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lent one, you…_5/9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本文與(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tretched Into The Sky/直取天空》中。
購買實體書:伯樂巷葫蘆夏天

前篇由此去→●●●


年長的男人凝視著他,一句「吾王」在嘴邊打轉卻終究沒有脫口而出,那不是Arthur想要的答案,或許也不是Bill想說的回答,「你想聽到我說什麼呢?」

他終於開口,帶著一些無奈和一些自己也還無法清楚分辨原因的溫柔,他慢吞吞移了一步、再一步,在他意識到自己其實只是想更接近他的年輕國王之前,他已經回到床上,正確來說,他在Arthur身上,分開雙腿跪坐在他大腿上方,他的手還圈著自己的手腕像是從來就沒打算放開。

「我們現在是打算瘋狂做愛嗎?」Arthur半是調笑般說,如果不是Bill已經對他足夠熟悉,或許很難判斷其實中認真的程度,「你知道妓院教會了我什麼?」微微歪著頭盯著Bill,Arthur一手環住他的腰,聲音很輕,語氣卻很堅定,「其中之一,就是性不能解決任何事。當然你想的話我們也可以做完再來談。」

Bill瞪了他一小會兒才嘆了口氣,「『我是你的人』,嚴格來說,全英格蘭的人都是你的人。你想當我的什麼、你又能當我的什麼?能夠決定的一直是你,吾王。」

「我決定?不管我的決定是什麼,你都真的會接受嗎?」Arthur皺著眉,語氣中的懷疑讓總是果斷的王流露一絲可能只在Bill面前顯現的稚氣,那讓年長的男人笑了起來。

「不接受,就反抗啊,」他說,口氣明明平淡卻反而成了一種全不受控的自負,「Vortigern稱自己是王,我不接受,所以反抗;你拔起王者之劍,只代表你有控制那把劍的能力,不等於我會因此接受你是我的王。」Bill停了停,微微瞇起的眼帶著混雜了懷念的趣味,「在山洞裡,Bediveve曾經說,『我們也不喜歡你』,這一點他錯了,我喜歡你。」

Arthur真的意外地挑起眉,「在那時候?我可是害你被黑腿軍帶走的人耶?」

「所以我才喜歡你,你是個自私的混蛋,永遠優先保護自己人,那很好。有人會認為你應該保護維京人嗎?至少我是不會。」

「看情況,」Arthur聳起肩,「如果能當朋友,又何必當敵人。」

Bill的視線從他眼角遠超出實際年齡所應有的圓滑世故溜過,有一個瞬間,很短的一瞬間,他想要低頭親吻那個他來不及抱住的孩子,那個曾經在他的父親懷中羞怯微笑,天真孱弱一如幼犬的孩子,但最終他的目光只是靜靜停在他手臂那道傷口上,「所以你就算生氣也不會殺死那匹人馬;所以你讓Tristan送那些女孩回村,他一定會讓村人猜出其實是你,對吧?」Arthur眨眨單邊眼睛,神情幾乎顯得淘氣,Bill忍不住勾起嘴角,「不管有沒有那把劍,你生來就是王,只是現在的你是英格蘭的王。你是我的王,Arthur,是我決定接受你的決定, 不管你到底想成為我的什麼,對我來說都不會不同。」

低柔的尾音揉散在Arthur雙唇間,他專注看著Bill溫潤的眼睛視線眨也不眨,「……我可沒爬上全英格蘭人的床。」

那讓年長的男人猛地嗆笑出來,「我當然知道。你以為為什麼那時我抓住的不是劍而是你?」

「為什麼?」他問,微抿的唇如此執拗,Bill怔了怔,手指梳過Arthur其實並不散亂的額髮後捧起他的臉,「你跪在我面前。」

年輕的王只停了一秒,「噢,那時候。」

「那時候。」Bill低聲說,「在你抬頭看我的時候,你知道我看見什麼?」

我看見你。只有你。

Arthur偏著頭,臉頰自然蹭進他掌心,「說。」

「我看見這雙眼睛裡有我,只有我,別無他物。我啊……很想再看一次,」他的姆指無比輕柔地撫過年輕國王眼窩,就在他總是略有陰影的那片皮膚上方,「只是在我想到有什麼方法可以再看到之前─」

「─我爬上你的床。我是不是該多忍一段時間?」Arthur在Bill大笑著說「你沒有忍耐能力」時噘起嘴唇,那讓他看起來份外像個撒嬌的孩子而他知道這可能是Bill最無法抗拒的表情,「沒錯,我從來沒考慮過忍耐是怎麼一回事,而且我生平最恨有人對我的人動手動腳。」

他拉著Bill坐下而年長的男人毫不客氣地順勢把體重大半癱放在他環抱的手臂上,Arthur的下巴靠在他肚子上方,明明仰望,眼神卻充滿侵略性和不容拒絕的強勢,「給我那枚戒指,Goosefat,這樣我就是你的,不是王,不是Arthur,就只是你的。」

Bill看著Arthur仰望的眼睛,看見那雙眼裡的透徹和狂傲;看見那雙眼裡的渴望;看見滿佔那雙眼睛的自己。

他凝視著他,沉默震耳欲聾。

「好。」在某個瞬間,在他感覺年輕國王的目光彷彿再也不會轉開的瞬間,他悄聲說,卻是在看見Arthur突然被點亮似的眼睛那一秒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我剛才是不是說好?」

Arthur環過他的背把他拽進一個吻裡,「對,你說好,」他在他唇上說,幾乎可以感覺到那人略薄的唇扭曲成好笑又無奈的微彎,「沒有第二次機會了,Goosefat。」

「我本來想說『不』的,」他嘀咕,音量剛好足夠讓他的王聽見。

「你才不,」Arthur輕輕咬著他的臉,「你說不出來的,你想要我想得要命。」

Bill懶懶趴在他的王胸口,在那人靈活的唇舌回到嘴邊時好笑地哼哼,聲音輕柔甚至漫不經心,只在他搭在Arthur手臂上微微泛白的指尖能夠看出一絲難以掩藏的動搖,「畢竟,我也是想要什麼,就拿什麼的人啊。」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