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4/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3小時前
行星 VNtroixa

這個星球美得有些超出意料。

外遣小隊裡或許只有Spock沒有在臉上流露任何讚嘆或訝異,Uhura謹慎卻不失驚奇地打量周遭,而Marcus在看清他們落地成形的平台其實是突出在水面上的大型石塊時甚至小小驚跳了一下。

和地球接近的大氣成份,只或許是因為含帶大量水氣,聞起來帶有海洋特有的溼潤感,落腳的露天平台三面環水,水質澄澈略呈青綠,可能是因為那些漂浮在水面、看起來像是藻類的生物,Kirk有趣地觀察水面時不時浮出的細小泡沫,和穿梭來去像是魚類的帶狀動物,「嘿,是魚!」

「VNtroixa的海水成份和地球類似,的確可能演化出類似魚的生命形態,不同的是海水中的鹽分含量,VNtroixa的海水基本上可以直接做為地球的食用水飲用。」

「你的意思是,這些其實是淡水湖的超級放大版本?」

「並不是個很好的比喻,不過,是的。」

「哦~」Kirk雙眼盯著面前幅員廣闊的翠綠海面,忍不住幻想跳下去游上一圈會是什麼感覺,Spock幾乎不掩眉心蹙起的不贊同,「艦長?」

「好像會很涼爽,」Kirk頭也不回地說,笑容中帶著某種真假難辨的歡快。

「歡迎你們,來自星聯的諸位,」柔和的女聲傳自平台唯一沒有陷入水面的那一端,剛好打斷Kirk或許正打算發表的一個什麼笑話,眾人看向發聲處,與之前透過螢幕看到的印象相較更為纖瘦卻多了幾分颯爽的女子站在約莫8到10人的隊伍最前方,整個隊伍清一色穿著長及小腿的白色長衫和藏青色長褲,赤著腳露出足部深青色的皮膚,「再一次自我介紹,我是Ngoc。」不帶明顯口音的英文聽起來與其說是帶有異星風情,不如說是已經習於使用這個語音所會有的流利,她對眾人微微彎身,而她身後的隊伍則是動作統一的將雙掌放在身前深深鞠躬。

Kirk雙手合十抵在鼻尖,躬身還了一禮,流暢俐落的姿態在迎接的隊伍裡引起一陣小小的騷動,他挑起眉,正好看見Ngoc從一瞬訝異轉回微笑的神情。

「請原諒我們的大驚小怪,」她平淡地說,像是她對此沒有任何個人意見,「在大部份時候,陌生的異星人對我們的禮儀毫無興趣。」

VNtroixa曾被長期殖民的歷史掠過Kirk腦海,他神色絲毫不變,「我只是擅長有樣學樣。」

Ngoc這次真的笑了出來,她擺了擺手,站在她身後一步左右的少女往前一步,同樣彎身一揖,「這是Mey,我的副手。」

「非常歡迎各位。」Mey合起雙掌傾了傾身,明顯比Ngoc看來年輕些許的臉龐上掛著略帶頑皮的笑容。
慎重介紹了外遣小隊的成員,Kirk在Ngoc作勢邀眾人移動時走到她身側,「VNtroixa非常美麗,」他誠懇地說。

「即使比起地球?」Ngoc說話時的神態就像是她完全了解她所說的地方是什麼樣子,Kirk有趣地看著她,「聽起來妳對地球很熟悉。」

「我曾經在地球住過一段時間,」她大方回答,偏著頭快速看了陪在Uhura等人身邊的Mey一眼,神情溫和,「Mey也是,她曾經在地球留學。我們一起在巴梨和舊金山住過一陣時間。」

Kirk思考著Ngoc提起舊金山時聲調中的暖意究竟是刻意為之還是回憶使然,「舊金山糟透了,所有星聯軍官都討厭那裡,」他誇張地眨著眼,「可見我們都沒在那裡認識妳。」

Ngoc噗哧一笑,原本端莊客套的臉部線條倏忽柔軟下來,「那真是太可惜了,Kirk艦長。」

「我希望現在為時不晚。」

Nogn凝視Kirk真誠的笑容,眼中一閃而過的哀傷幾無痕跡,「我也這麼希望。」

3日前
企業號 艦長艙房

「……長期被殖民對VNtroixa造成許多潛在傷害,明顯的科技發展遲緩以及普遍性的貧窮,直到10年前,VNtroixa都是鄰近三個星系最大的勞力輸出星球,……艦長,你睡著了嗎?」

一個輕柔的碰觸隨著詢問落在Kirk額前,那讓本已閤上眼簾的年輕艦長突然又睜大眼,鈷藍色的瞳眸在一片茫然的陰影覆蓋下有些失焦,他停頓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能夠看清面前的瓦肯人,穿過吃力蠕動的雙唇發出的聲音低啞,「Spock……?你說到哪裡了?」

他的大副深深凝視他幾秒,不著痕跡地將手縮回平放膝上的PADD邊緣,「做為一個曾經的殖民星球,VNtroixa一般被認為對異星人並不友善。」

Kirk維持背靠著三、四個枕頭撐出一定弧度的坐姿,微微偏著頭思考,用了遠比平常更多的時間,「你認為這個任務有風險,為什麼?」

Spock乍然挑眉的角度微妙卡在驚奇與難以察覺的讚嘆之間,他考慮過後才回答:「總部傳來的資料有許多部份和該星球已知情報衝突,評估資料收集的時間差異,我建議提高此次任務的危險等級。」

「在我們甚至連踏上那顆星球都沒的時候?」Kirk沒完全忍住的噴笑在Spock冷淡目光中火速縮小成一個微弱的喉音,「好啦,我大概懂你在擔心什麼,總部給的資料有點小問題根本家常便飯,」他試圖以眼神傳達出「兄弟,我懂你」的友好訊息,但從Spock不為所動的反應看來成效不彰,他笑了笑,語速緩慢下來,就像那些疲憊又一次追上他的思緒奪走他的活力,「事實上,星聯對這個星系的瞭解大多來自P’sa的轉述,你很清楚P’sa有多想把VNtroixa推入聯邦,……Shit!我真恨死這些了。」

Spock花了一小會兒去判斷Kirk討厭的究竟是這些政治問題,還是他不得不浪費力氣去思考和討論它們,更或許兩者皆是。他知道自己也許存有同樣的厭膩情緒,因為在Kirk毫不客氣地抱怨「笑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也恨死這些了」時,他只淡淡回應:「『恨死』這個詞彙的組成無疑存在文法錯誤,艦長。」

「對,沒錯,可是這就像我說我愛死你那討人厭的幽默感一樣超可愛,別再偷笑了,Spock,繼續吧,」Kirk平放在薄被上的手指輕輕動了動,彷彿他身上僅剩下這些反擊的力量而他依然不放棄使用它們,「對了,你答應過我的,病人的特權。」

在那短暫的分秒,Spock突然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該敬佩Kirk利用己身所有優勢嬴取勝利的頑強,或乾脆鄙夷他恬不知恥,最終他只是默默讓視線回到螢幕上,「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對於VNtroixa長達10個地球年的封閉期沒有任何相關情報,」即使沒有抬頭他也能感覺到那個人專注在自己臉上的目光和那其中必定包含的期待,他在心底嘆了口氣,神情沒有一絲動搖,「還有,我從不偷笑,……Jim。」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