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II_3/6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所以,查到了什麼?」John在Sherlock幾乎一回到貝克街就窩進沙發,埋首電腦裡不動作不說話兩個多小時之後,終於忍不住開口。

「嗯。」Sherlock淡淡丟出一個單音,那讓John判斷他至少有敷衍的好心情,也表示他可能已經查到了某個段落,John走進廚房泡了兩杯茶,直接放了一杯在他手裡,順勢彎腰探看螢幕,「這是什麼?看起來像是什麼資料庫?」

「PNMPB(全國失蹤人口調查局)、CRA(Child Rescue Alert),」Sherlock專注於一頁頁資料檔案的目光黏著在螢幕上,幾乎只是動作反射地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和地方新聞留言板。」

「你想找……失蹤兒童?」John眨眼的速度因為迷惑而比平常更快上一些,他盯著螢幕上的資料頁面,「可是你不是說,那些父母不會報案嗎?」

「那是成功買回孩子的,你記得Lestrade怎麼說那個報案的母親嗎?報案、回家,然後試圖銷案,歹徒不可能每次都能在第一時間聯絡到家長,驚慌的家長會透過什麼試圖找到孩子?」

「呃……同學、鄰居、朋友、警察?」

「近幾年當然還有Twitter和Facebook,」Sherlock看了他一眼,不知為何帶著點嘲弄,「歡迎進入社群時代,我的Bolg作者。」

微妙感覺哪裡被恥笑了,John瞪著他笑意未歇的側臉,「……哦。」

「不管如何,我查了近十年來沒有下文、沒進入搜查程序但的確出現過的兒童失蹤案件,八到十一歲,家長事後表白孩子沒事,甚至找到幾個人聲稱自己小時候被綁架過──全部沒有立案。Lestrade的直覺,」Sherlock修長的手指從螢幕上一劃而下,「雖然他本人完全缺乏把直覺導向正確途徑的能力。」

「十年,」John思索著這個數字代表的意義,他突然睜大眼,「你之前說,犯人很貪心,你那時就猜到了?!可是怎麼會?」

「我從不猜。」色澤淡薄的瞳仁彷彿隨著思考的速度不住瞬動,Sherlock以指尖輕輕敲著鍵盤一角,「五千英鎊,就連你都覺得以綁架案來說這個贖金的金額太低,他們只要求這麼低的金額、在綁架當天傍晚立刻聯絡,犯人的目標單純明快,綁走孩子、換錢,抓下一個,因為消息不會傳開,所以他們可能在一個地區停留幾天,賺得一筆足夠的金額馬上離開。你看這個,」他示意John看向螢幕上被他特別點開的一個頁面,「這個人的名字曾經出現在失蹤兒童名單上,為時兩天,你看他在Twitter上說的,『小時候有個阿姨帶我出去玩,我忘了旅館的名字但那真的是我住過最豪華的地方了。奇怪的是,我媽從不告訴我那位女士到底是誰』,不,奇怪的是你被綁架而不自知,」Sherlock一撇嘴角,「像這樣失蹤了兩到三天又被找回的孩子,光是出現記錄的就有三十幾個,地點含括全國,當然,這些不可能都是被他們綁架過的孩子,但也足夠推測他們犯案的次數必定遠超過這個數字。」

John盯著他,好一會兒才輕輕吸了口氣,語氣絲毫不掩驚訝,「這真是……太神奇了,你是從犯人要求的金額看出來的?」

「當時我是懷疑,看到那個男孩才讓我確定。」Sherlock瞥了他一眼,「你看見他身上穿的襯衫了,名牌貨,很新,完全符合他的尺寸,而且價格至少是他牛仔褲的三倍,不是他家買得起的衣服,那是犯人給他換上的,他只是在吃東西時弄髒了一小塊犯人卻買了件新的,那條毛毯、Anna sui的香水,她就是忍不住要買高價商品而且他們也買得起,」Sherlock注意到John突然睜大眼的疑惑神情,他聳了聳肩,「是『她』,很明顯,購物的風格、孩子的年齡、帶走孩子的方法,下手殺死孩子的也是她。從手法來看,這組犯人關係緊密,主導者是那個女人,但女性不容易和另一名女性維持長久的犯罪合作關係,所以犯人是一男一女,也正適合偽裝成帶著孩子的夫妻。」
「香水,」John低聲說。

「我現在唯一好奇的是……他們是怎麼帶走那些孩子、還讓孩子乖乖跟著他們好幾天?看起來親切和藹不等於就可以讓這些孩子聽話……這倒有趣。」Sherlock猛地站了起來,「走吧,我們出門。」

「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John的視線在他已經走到門邊才追了上去,「啊?去……哪裡?」

「當然是去找犯人,」Sherlock以幾近難道你剛才都沒在聽我說話的責難瞪著他,「看起來像是夫妻、或情侶,年齡大約在三十五到四十之間,他們在一個地區大約停留一到兩週,帶著孩子,不可能買或租房,所以不是飯店就是旅館,考據到他們用錢的習慣和開的車,噢拜託,他們要在社區裡拐走小孩,當然自己開車,不是房車,是MPV,而且是女人喜歡的、家庭會開的款式,淺色系,最可能是米或藍色,必定是不容易引起注意的國產或日產車,開這種車住太高級的飯店反而引人注目所以會更中等一些但不可能糟,在他們的安全區裡這樣的飯店數不出幾家。」

「好吧、好吧,知道了,」John幾個跨步跟上,他看著彷彿正以調整圍巾的動作壓抑亢奮的室友,John在抓起自己的外套正準備往身上套時突然停頓了幾秒、噗地一下笑了出來,而Sherlock因此猛皺起眉。

「抱歉,只是覺得這比看你躺在沙發上整天沒精打采喊無聊好多了。」

「我的大腦需要運轉,」Sherlock瞪著John,幾乎又要露出那種刻意招人討厭的鄙夷神情,最終卻只微妙地停留在輕微的不耐煩上,他安靜了一會兒,「準確來說,是它總在運轉,而我厭惡沒有足夠有趣的事物好讓它不致於轉得毫無意義。」

John眨了眨眼、又眨眨眼,他的確無法體會那種感覺,可能除了Sherlock──好吧,也許再加上他那位兄長──之外這世上沒有其他人瞭解,但是,「你知道,唔、或許你不知道,因為你才是大腦總在運轉的那一個,」John習慣性地偏著頭,比平時略低的聲音帶有幾分不自覺的柔軟,那讓這幾個句子聽起來遠離了字字斟酌的嚴肅而更傾向毫無根據的縱容,「但做為一個旁觀者,我真心認為你的大腦,」他抬起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轉得極其精彩,無與倫比,那值得驕傲,Sherlock,甚至是對我而言。」

Sherlock看著面前個子矮小的醫生,被對這個男人身上彷彿無可摧毀的堅定究竟從何而來的好奇困住了極短暫的一小會兒,直到John彷彿好笑地挑起眉,才在一個吸氣之間抿緊了唇,「……好吧,謝謝,」他又停了一小會兒,微微皺起鼻尖的動作有些彆扭,「不過我從不為理所當然的事驕傲,那太……情緒化。」

「對,你不,」John咧開一個再明確不過的笑,神色介於頑皮與篤定之間,「你不情緒化,但我是。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黑髮的偵探瞪著他,許久才冒出的咕噥近乎抱怨,「說謊。」

「嗯?」沒有聽清,John在真正出聲詢問之前卻看著Sherlock猛然旋身走下樓梯,「嘿?」他趕快跟了下去,正好聽見一句「你從不情緒化」,聲音不比自語大上多少,John因此停頓了幾秒,「你說什麼?」

「我說,就算你的腿長只有我的三分之二──」

「夠了,」John翻了個白眼,在腦中幻想把他一腳踢下樓梯的畫面和他一臉驚訝倒臥樓梯底層的茫然,才偷笑了一下就看見站在一樓的Sherlock正仰起頭,飽富興味地看著自己,John低咳了聲,「不要說出我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Sherlock挑起嘴角,帶著在他身上慣見的漫不經心和三分刻意的促狹,「但我得說,踢我下樓真的不是個好主意,John,事實上我更建議的是──」

「哦閉嘴,Sherlock。」

✡ ✡ ✡

「不通知Lestrade?」John在兩人走向最後一間可能的飯店時詢問身邊的友人,「你可是拿著他的警官證盤問了三個可憐的櫃檯經理。」

「這嘛,他不會介意的,」Sherlock聳肩,「反正只剩最後一間,如果我的推測正確,犯人很可能就住在這裡。」

John回憶了Sherlock詢問時的關鍵句:三十到四十歲左右的夫妻、淺色系的MPV、打扮時尚、出手大方,可能帶著小孩。
「他們有沒有可能已經離開這個地區了?如果照你說的,他們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的話。」

「有可能。」Sherlock同意,「不過基於他們損失了一個孩子,會想在這一區彌補的可能性更高,再考慮到犯人的控制慾──」他突然一停,「控制。」

John因為他突然的停頓睜大眼,「怎麼了?」

沒有回答,Sherlock只是抓出手機,手指輸入的動作飛快。

「Sherlock?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直到現在都沒有兒童死亡的新聞。」Sherlock瞪著手機螢幕,神情若有所思,「整整一天。」

「呃,Lestrade不是說他壓下了新聞?」

「是我說,他只是沒有否認,」Sherlock的手指在螢幕上細微挪動,就像是藉此整理思緒中的線索。上午Lestrade出現在門邊時的神情、他語氣嚴肅地說『我需要你幫忙』,一個來自其他轄區的案子,和他所謂的『壓力』。
「……Mycroft。」Sherlock突然定在原地,原本還有幾分飄惚的神情急轉成怒,「是Mycroft!」

「啊?Mycro、你哥?」John完全沒有跟上他的思路,他微微張大了嘴盯著Sherlock,「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Lestrade離開白教堂警局超過五年,他之前的搭檔退休去了威爾斯,那裡哪還會有誰記得他的舊案子?兒童棄屍沒有出現在新聞上,卻越區傳進蘇格蘭場的探長手裡,你不覺得哪裡很奇怪?」

「呃……」John微微歪著頭,「照這麼說起來,的確。」
「還有新聞,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走露,他說他的長官『根本不想聽見』這種案子,表示他沒有上報,憑交情讓記者一天不報導或許可以,壓到今天一點消息都沒有走漏不是他做得到的,更何況還跨了轄區?這案子是有人送到Lestrade手上的,那人清楚Lestrade的心結、知道他過去的案件資料、甚至可以暫時阻止新聞出現同時壓制警局情報外流,Mycroft,除了他我想不出還有誰的心理和做法都這麼……扭曲。」

Sherlock原本豐潤的唇幾乎緊抿成一線,John又隔了好一會兒才真的反應過來,「等等,你是說,你哥把這個案子送到Lestrade那裡……呃、為什麼?」

「天知道他在想什麼,」微微咬著牙,Sherlock就算沒有口出惡言,語氣中的恨意也足夠表達憤怒,他飛快在手機上輸入了幾個字,John好奇地湊了過來,「『滾開 SH』,呃……這真是……言簡意賅。」

「他就是──」按下傳送或許不超過一分鐘,Sherlock的手機就在他手裡震動起來,像是來電的對方早就準備好有所回應,Sherlock冷著臉接起電話,「你想做什麼?」

『也許只是表達關心?』微微帶笑的語氣甚至隱含幾分你怎會不懂的寬容,那讓Sherlock幾乎立刻皺起眉。
「我還真不曉得你會在蘇格蘭場的好探長身上投注這麼多的關心,」刻意的強調讓某幾個詞彙聽來格外譏諷,Sherlock緊握著手機像是可以讓不滿透過電磁波直傳到線路的另一端,「噢,抱歉我忘了,你所謂關心的定義向來與眾不同,也許其實你想說的是控制,我猜。」

『很幽默,』聽不出絲毫不快,電話那頭的男人甚至輕笑了幾聲,『我向來關心我的朋友。』

Sherlock毫不掩飾地回了一個嗤笑,「說得好像你有朋友一樣。」

『呵,你怎麼知道呢。』他停頓了幾秒,再出聲卻略微放低了音調,以某種角度來說,那甚至接近一個意謂停戰的請求,『他幫過你,你很清楚,而我對此無比感激,』把Sherlock的不語當成某種默認,官居末職的公務員淡淡地說,『所以當時我才給你他的檔案,你記下了一切不是嗎。幫他解決這個案子,那時你確然欠他一個人情。』

「我從不欠誰。」

「如你堅持。但你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哼。」Sherlock報以一聲冷哼,不發一言直接結束通話,轉頭看見John似乎別有興味的目光,他重重噴了口氣,「怎麼?」

「你們的兄弟關係真是令人費解。」

「我說過,他就是個控制狂,」緊抿的嘴角微微一抽,黑髮的偵探在轉身之前突然停下腳步,他思索了幾秒,「我改變主意了。」

「嗯?」

「我要通知Lestrade。」

「哦……嗯?」John眨了眨眼,「為什麼?」

「這個遊戲只有我們玩不是太無聊了嗎?」Sherlock突然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其中過於高昂的歡快險些讓John下意識地往後倒退半步,「Sherlock?」

無視John試探性的詢問,Sherlock迅速傳了個訊息,「然後,我們來去逮人。」

「等等,你不等他來?」
「不,我有別的事讓他忙。」Sherlock露出幾近惡作劇的笑,不同於平常的傲慢蠻橫,竟讓那張臉看起來比平常更加年輕,John沒有意識到自己看著他或許呆愣了幾秒……或幾分鐘,才在那張臉上的神情在一個皺眉之間重組回慣見的銳利時回過神來,John在幾個不甚自在的低咳之間找回自己的問題,同時努力把那份窘迫推去一邊,「忙什麼?」

「證據,」戲劇性地一攤手,Sherlock的回答滲入一絲笑意,像是對著John也像只是自語,「想躲在幕後解決一切問題?你也想得太美好了,Mycroft。」

「呃……Sherlock?」

「來吧,」無視了John的好奇,Sherlock率先大步走向飯店,「我有預感犯人就在這裡。」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