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3/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4小時前
企業號 艦橋

「非常感謝你們的到來,星聯諸君,」螢幕上柔聲說話的影像乍看像是30歲上下的人類女性,雙掌合十抵在鼻尖,她輕輕行了一禮,而你將一絲訝異巧妙藏進一個合宜的微笑之間。

兩棲生物,一年中有1/2左右的時間居住在淺海,平均身長約在1.4-1.6米之間,性情極其溫和。

彷彿有個聲音在你腦中這麼說,你在怔愣幾秒之後想起這是這幾天Spock在你耳邊可能重覆過不止一次的簡報內容。

雙掌合十的禮儀是VNtroixa的傳統,也是表現敬意的方式。

你在憶及這一句的同時從容伸出手,學著她的動作還了一禮,「我是James Kirk,聯邦星艦企業號的艦長,」你往旁微微點頭,從眼角瞥見瓦肯人安靜往前一步,「這是我的大副,Mr. Spock。」

「歡迎,Kirk艦長,和企業號的各位,」她的臉頰在微笑點頭時隨著光線閃爍點點鱗光,你幾乎就要分心去多看幾眼那從頸後一路延伸到臉頰邊緣的多彩鱗片──當然只是幾乎,「我的名字是Ngoc,VNtroixa的,」她停下思考了一小會兒,像是在選擇合適的用詞,「用你們的語言,就是總統那類的職務吧。」

你突然意識到她的聲音傳自螢幕擴音而非經過宇宙翻譯器,你感覺有趣地停了幾秒,她同時像是察覺你的想法般對你微笑。

「那麼,我會親自帶領外遣小隊登岸拜訪,」你說,然後你分了一點心去思考那瞬間她眼中閃過的是否真是一抹欣慰。

「我會期待著,Kirk艦長。」螢幕上的人影消失之後你轉過身,視線在你的艦橋成員們臉上巡過一圈,尚未完全成形的小組名單在你腦中起伏不定。

「艦長。」Spock的聲音響在你左側,你不用轉頭也能從眼角看見他將藍色制服撐出優雅曲線的修長身影,「Mr. Spock?」

「VNtroixa的女性比例遠高於男性,我建議挑選女性軍官加入外遣小組。」

「唔,」你的確從Spock的報告中看過關於該種族生態的數據,你欣然同意,「有道理,那麼……Uhura,」她俐落起身對你點點頭,「Dr. Marcus,」她似乎有些緊張的微笑讓你有股拍拍她的肩膀給她點鼓勵的衝動,但你當然沒有這麼做,「妳們兩個和我一起,帶上相位槍,1500傳送室報到。Mr. Sulu,請你看家。」

「是,長官。等你們回來。」

你回了起身接掌艦長座位的舵手一個笑,「有土產我會帶上的。」

「艦長,」Spock在你邊說話間邊邁步移動向電梯的同時跟上你身側,「這是個以和平為前提的外交任務,攜帶武器有可能造成某種敵對印象,我傾向不配置武器,改以選擇受過高階徒手搏擊訓練的成員加入外遣小組,Uhura上尉沒有問題,而Dr. Marcus──」

「她配了劍,」你輕快回答,果不其然瞥見Spock挑起了一邊眉毛,再這樣下去或許以後可以直接和他的眉毛溝通就好,省得他一開始辯論或說教就沒完沒了,你不禁這麼想,卻看他竟然適時蹙起了眉,「哼嗯,」你忍下做鬼臉的衝動,只發出幾個怪聲做為分心的拙劣掩飾,「Ngoc,VNtroixa的總統,她腰上別著的八成是劍,所以讓女士們帶著武器應該沒太大問題,我沒有那麼多像Uhura一樣勇猛的女性軍官可帶,難道你想要我帶那些看起來就超兇惡的安全官下去?」

Spock點點頭,「那麼,武器應可接受,只是……」他安靜了幾秒,再開口卻莫名慎重,「從過往的資料來看,VNtroixa人從來不是尚武的民族,武器也不是他們日常裝飾的慣常選擇,以此來看,Ngoc配劍提醒了我們該更多加小心。」

「但他們之前經歷了長期內戰不是?」你發現自己可以輕易從腦中拖出關於VNtroixa的諸多資料,簡潔扼要,一貫Spock報告的風格,你突然疑惑這幾天他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做這些,幫助你記下一切你應該清楚的資訊。

「如此推測是合理的,」他同意。

「我們兩個就免了,一半一半,不至於讓他們覺得被挑釁,我們也不會完全沒有防禦能力。」

「這個決定……意外地合乎邏輯,」你幾乎可以從Spock嘴角看見一絲笑意,他卻在下一秒轉開視線,「那麼,我會直接到傳送室報到。」

「一起去吧,」你說,和他並肩走進高速電梯,「這樣你還有一點時間多給我硬灌輸點資料。」

他挑起眉,你在那個噗哧差一點點衝口而出之前硬把它嚥回肚裡,「我是說,還有什麼你覺得超重要一定要我背起來的,這些那些。」

Spock沒在第一時間回答,你肯定他正在琢磨可以在這一小段路程中發出多少次「請務必思考過後再行動」攻擊,換句話說也就是「請你用用你的腦子而不是直覺要你什麼就做什麼,這個任務沒有失敗的餘裕,就算你欠缺邏輯也先思考思考思考」,你只是想像就不禁本能地畏縮了下,「Spock。」

「艦長?」

「呃,」你的視線在Spock之外的地方飛快兜了一圈,「Ngoc真是個美女,對吧?就算以瓦肯眼光來看──」

「艦長,人類的審美意識往往讓人們在社會中建立某個不成文的公式後再難以改變,將此公式套用到非人類種族上完全是不適宜且不合邏輯的思考方式。」

Bingo!
你幾乎要為自己只一句話就能轉移Spock注意力的特殊才能鳴槍慶賀,「別那麼嚴肅嘛,」你說,邊以手肘推推他手臂,然後有些訝異地發現他從在艦橋上開始就待在你觸手可及的距離內,而你直到現在都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這就只是個男性笑話。」

「哦?」Spock只以一個短促的單音完美表達了「真的?你打算和我討論性別議題和審美觀歧異?現在?」,你慎重思考了三秒,這完全不是一個該和Spock聊起的話題,不過……管他的,到傳送室只剩下10分鐘路程。
「Bones最懂了。」你毫不猶豫地讓根本不在場的好友(被)加入戰場,在Spock反駁之前你略微加快了腳步,不曾考慮他是否會緊隨在你身側,你知道他會。

就像你完全沒有意識到不論是你或他,事實上都不曾對他是否加入外遣小隊這件事提出過任何意見。
你們只是知道你們會這麼做。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