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mple Solution_7/17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
本文與Sun Will Set for You、(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hadow of the Day/白日暗影》
(已完售)

前篇由此去→●●●


當時他們都以為(或說,希望)Arthur勉強接受了那些,包括就算是個孩子也能分辨出完全嶄新的衣物、雖然用料精良但明顯陳舊的擺設和玩具,但其實他只是忍耐不問。面對這樣的Arthur,騎士們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應對的不自在幾乎凝結了現場的空氣。

「嘿,Art。」意外地,打破沉默的是Tristan,他越過桌面湊到Arthur面前,幾乎大半身體直接趴到桌上,那不得體的姿勢讓Arthur微微訝異地睜大了眼睛。「你看過雞嗎?」Tristan問。

「嗯……有啊?」疑問有些猶豫,Arthur在心裡想著吃過的「雞」,點點頭,又搖搖頭,「我吃過……吧?」

「那,我們明天去找雞玩遊戲好不好?」

「找雞玩?」Arthur像是被挑起了興趣,「雞在哪裡?他們很好玩嗎?」

「很好玩啊!你今天乖乖睡覺,明天我教你怎麼把蛋從母雞窩裡偷──」他飛快咳了聲掩蓋那個不當用詞,「──借出來還不會被啄。」

那是個完美的救場,毫無疑問,所有人──包含對「偷」這個字眼份外留心的Bedivere──都不得不承認。

成功被轉移注意力的Arthur直到被Bill抱回房放上床時都還咯咯問個不停,雞長什麼樣子啊Bill?上次你射中的那個就是雞嗎?如果雞住在山裡為什麼也會住在卡美洛呢?雞都是一樣的雞嗎Bill?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啊Bill?

Bill半是敷衍半是無奈地用毛毯把他裹得嚴嚴實實,「你再不睡覺,Tristan爵士就不帶你去看雞了。」

「噢,」Arthur乖乖停下沒完沒了的疑問,「晚安,Bill。」他說,一雙眼睛睜得大大地盯著他,Bill遲疑了好一會兒,卻怎麼也無法違抗那雙眼中的期待,他俯身在孩童額上落下一個輕柔的吻一如他在旅程中曾被Arthur要求要做的,「晚安,Arthur。」

Arthur還算滿意地閉上眼,卻沒等到Bill躺到身邊,他瞇著眼睛偷偷睜開一道細縫,正好看見Bill走向門口,他驚慌地坐了起來,「你要去哪?」

Bill先是愣了會兒才轉頭,正好對上一臉震驚的Arthur,「呃?」回自己的房間這一句他一時竟說不出口,他試圖回想當年真的只有五歲的Arthur是不是自己單獨就寢卻怎麼也想不出所以然,在回程中Arthur大可黏著自己不放,但回到卡美洛之後總不能再讓他像這樣和自己睡在一起,雖然他和(成年的)Arthur之間的關係不是秘密,但那是已經成年的他,現在用同樣的方式對待那孩子彷彿是佔了毫不知情的他便宜,就算可能沒有人會在意,但Bill實在沒辦法就這樣說服自己。

他還沒能想出一個比較適當的拒絕──他面對Arthur時從來就沒能有什麼「適當」的拒絕──,Arthur已經扭動著空出身邊好大一塊位置,「來。」他說,一邊理所當然地對年長的男人伸出手,果斷明快的語氣恍然竟像是成年的、做為Bill的情人的Arthur。Bill在真正意識到移動之前已經走向他。他怎能不走向他。
將小小的孩子摟在懷裡缺乏真實感,他在略微失神的茫然裡感覺有一個溫柔的親吻貼上額角,他其實毫無自覺,手指卻隔著衣袖緊緊握住了那條象皮製成的手環,整夜也沒有放開。

「Bill~」

大呼小叫的孩子不知怎麼成功脫離Bedivere的掌控,他逕直奔向Bill,閃亮亮的眼睛炫目地令人心驚,一時沒能做好心理準備的Bill幾乎有轉身就走的衝動,卻還是強迫自己停在原地,「被罵了吧。」他說。

「Boddy等下就不生氣了啦。你看!」Arthur興高采烈地伸出手,卻在仰頭看清Bill的眼睛那瞬間突兀地安靜,「Bill?」他眨著眼,那短暫的畏怯毫無來由,Bill呆了呆,那孩子卻已經重新笑了出來,「這個!」

攤在手掌裡的是一塊巴掌大的褐色塊狀物,Bill來不及細思剛才Arthur令人起疑的反應,他蹲下來讓Arthur把手湊到臉前,刺鼻的青草腐臭味讓他皺起眉,「您在玩牛糞嗎?殿下。」他一瞬間想著「原來你們就是靠這個讓狗群那麼生氣啊」,卻決定為了不讓Arthur更加得意而別說出口。

那稱呼中的嫌棄就連個孩子都聽得出來,Arthur噘起嘴,「我在後門邊找到的,以前都沒人告訴我卡美洛也有牛!」他的語氣半是亢奮半是責怪,「你們把牛藏在哪裡啊Bill?」

這問題真的讓Bill怔愣了下,做為長駐城堡的騎士,他的確吃住都在卡美洛裡,但那些生活上的零碎瑣事向來都有僕役處理,他擅長和負責的都不是這些啊?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次Bill真的沒有答案,Arthur以他特有的諒解眼神看著Bill一小會兒,然後點點頭,「好吧。我們下午去看牛。」他宣佈,果決的口吻中不帶有接受拒絕的餘地。Bill被那姿態震懾了幾秒,,他試圖回想曾經的幼年Arthur是不是也會像這樣隱約流露堅定的氣勢但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愣愣盯著那張小臉,先是一陣有趣的熟悉,然後才是在突然醒覺的瞬間感覺像被冰冷重拳當胸擊中。

「您真的要爬下去嗎?陛下。」
「當然,你難道從沒想過這水道會直接通到哪裡?還有,叫我Arthur。」年輕國王挑起眉的模樣乍看頑皮,卻同時像是深思熟慮,「在Vortigern之前,有任何人知道卡美洛有條路通往地下湖嗎?」


那提問看似漫不經心卻真的震驚了Bill。在那之後他們花費不算短的時間一步步走遍城堡,他追隨他的王彷彿追隨巡視領地的龍,每一條小徑、每一道樓梯、每一個看似通向某地卻被掩蓋的門,卡美洛建於羅馬人留下的城寨遺跡上是Bill只留有微弱印象的傳說,地基之下真的還有地基則是那段時間裡他才和Arthur一起發現的事實。
Bill一直不懂為何在所有人之中Arthur獨獨挑了自己與他同行,直到他倆真的睡在一起之後,他才在某次突然想起時問了Arthur。
「我不就說了,你最不煩人。」躺在他膝上的Arthur半睡半醒著回答,Bill卻不滿意這個答案。我不相信。你從沒真的在聽。
Arthur大笑著在他膝頭翻身仰躺,手臂懶懶搭在他腿上,「我覺得,要是我們倒楣被困在什麼詭異又沒人知道的地方,你是唯一有可能找出退路的那個,Goosefat。」


「原來是為了安全考量嗎?」Bill大笑起來,漫不在乎的自信在笑聲中閃動,「真沒為了別的?」


「嗯,既然你問了。我的確稍微想像過,萬一我真得被困在怎麼也逃不出去的地方,我想在死前看到什麼。」他不知何時睜開眼注視著他年長的情人,和那雙灰藍色的眼底無可抹滅的愛意,他的一隻手掌撫上Bill的臉,姆指輕柔畫過嘴唇,在他俯身吻住自己時在他唇上笑了出來,「對,我就是想要這個。」

「Bill?」

小心翼翼抓住手指的小手潮溼而柔軟,Bill呆了一小會兒才回過神來,他低頭看見Arthur混雜了疑問與不安的表情,有非常短暫的幾秒,那眼神幾乎讓Bill想起那一天、那個晚上、那個他能清楚看出正被絕望淹沒的Arthur,只是那圓滾滾的眼睛眨了幾下又似乎恢復原有的純真。Arthur歪著頭看向他,「你生氣了嗎?」

「沒有,」下意識就先否認,「怎麼這樣問?」他才開口又突然停下,視線停在Arthur抓住自己的小手上,「殿下,您是用抓了牛糞的手來抓我嗎?」

「哈哈哈哈──」仰頭大笑的模樣歡快又可愛,Arthur在Bill掙脫之前就鬆開手快速跑開幾步,「下午去看牛喔!」他遠遠地喊完就跑,留下被轉移注意力的Bill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他的背影,愣愣想著Tristan說的「天啊他真的好像Arthur,搞不好他再長大一次也還會是Arthur」,和「但不會是的。沒有那個Arthur,我就不是我。我真的很怕他變不回來」。直到此時,Bill才終於、終於發現原來一直積壓在心裡的情緒不是、不止是驚慌或憂慮,更多的,可能是對這一切都束手無策的憤怒。
可他依然束手無策。

✡ ✡ ✡

「Bill,我可以、」

「嗯?」

那孩子在開口時就得到了年長男人的注意力,但他又在確定那人看向他時燦笑著搖頭,「沒,沒事。」他縮回書桌邊半趴在攤開的書本和紙張前,抓著筆看似專注地塗塗寫寫,兩隻懸在桌下有一下沒一下晃蕩的小短腿卻出賣了他對此根本無心的事實,看起來就成了種硬在勉強自己的可憐和好笑。

那大概是本講解動物的書,Bill從書上精巧的插圖判斷。Arthur彷彿在紙上照著那些圖片塗鴉,勾畫的樣子又像是在練習寫字,Bill猶豫了會兒,還是決定放棄觀察,「您在做什麼呢,殿下?」他問。

Arthur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有一股不快從他眼中迅速閃過,但又很快轉成可見的哀怨,「沒啊,Boddy說,如果沒事做的話可以多讀書,對我比較好。」

但你看起來並不像在讀書啊……
Bill忍住沒說出來,他回想著那個成年的、識字不多的Arthur其實也對讀書毫無興趣(但卻會逼著Blue得向宮廷教師好好學習),也分了一點心去想剛才Arthur雖然短暫但明顯的不高興是因為什麼,卻忽略了已經爬下椅子站到他面前的孩童仰視的眼底隱含的期待。

Arthur站在那裡盯著神遊不知去了哪裡的Bill好一會兒,才癟著嘴爬到他腿上安靜坐好,Bill吃了一驚,卻還是直覺就伸手把他圈在手臂裡。

「怎麼,又不想讀書了?」Bill帶著幾分好笑地問。

Arthur頭點到一半又迅速僵住,他用力搖頭,「Bill。」

「嗯?」

「你……」Arthur張開口又停下,他思考了一小會兒,「你會和我一起吃晚餐嗎?」

「您想要的話?」

Arthur為那略帶疏離的口吻畏縮了下卻沒真的表現出來,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抓撓鬆垮垮在左手手腕上環了兩圈的皮手環,隔了好一會兒才又說,「Clare說要烤樹莓派,我喜歡樹莓派。」

我知道你喜歡樹莓派。Bill在心裡悄聲說,「Clare烤的派很好吃。」

「嗯。」Arthur點點頭跳了下來,腳步輕快地爬回自己的椅子上重新抓起筆,在紙上塗抹的模樣認真又可愛,Bill安靜看著他的動作,愣愣又發起呆來。

那天下午,Bill沒有陪Arthur去看牛。
或許是因為累積的情緒已經瀕臨界線,Bill真不確定自己現在看到年幼的Arthur會說出什麼。他有個衝動想要就此出城不再回來,眼前卻不禁浮現小Atrhur睜得大大的眼睛,和他光只是發現自己沒打算陪他睡覺時就震驚又受傷的表情。他嘆了口氣召來個侍從,「轉告殿下,我有點急事出城,過幾天就回來。」他說,一邊解下手上的象皮手環,「把這交給他,他知道是我的。」

他這一走就是三天。

其實他沒真的去了多遠的地方,他只是回了自己在倫丁尼姆的宅邸──嚴格來說,那實質上是他和Arthur的宅邸,畢竟他的王一派自在地在屋裡給自己弄了個舒適的小窩,可能還在Bill不知道的地方偷偷存放了各種Bill就連問都不想去問的無用之物──,名義上Arthur把這屋子重新整頓後給了他,但Bill大多數時候依然待在卡美洛,這裡就成了他,以及Arthur散心或逃離日常時偶爾會來待著的地方。
Bill只在這裡留了幾名忠誠可靠的僕人,除了管家和看門的啞僕(也不意外地,那是這個地方還是Arthur保護的妓院時為他守門的舊部之一)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和Arthur的真實身份。管家曾有一次好笑地說,有個只在僕役之間流傳的傳言,說Wilson先生是領地遙遠的貴族,Arthur則是Bill眷養在首都的漂亮寵物。Bill很確定Arthur心裡愛死了這根本荒誕的說法,證據大概是他曾經有幾次收到Arthur留下的「我在大宅」訊息,然後在走進屋裡時看見他衣著簡便而隨性的王,大剌剌半躺半坐在可能任何一個能讓他癱成一團懶散的地方,大方坦露出整個頸脖和其上烙有Bill名字縮寫的皮項圈,垂落的金鍊被他懶懶捲在手腕上宛如過份豪奢反顯俗麗的飾品。

你哪來這種東西?Bill第一次看見時真不確定是要大笑還是要順著當下的衝動,命令他就這樣乖乖躺下方便自己能坐到他腿上、扯著那條鎖鏈,跨在他身上搖動逼他射得一滴不剩。
讓喜歡的皮匠做的。他回答,炙熱的目光從Bill的脖子一路滑到他雙腿間,放肆的停頓毫無羞恥可言。喜歡嗎?他舔著嘴唇,半心半意地扯緊那條鍊子拉出一道暗紅的勒痕。哦我知道你喜歡。他全然無視他正躺在大廳的長椅上,就這樣盯著Bill,一邊刻意緩慢地挪動雙腿,做你想做的,他用口型無聲說,然後我就會讓你知道我給你準備了什麼。
低俗。Bill笑罵,扯著項圈給了他一個吻,我才不會讓你在這裡操我給僕人們看。
所以你想要我戴著有你名字的項圈操你,他在他唇上忍不住笑,
Bill搧了他一巴掌,輕巧火辣如同甜蜜的愛撫,我要把你繫在床上騎到射,他喃喃。
幾次都行,Goosefat。我就說,我的高潮都是你的。

Bill從沒真像他玩鬧般提議地那樣做,拉著項圈牽他行走、餵食,展示他有多麼樂於蜷伏在Bill腳邊討他年長的情人歡心。不是做為臣子的分寸(噢不他們真不在乎那些),甚至也不全是因為他們都不覺得那有什麼樂趣,而是Bill知道在自己內裡某個無可動搖的核心,Arthur才是徹底掌控了他的主人。
那天Arthur送了他一個不同於皮項圈的禮物,因為Bill喜歡皮革而他自己喜歡金屬,當然要把對方喜歡的東西放在自己身上。
是用在自己身上吧?Bill半是驚嚇半是興致勃勃。
你怎麼說都行。Arthur注視著他的雙眼,慎重緩慢地跪了下去,捧起他宛如捧起一掬英格蘭的雪,我不要告訴你怎麼解開。他說,一時看不出是否認真。
好。Bill就連一秒都不曾猶豫,而Arthur半是駭然地嗆笑出來,別嚇我,他親吻著他,一邊將他的手指拉到唇邊,這裡,按對位置就行。

Bill蜷在早已不留有Arthur氣息的床上,指尖有一搭沒一搭地摩挲那枚精巧異常的金屬扣環,它鬆垮垮地塌在那兒感覺如此可憐,就像它的主人那樣,對這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感覺疲憊不堪。

他在宅邸待了三天,也睡了三天。管家什麼也沒問,只準備了他喜愛的食物讓他隨時想吃都能吃上一些。
我們的王可好?他在送來食物時靜悄悄地問,聽起來卻像在問先生可好。
Bill點點頭,又搖搖頭,最終他什麼也沒有說。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