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Less traveled path/人跡罕至之徑_1/7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於同人小說本《人跡罕至之徑
Note:
這是《貝克街漫步II》的後續,時間在第二季第三集結束之後。
主要書寫在偵探歸來之前,John的生活與回憶。
有些是悲傷的,而有些愉快。
有一天,你我皆知,那個人終將歸來,而在此之前,至少擁有回憶。


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最好、也最具人性的-

滑鼠指標停了下來,倒映在螢幕上的灰藍眼眸聚焦在那幾個字上,一時竟顯得空洞。

「John?」一杯茶隨著詢問落在端坐桌前的男人左手側,嬌小的女子扶著他肩,彎腰看向螢幕上未竟的句子,如此專注如此安靜,那讓男人在好一陣子沒有聽到後續之後忍不住轉頭看向她,「怎麼?」

她掩在冒著熱氣的馬克杯後那一抹淺笑看來介於睿智和機敏之間,John是在與她熟悉起來之後的某一天,才頓悟那笑容在她飛快思考些什麼時幾乎意味著狡詐,他好氣又好笑地壓低了聲音,「Mary。」

「你打開你的小本子了,」她輕快地說,聽起來就像在說今天天氣還算不錯。

「我沒有,」John翻了個白眼,感覺那股與某個人輕鬆對談的安心感緩慢流過舌尖,他為此停頓了一會兒才又搖搖頭,「真的沒有。」

「為什麼不?」Mary直視著他,在某些時刻看起來分外年輕的眼神銳利,John畏縮了下,索性別開頭,「就是不想,」他說,沒有注意到這整個反應都像是帶著撒嬌氣氛的任性。

「呣,」抿了口熱茶,她點點頭,「那麼,我可以打開它嗎?」

John微微一愣,「嗯?」

「倒不是好奇……」她沉思般地說,「我總會想,那是個我不認識,或許再也沒有機會認識的你,並不是說覺得在那些時候認識你更好,但我還是想知道,」她停了幾秒,又一次露出那種笑容,「好吧,我是好奇。」

微微噘起唇,John不帶怨氣地嘀咕,「妳已經看完了那整個Blog,也該夠了吧。」

那是前一陣子他和Mary,不,嚴格來說,是Mary強迫他參與的活動,在Mary用一星期的時間翻完了那陣子大大小小的各種新聞報導,或許也從網路上搜出了不少相關訊息之後,用「缺乏當事人的觀點無法整理完整論述」之類聽起來很繞口的理由要他陪著她打開了他自己也許久沒有打開的Blog,她自己會讀,偶爾要他說明一些表情符號或奇怪的縮寫。

『LOL是什麼意思?』、『用這種符號的人在想什麼?這對文字使用的規則性無疑是種巨大的傷害吧。』在她發出這種疑問時,先於好笑的情緒之前,反而想起了Sherlock似乎也發出過類似的怨言。
難以說明的懷念感在她身邊時不知為何就是不容易進展成感傷,John是在和她一起看了好幾篇文章,還對她片段說了好些沒被真的寫進文章裡的情況後,才慢慢開始意識到這一點。

距離那個不可挽回的墜落已經過了將近半年。

John知道自己依然經常想起Sherlock,即使他搬離了貝克街、刻意讓自己和能夠想起那個人、那段時間的所有一切做出區隔,他依然經常想起他。

大多是他譏諷尖苛的言詞、機鋒巧妙的幽默,或賣弄聰明的自負,有時會想起他在意外被困住時不肯接受自己也有不懂的事物而憤憤不平的幼稚,很偶爾的時候,John會想起他站在自己身邊的某些分秒,他身上的熱度、手指優雅的曲線,或是他大笑時眼中閃動的光芒。而最痛苦的一部份總在午夜時分,將睡未醒的那些時刻,John看著自己以各種方式走進貝克街他們曾經的租屋,而那個人站在窗前,拿著他心愛的史特拉底瓦里,凝視進門的John彷彿他必須這麼做,而John回望著他,透過那雙帶有微妙色差的淡色眼瞳看見站在他眼中的自己,那可能是真實的記憶也可能從未真正發生,在那些難以言喻的片段時間中,Sherlock就在這裡的欣慰和Sherlock已然不在的痛楚同時存在,直到John昏睡過去或忍不住掙扎起身,那是惡夢的開始也是結束。

「John?」Mary輕聲詢問,John又停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或許之後吧,我想過……或許什麼時候,我可以來整理那些亂七八糟的記錄,那本筆記根本就是大家的留言板,」他沉默了幾秒,在這空白的瞬息想起了老是任意侵入他的私人空間又從不反省的Holmes兄弟,並不真正久遠的回憶在此時顯得異常虛幻,「連他哥哥都偷偷摸摸在上頭寫字。」

「你明知道我已經很好奇了,」她半是玩笑地瞪了他一眼,「你真該把那些整理出來,或許再一次公開發表看看。」

「或許吧,」John聳聳肩,沒有真的認真思考這件事,「我想那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是太過了。」

Mary看著他,卻沒再多說,她只是伸出手確認John手邊那杯茶的溫度,「在茶完全涼掉之前,陪我看部電影好不?」

「好啊,」他笑著說,順手關了電腦,帶著杯子起身,曲起手臂讓Mary可以挽住他的手,「想看些什麼?」

「『銀河搭便車指南』,」Mary眨了眨一隻眼睛,「我老覺得那個男主角和你長得很像。」

John故作驚駭地看著她,「不是吧?那個沮喪的機器人?」

「別亂說,你才不沮喪,」她拍拍他的手臂,以一種年長者特有的雲淡風輕,「你該看看我以前的那個鄰居Sandy,她結第三次婚之前的脫離單身派對,一群年過半百的女人用前男友或前女友的名字玩接龍竟然玩不到半小時,那才真該叫做沮喪。」

無數前女友或許早已模糊的臉和名字飛快掠過腦海,John不禁輕咳了一聲,「我覺得還好,」他說。

「哦?」微偏著頭看他,Mary露出某種瞭然的笑,「我就知道你是個壞小子。」

「我才不是,」他不甘願地反駁,「好吧,我是有過不少人,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我早看出來了,有哪個身邊有人的會這樣把時間花在我這老太婆身上。」

「妳才不老,」他說,本就連自己都以為是客套的安慰是在出口的瞬間才驚覺其中真心的成份超出預期,安靜了幾秒,他微笑搖搖頭,「一點也不。」

「好啦,你成功逗樂我了,John,」她笑出聲來,「我老得足夠有你這麼大的兒子了。」

John不禁也跟著笑了起來,「的確,不過我媽和我並不是朋友,」他真誠地說,輕輕拍了她的手,「而我們是。」

-TBC-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