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1/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PG-13
[Summary]

一個任務,和帶回了新鮮傷口的年輕Galahad。
這是一個關於他和他和他,以及家人之間的故事。


1.這依然是我的 Kingsman 系列,設定延續自《In My Remains》,以短篇的形式書寫,數字「.」之前表示Eggsy的年齡,「.」之後是我的書寫順序,理論上沒看哪一篇應該都不影響閱讀,但人物和情感都是互相關聯的。
2.大家事到如今大概也知道的,我的所有配對都不分攻受,如果對前後順序很計較的話請小心慎入。
3.我跳過了一些東西(還)沒寫,但,嗯。所以我會標明這一篇是否在交往中,【28.3】,是他們三位交往了幾年之後的故事:-)
4.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在通往傳染病院的路上,Harry為自己點起了一隻淡菸。
駕駛座上的Eggsy很快地看了他一眼,透過蒼白的、悠然的、薄而稀疏的煙絮,他年長的情人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失去金箔的雕像臉上一片模糊的暗影。青年讓視線在他臉上、和香菸細微的火光上停留了一小會兒。
他什麼也沒有說。

「傳染病院並不真的是間傳染病院。」

出聲的是Harry,他的聲音從容優雅,就像他從沒有注視著青年搭在自己膝頭上的手指發了好一會兒呆。

「哦,」Egssy很輕地應聲,指尖撫摸年長紳士精緻柔軟的長褲布料,那比他平常會選擇的質料更厚實一些,無疑是因為這陣子驟冷的溫度。

「那就是個玩笑,」Harry說,一邊很輕地偏了偏頭,那讓他像是突然顯得年輕了幾歲,「一群傻大男孩總會做些愚蠢好笑的笨事,不是嗎?」

「蠢透了,對,」他同意,轉動方向盤的手穩定不移,「我們就是這樣。」

被那帶著一絲委屈的口吻逗樂,Harry瞥了他一眼,眼角輕皺的紋路柔和地不可思議,「我沒有生氣,Eggsy,」他停了停,「但你還是不該陷Merlin於如此尷尬。」

「早知道你沒生氣,我會跟Merlin道歉的。」青年扭頭飛快親了他一口,從他嘴唇上偷走一絲尼古丁的焦苦,又在他為此發表任何意見之前轉回原位,一邊放慢車速滑過門廊前的車道,「到了。」

✡ ✡ ✡

「你怎麼會以為我有可能沒發現你又溜進來了,Eggsy?」將篩過的麵粉加入大碗小心攪拌,專注在手上作業的魔法師根本沒有回頭,他沉聲說,果然聽見身後傳來裝模作樣的嘆息。

「你知道我的願望就是那麼簡單,」青年吃吃笑著挪到Merlin身側,以一個不至於造成妨礙的角度半靠著他,「就一次,完成我的願望不行嗎。」

「那不是你的願望,而是你的性妄想,」Merlin很輕地聳聳肩,很難從他平淡的口吻中聽出他到底對這件事反感到什麼程度,「廚房裡有太多我完全不想沾到身上的東西,所以……不,Eggsy,死心吧。」

小小聲嘀咕著你明知道我們不會真做太過份的事,青年順手攬住年長情人的腰,不安份的手指撥弄毛衣下擺,還不到被制止的程度,他順勢連大腿都靠上他,有一下沒一下地擦過他膝蓋外緣,「看起來很好吃,」他說,一邊踮起腳尖舔了男人的頸子而他半側著頭看了他一眼,「唔,」Merlin哼哼,撈起一片柳澄放在Eggsy舌尖,在他得意地吸吮指尖時低頭吻上他帶著水果和糖霜甜味的嘴唇。

「Merlin……」直接在他嘴裡吞嚥那些酸甜,Eggsy的手指理所當然地鑽進上衣,指尖愛撫男人赤裸暖熱的後腰,青年用肩膀抵著他,單腳卡進他雙腿間把他固定在自己和流理台之間窄窄的空隙裡,夾雜輕咬的吻一路下滑,輕柔而執著地用舌頭一點一點舔舐男人形狀優雅的喉結,而他喉嚨薄而脆弱的皮膚就在他唇下輕輕震動。

「Harry在店裡。」

Eggsy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的手還停在Merlin長褲邊緣,對要往上剝了他的上衣或往下抓他的屁股猶豫不決,同樣的句子又一次飄過耳邊,他在突然意識到那代表什麼時停下動作,微微仰頭盯著自己年長的、微笑從容的情人,Eggsy隔了好一會兒才憤恨地抿起嘴,「你早想到了。」

「當然,」他說,沒忍下眼中近乎得意的壞笑,他側著頭又吻了他一下,很輕、幾乎算得上純潔,「我的確很享受被你們倆一起幹翻,」他貼在他唇上說,嗓音柔軟、自控,「但絕對不是在廚房的流理台上。」
魔法師在Eggsy不滿的抱怨中勾起嘴角,看來真有點壞心眼,他伸手拍拍青年的屁股,手掌在觸感良好的臀肉上方多停了一小會兒,「現在,給我滖出去。你又毀了我的麵糰。」

扮了個鬼臉,Eggsy探頭研究那些被不當放置過久的材料,「不能做點手指餅乾就好?我們可以配果醬吃。」

「也好,」皺眉盯著那一大碗麵糰,Merlin勉強同意,他又瞪了Eggsy一眼,而他的青年對他笑得一臉無辜,他無奈地嘆了口氣,「你就愛挑戰我的底線,對吧。」

那根本不是個問句,Eggsy對他眨眨一隻眼睛,「你們不總這麼說?我是Harry的學生。」那笑容幾乎能說是恬不知恥,在Merlin再次瞪他之前乖乖往後退了一步,上揚的嘴角在轉瞬化成一個小心翼翼的探詢,「Gracie問你能不能和她一起過聖誕節。」

Merlin的沉默很短卻慎重,他安靜看著自己年輕的情人和他並沒有露出過多情緒的神情,注意到他細微移動身體重心的原因其實源於焦慮,Merlin凝視著他直到Eggsy終於長長嘆了口氣,「好吧,也不只是她。我不曉得,我想我可能只是……真的很不習慣聖誕節這種東西,在莊園被後勤們追著跑都好過在家裡和那傢伙一起吃晚餐。」

他看起來真有些苦惱,或許他始終對母親沒有離開那男人的決定有所不滿,Merlin在他垂下眼睛小聲嘆息的那短短幾秒間琢磨出這一點,他考慮了會兒,才伸手抹去青年臉頰沾上的一小塊麵糊,「你們可以過來,我想Michelle不會生氣的。」

那無疑寵溺的妥協很不Merlin卻在瞬間打動了他,Eggsy掙扎了好一會兒才搖搖頭,「這兩年她好不容易願意面對聖誕節……」他的聲音很輕而Merlin清楚知道原因,Eggsy仰頭親吻他嘴角,幾乎不帶他意,「謝了,Merlin。」

很快地點點下巴,魔法師的神色冷靜一如平時,只在輕柔的聲音底層流露一絲或許顯而易見的愛意,「我會待在Harry那裡,」他說。

Eggsy凝視著他,有一小段時間難以轉開視線,而後他輕輕點了頭,「好,」他說,聽來果斷而優雅,那差一點讓Merlin忍不住露出微笑。

「去吧,」Merlin朝外歪歪頭,「或許你可以去接Harry。」

接送這種事在有無人駕駛車代步的前提下其實毫無必要,但他倆都清楚Eggsy熱愛和Harry一起漫步走過倫敦街頭的悠閒,Eggsy笑了起來,「好主意,我們會帶晚餐。」

很輕地哼哼充作回應,轉頭將注意力挪回那碗開始發硬的麵糰上,聽見Eggsy輕快走開的腳步聲,Merlin漫不經心地咳了一聲,又一聲。
他皺眉拉攏微敞的毛衣,在又一次咳嗽的衝動襲來時果斷調高了空調的溫度。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