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SubRosa/玫瑰之下_4/N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這個案子你一定會有興趣的。已經第三個了,死者穿著歌德,或維多莉亞式的服裝……是這麼說的嗎?我總是分不清楚──別翻白眼,我會揍你那張臉,我真的會──,男女各半,手法都很像,Lestrade不讓我看報告了,好好,是我沒問,總之,報上只說是扼殺,扼殺,這用詞真是……」帶著好笑的停頓持續了幾秒他才又說了下去,「屍體被丟棄在郊區的空屋庭院,警方沒有──還沒有發現被害人之間的關連性,一個是店夜的酒保、一個妓女,另外兩個都是普通上班族,你說這種算是什麼?高風險群和非高風險群?各佔一半,年齡也差很多,20出頭到40歲之間,報上能知道的就這麼多……你總是能看出更多,對嗎?」

漸微的尾音終究凝結成一個嘆息,John闔起手上的筆記本塞進口袋,他安靜注視面前純黑的墓碑,或者說,注視著墓碑上已經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那個名字,手指在口袋中猶豫似地摩挲書頁邊緣,又隔了不知多久他才終於抿起唇,「我見了Mycroft,」他說,肩膀不自覺繃得緊緊的,聲音裡帶著一種疲倦,也像是釋然,就像他還沒能準備好承認其實有些事在他心裡永遠不會過去。

「有封……投書,有個人自稱是Mori──」他突兀地停下幾秒才又開口,「──Moriarty的兄弟,說你是……還是那些鬼扯,Mycroft沒能多找出什麼,我們還是不曉得投書的混蛋是誰,我甚至不曉得他找我做什麼,他、」他又閉上嘴,這次很深地吸了口氣,「或許,他真的就只是關心,他……我說,你哥,看起來還好,沒瘦下來,也沒虛胖得誇張,還是那副紆尊降貴的德性,笑什麼,你有時也那樣,你們倆討厭起來根本一個樣,我說真的,他真的很不懂得怎麼開玩笑對不對?他、」

當然不覺得好笑,回想時也不至於生氣,Mycroft拙劣的「玩笑」可能帶動的更多是感傷,John低聲說,聲音輕得如同自語,「他用你那種討人厭的調調講話,我差點就……」他很快地眨著眼睛,「我以前到底怎麼忍受你的?Sherlock。」

那些好笑、煩躁、喜愛與惱怒總是相伴而來,John在這段時間裡不能不說其實已經習慣了這些,習慣抱著複雜難解(最終只好放棄分辨)的感情去思念他的朋友,他唯一的摯友。

那一度非常難以忍受。

在他竟然選擇就這樣跳下來──當著John的面,他甚至要求John看著他。
之後。

悲傷、憤怒、怨天由人、沮喪,不需要心理諮詢,John很清楚這些,失去會帶來的東西,他不需要分析甚至不需要陪伴,他試過遺忘,結果只能說不是誰都能像Sherlock說的,可以任意刪除不想要的記憶,而那些總被最微小又不經意的事情勾起的回憶才是真正如針刺般的痛。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陣子。

他搬出貝克街,他試著重新建立「生活」──這次沒有Sherlock──,他找了新的工作,他遇見Mary,他結婚,她離開他。
但這一次不是失去,意義全然不同。

他陪伴著她,在她的生命緩慢消逝前的每一刻,那些細碎的交談、輕柔不帶意義的碰觸,他可以感受到她將自己的生命放在他手心,相信他能守護這些直到最後也不讓她獨自一人。

跟我談談他。在最後那幾個月,她總會這麼說。
還能說什麼啊?John忍不住好笑,我和妳在一起的時間差不多比和他在一起還長了。
但,我喜歡聽你談起他,她說,更靠向John,把那些低咳和困難的呼吸藏在他肩上而他裝成什麼也不曾發現。
好吧,談那小瘋子。John總會屈服──他不想深思在他依然、或可能比往常更加思念他,或是他樂於讓Mary對他為所欲為之間哪樣佔的比例多些──。他聰明、任性、傲慢,老是為所欲為,只想著自己……不不,別那樣看我,我沒說他自私,他那「大腦袋」裡沒裝過那些,他就是幼稚。
他試著保護你們。她勉強抬起手,指尖擦過他留長了的額髮,他哥哥告訴你了。
我逼他告訴我的。

我的人抓到了一個,你們那陣子的鄰居都有些危險。他說了,不止他一個,和他同樣的槍手等著同樣的信號──Mycroft這麼說。

John從來就沒能分清自己究竟為這件事感覺欣慰或是憤怒。
欣慰於那個嘲弄英雄情結,把一切情緒當成大腦不必要負擔的Sherlock Holmes竟在不知何時學會了為朋友自我犧牲(但這代價是否太過巨大?);或是為他竟是選擇自己站在最前而從沒想過要讓John和他並肩奮戰而憤怒。
他生氣過,在Mycroft帶著難解的眼神說完之後。John想他可能砸爛了些什麼,只是他事後其實只記得關節上的傷口,和Mycroft臉上的苦笑,那也讓他很想再補上一拳。

妳知道,他明明可以告訴我的。
或許他害怕了,John。在那個時候。

請為我做這件事,John,視線不要離開我。看著我,John。

我想了很久,真的很久,才想通他說的遺言是什麼。John低聲說,輕輕吻了她帶著微弱藥物氣味的髮梢,我怎麼會不看著他……那就是我一直在做的。
我說過,你愛上他了。她倚在他肩頭,安撫的手指搭在他手臂上。或許,他也愛上你了。

John的聲音中斷了一小會兒,直到現在他也依然能在眼前清楚重放那一天、那個人站在屋頂上的身影,和電話裡傳來的低柔哽咽。

對,最好是這樣。他說。而Mary在他耳邊柔柔笑了。
他愛上你了,John。

「我還是希望你在這裡,Sherlock。」

他靜靜看著在這三年裡已經無比熟悉的那塊石碑,他的朋友不在這裡,他心裡清楚知道。那個人無與倫比的大腦不在;他的聰明、睿智和所有讓人生氣但卻終最又忍不住好笑的惡毒都不在這裡,不在這石碑下一具殘爛腐爛的身體裡,他清楚知道,但他就是忍不住一次次站在這裡,對著墓碑說話彷彿光只是與那個名字相伴就能讓他感覺不是獨自一人。

「但你早就不在了,」他說,將一朵玫瑰放在純黑的石碑上方,正如他過去每一次所做的,「或許,我也早就不在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