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9/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持續往前疾行的車內在Merlin或許暫時關上通話頻道之後寂靜下來,荒廢的廣闊的泥濘田野迅速落在窗景之外宛如滑進灰暗絳紅渾噩未覺的舊世界,青年漫不經心地眺望前方天空,蒼藍斑駁的雲塊在冷風推搡下堆疊出潮水般的波紋彷彿一小片被人刻意遺忘的海的幻影,或許是飛鳥留下的殘像竄進雲層竟似細小灰沫飄浮水面,在眨眼前已被浪花吞噬。

『──我們為什麼要拯救世界?』
那一天,那個位於漫無邊際的海水之間的霧都被冰寒雨霧徹底浸透的夜晚,Kingsman現任的王、前任的騎士溫柔抱起他的男孩,小心翼翼安放在溫熱舒適的熱水裡,青年鬆懶地在他身上舒展四肢軟軟纏住他手腳,額頭擱在坐在浴缸邊緣的Merlin大腿上,瞇著眼聽他年長的情人們互扔飽富愛意的諷刺,細柔的笑在喉間震盪彷彿幼獸的呼嚕。
然後他在半睡半醒聽見Harry這麼說,Merlin的手指纏繞著他的頭髮,Harry的嘴唇壓在肩後,『嗯?』Eggsy含糊回應,帶著和安心感同樣濃厚的睡意。

『你曾經問我,我們為什麼要拯救世界,』Harry的聲音聽起來很自在、從容,是他一貫優雅的語調只是沾染溼熱的水氣了更顯得溫柔,『在我剛醒來的那時候。』

那個讓Harry額前留下一道傷疤的死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他們之間,Eggsy從暖暈之中警醒地轉頭看向他,『你沒有回答我。』

『因為我的答案不一定會是你的,』年長的紳士微微偏著頭,Merlin伸手為他撥開一縷落到額前的髮而他因此淺淺勾起嘴角,『做為一個Kingsman的騎士,我們一點也不光鮮亮麗,想要拯救世界的代價就是我們每一個都得髒得要命滿手血腥,每一個選擇都可能讓全然無辜的人替我們付出代價,每一個選擇都可能是他媽該死的錯誤,就像Lee,就像那個教堂、』他很快地停頓了下就像那些陰影早在無知覺間成為與他共存的一部份,他的男孩微微睜大眼睛握住他的手,而他的魔法師只是安靜凝視著他,平靜的呼吸在並不算大的空間裡光只是柔和起伏就能夠是穩定的力量,Harry很深很深地吸了口氣,『我們只能相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然後去做。』

我們會犯錯。然後我們修正錯誤。
或彌補。或放下。
Merlin這麼說。Eggsy以為自己懂得那代表什麼,曾經以為。

『好想看看真正的海,』那個男孩蹲在Eggsy身邊,睜得大大的眼睛盯著青年手上的螢幕,綿延而去的多層次的藍框在小小的畫面中依然色彩鮮明,『一定很漂亮吧。』
Kingsman素行高效的行動組員依照標準程序去除了一小群外地人暫時停留的痕跡,他們幾乎保留了整個村莊的狀態──除了年輕騎士在花田中找到的那個男孩。
他帶走了男孩的一部份因為他曾經說過「真想躺進去看看」,他把他安放在藍色珠寶般的海水中央,與之作伴的是一同化為灰燼的豔麗紅花。

『……我怎麼能知道自己一直是對的?』他問,茫然像是身在謎宮中卻怎麼也找不到手裡線團源頭的孩子。

『你不能,Eggsy,沒有人真的可以,』Merlin悄聲說,他輕柔梳整青年溼淋淋的頭髮,手指安放在他頸後磨蹭著那些薄薄的溫熱的皮膚,『所以我們才學得會放下。』

『我不曉得別人為什麼要拯救世界,』Harry凝視著他的純潔騎士,他的魔法師,他在走過如此漫長的歲月之前從未想過會同時擁有的情人們,他凝視著他們如同他們就是世界的中心是一切是值得付出所有為之奮戰的美好,他輕輕環抱他的男孩,在他耳邊低語如此輕如此慎重如此靜定,『我只希望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讓更多一個像你這樣的年輕人能得到應有的改變人生的機會。』

然後,希望我們也就能夠學得會放下。

「Harry。」
隔了不知多久Eggsy才終於出聲,年長的紳士讓視線在他臉上、和那些穩穩抓握方向盤的、緊繃蒼白的指節上停留了一小會兒。
他什麼也沒有說。

「我想回家,」沉默沒在他倆身邊駐足太久,Eggsy輕聲說,他年長的情人輕輕「嗯」了一聲,「你可以……」他掀了掀唇又闔上,而Harry竟在此時握住他的手。

你可以向我們要求任何事,Eggsy。任何事。

「我希望你可以見見我媽,」那聽來帶有一絲不確定,卻又因為說出口而像是鬆了口氣。

「好,」Harry回答,音調果斷、優雅,毫不遲疑,那是做為一名Kingsman騎士的口吻,Eggsy很快地轉頭,在他臉上看見事隔多年卻似乎從不曾真正被放下的遺憾和悔恨,以及一些或許是隨著時間流逝才能更深堆疊的哀傷。Eggsy的手指輕輕擦過他輪廓明晰的指節而後把那些手指靜靜握進掌心,「牛津鞋不是雕花鞋,」他說,即使裝得口氣驚疑不定也已經很難讓人聯想到那個走投無路的半大青年。

Harry挑起眉斜斜看著他,「這已經不是通關密語了,Eggsy。」

「可惜,」扮了個鬼臉,他依然緊握著Harry的手沒有放開,「其實我一直很好奇,這麼繞口的暗號是誰想出來的,沒想過人家會記不住嗎?要是我根本就忘記了怎麼辦?」

「唔,要是忘記了的話,或許所有事情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Harry含笑的口吻未談及當年可能會有的糟糕發展,他們倆人或許都想到了卻沒有人說出口。

「是啊,還好我記性不錯,還好我決定打那個電話,」他笑著抬起手,細細親吻他年長情人的指尖,「還好這不是那種電影。」

Harry的目光長久停留在他的男孩身上,半正式的西裝外套,Kingsman標配的眼鏡斜掛在V領毛衣領口,他的外表早已不是那個故意張揚的街頭無賴,卻依然有那麼多、那麼多屬於他的鮮活特色,只存在他身上,Harry很輕地笑了起來,如此溫柔,滿含愛意,「想想Eliza和她的教授,我不得不說,還好這就是那種電影。」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