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10/10(End)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如何?」

Eggsy有一瞬間睜大了眼睛,細微的訝異在一個眨眼間很快轉成燦爛到嚇人的笑,「Merlin!你戴了!」

青年幾乎兩個跨步衝到那人面前,晶亮的眼睛直直盯在那頂黑灰相間的毛線帽、或說其實就盯在那對毛絨絨垂在一側的黑色絨毛球上幾乎閃得出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超適合,超適合,超、適、合、的!」

「的確,這真的讓人很難不同意,」落在Eggsy身後一步之距的Harry悠然跟上,他微微偏著頭看著半靠在車門上,雙手環胸臉色不耐的Merlin,輕眨的眼帶著毫不掩飾的得意。

「我可以拍照嗎?」根本沒有等待回答的意思,Eggsy抓出手機,一手勾住男人手臂,自拍的角度完美放進笑爛了張臉的自己、皺緊眉頭的Merlin和斜著上身恰恰好把神色從容的臉卡在Merlin肩頭的Harry,「完美!」他滿意地捧著手機,沒有注意到一臉不爽的Merlin同樣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牙尖咬脫單隻手套一邊飛快敲擊,「啊!!!」

「誰准你拍照,」那音調再怎麼平靜,在青年悲痛的哀嚎聲中也顯得格外惡毒,他慢吞吞地把手套又戴了回去雙手縮回口袋,青年滿腹委屈地盯著他,「誰知道你會不會再戴一次,」他嘀咕,一邊不死心地在螢幕上戳戳點點。

「他會的,再怎麼說,這也是我們親手做的聖誕禮物啊,」微笑注視他們的魔法師,Harry總能隨其所願純潔無辜的眼晴眨眨,那表情太過於無害,反而讓刻意強調的「親手」滿含惡意。

「你讓我無法判斷你是想要我誇獎你意外的才藝,或是想要我恥笑你低俗的品味﹐」Merlin沉聲說,嘴邊很輕的上揚讓那些譏諷巧妙懸在惱火和喜愛之間。Harry為此真的笑了出來,「選你喜歡的吧。」

淡淡哼了一聲,Merlin在轉頭之前已經伸手抽走Eggsy的手機,「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抓空的手指在空氣裡徒然掙扎了兩下,Eggsy很快地看了眼Harry,微微聳起一邊肩膀,「我只能說,和我預期的不太一樣。」

這個拜訪明顯讓Michelle緊張得近乎無措,Eggsy不知道該怎麼事先說明Harry的身份,只好模糊不清地表示「給了自己一份工作的老闆和我有些事想和妳說」。
比較意外的是Michelle清楚記得Harry就是當年曾經見過面,通知自己Lee不會再回來的男人,她看見Harry走進門時的震驚和眼底重被翻出的痛楚有一瞬間讓Eggsy無比後悔,而下一秒搧在Harry臉上的巴掌則讓他完全傻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所以你就是Lee說的那個人,』她說,語句中的堅定即使對Eggsy而言也極其陌生,『他說過的,一個帶他看見世界可以更好的人。』

別擔心,Michelle,我們的Eggsy會活在比現在更好的世界,更好。
你怎麼知道?她抱著寶寶蜷在丈夫胸口,孩童伸出小小的手指揪著她垂下的一縷髮絲在爸媽之間軟呼呼地笑成一顆小球。
因為我會拯救世界,懷抱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年輕的男人這麼說,連他自己看來也像個孩子,我們會的。

『……我很遺憾,』Harry的聲音很沉,那是對他已經如此熟悉的青年才能在瞬間讀懂的哀傷,『我沒有想到──』

『我不想要知道那些,』她說,音調一如當年只是這次她沒有哭泣,她看著面前比記憶中蒼老卻精緻如昔的紳士,她清楚記得這個人的臉孔神情就像她清楚記得當時他對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我不想要知道他在哪裡、在做什麼,我只需要知道這是不是他選擇的、是不是他想要的,』她的聲音很低很穩,每一個脫口而出的字句都彷彿已在她腦中反覆演練多年,『你要我諒解可是你就連這些都沒有告訴過我,你要我怎麼跟Eggsy說他的父親是個好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讓我們活在一個更好的世界可是這個世界裡沒有他?!

『媽!』

Harry靜靜看著她,和緊緊抿起唇,用一種帶著奇特穿透力和親密的眼神來回看著自己和他的母親的Eggsy,彷彿他在訝異過後就開始思索如何安撫母親甚至想著要怎麼讓自己年長的情人能夠脫離眼前的困境,或許他才是Lee留給自己的徽章,Harry不由得這麼想,一個不需密語的禮物──為了這個他總有一天必須正面面對的錯誤,為了他們各自想像的美好世界。

『Kingsman──』

年長的紳士,Kingsman現任的王低聲開口,而年輕的騎士為此瞪大了眼睛,『Harry?!』

對Eggsy很輕地搖搖頭,Harry的神情如此平和,全然冷靜而明確,宛如他站在新舊世界曖昧模糊的分界而所有一切輪廓都正加快清晰,『從1849年起,Kingsman的裁縫就為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們服務──』

「就這樣?」

不願忍受站在冰冷的路邊,Merlin只用一個眼神就讓他的情人們乖巧坐進車內,不需確認的目的地當然是Harry位於肯辛頓的屋子,他一手握著方向盤,瞥見Eggsy手上竟又把玩起剛才被自己沒收的手機,Merlin好笑又訝異地挑起眉卻對此不置一詞。

「就這樣。」Harry點點頭算是回答,他、他們都清楚知道Merlin自始至終都陪在他們身邊如同他們需要的時時刻刻,他又安靜了一小會兒,記憶中美麗的少婦在多年之後依然美麗只是更多了艱難生存留下的滄桑,她注視男人的眼底透出寬恕即使他從未真的祈求寬恕。

『我恨你但我不怪你,』她說,『我只希望你答應我,至少下一次你走進我家大門,不是為了告訴我我的寶貝再也不能回家。』
她看來如此平靜,而青年終於忍不住緊緊抱住自己的母親﹐在她伸手撫摸自己的頭髮時喃喃可能隱忍了二十三年的悲傷。

「你不陪她沒關係嗎?」Harry平靜的回答的確讓他鬆了口氣,Merlin斜眼看著Eggsy,心裡推算他還需要多久才能救回被自己刪除的那張照片,從眼鏡反射的微光來看,或許很快。

「沒關係。她想要獨處,我想要你們,」頭也沒抬,Eggsy的手指在螢幕上滑動,一個忍不住的偷笑浮現在他唇邊,是個小小狡獪的得意揚揚,他把手機塞回口袋,從副駕上扭過半邊身體盯著他年長的情人之一,「Harry。」

「嗯?」

「我想……我可以在後院種些東西嗎?」

「你會自己照顧的話。」

「當然會,」青年喜滋滋地點頭,「我會像顧好JB一樣顧好她的。」

不知該為成為對照的JB哀傷還是為他選擇的用詞感覺有趣,Harry從後照鏡裡看見Merln同樣丟出疑惑的眼神,他忍不住問,「你想種什麼?」

「玫瑰,」他說,微笑沉穩宛如在暖陽下緩慢醒覺的深藍海洋,「大朵的、紅色的玫瑰。」

他年長的情人們在鏡中交換的眼神帶有輕微的好奇、訝異以及更多柔軟的寵愛,Harry在Merlin的凝視中笑了起來,正對應他們的青年毫不保留的憐愛與戀慕,而他們之間的所有一切都正在這之中向下紮根,繁盛昌茂。

-End-

[Note]
好,寫完了(笑)
算一算這成了我從開始寫 Kingsman 以來篇幅最長的一個故事,大概是因為哈利大大太可怕了(喂)
這篇和另一個未公開番外篇收在新刊《Spring Approaching》裡,這也是我的第4本 Kingsman 同人,事情到底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呢(困惑)
網路版和實體書收的版本也有細微(某方面來說或許其實巨大)的差別,不過因為我有點懶得一一去修網路版,就先這樣,有興趣的話可以比較一下(?)。
然後就是,不管是好壞批評,我真的都很希望可以看到大家看完的反應/回應,是什麼都好,如果願意的話,請和我說說話QQ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