蝠拍翅的細微聲響給風穿透樹葉的沙沙聲更多添節奏,牠大大打了個呵欠,優雅的頭顱靠上伊格西肩頭,就像梅林喜歡的那樣,牠有些懂了大蟒為何老這麼做,牠又呼了口長氣,在牠從未能想像能夠如此安適的氣氛裡暈呼呼地闔上了眼睛。

-End-

[Note]
我當年久違地重看《叢林之書》(The Jungle Book)之後開了個和 Kingsman Xcover 的腦洞,身邊的朋友完全沒有想要阻止我的意思(真不愧是我的朋友們啊)。然後就寫了,其實做了各種設定,像是黑豹!哈利有被人類養大,成年後才逃走的昔日記憶(一如《叢林之書》的巴基拉);伊格西的父親就是久遠之前悄悄放走黑豹的男孩(導致之後哈利會救下伊格西);蟒蛇!梅林做為大蛇當然是活得最久的一個,之類的。但就沒寫嘛可能也不會寫了,總之就隨意說說。

.一開始的腦洞該該噗
.友人為我畫了圖!美美的大蛇與伊格西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