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Mad Max: Fury Road/瘋狂麥斯:憤怒道(2015)

《瘋狂麥斯:憤怒道》是一部2015年美國和澳洲合拍的末日後驚悚動作片,為「衝鋒飛車隊系列電影」的第四部作品和續集。前三部分別於1979年、1981年和1985年上映,前三部導演喬治·米勒繼續執導。 維基百科


找了一輪圖片之後,還是選擇用這張,有點重點強調的意思(笑)

這部片我應該、不、一定會去二刷,所以就,先寫個首刷的簡單感想……之後會不會細寫完全不確定,這部片實在太棒了,雖然現在才六月但我好想就此決定這 就 是 我今年看到最棒的一部片!
(追記:後來我不止是二刷,我在2015年看了這部電影無數次,陪我度過非常長的加班時間,而且我還逼著全辦公室和我一起看XD)

非常直覺的說,這讓我感覺是部「必須要用女人來說故事」的電影,一種生理上的必須。就像一開始麥斯說的,在這樣的荒地上,思考會被消磨,最後人只會剩下一件事:生存。
但這不是結束,生存永遠都只是開端。從生存、資源(的獨佔/分配),生命的存續,然後才來談感情。

所以女性在這部電影裡佔據最重要的地位,她們的存在(種母、生育、母乳)是整個荒野世界存續的關鍵。我其實懷疑只有「種母」才能生出具有繁殖能力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老喬如此重視子嗣,他希望自己的血源延續。

而她們的逃離、尋找希望/救贖和最終的回到原點,成為了一個對現有體制(父權/宗教)衝撞的過程。綠洲不存於遠處而在出發地,這一點有種奇特的詩意。

然而,雖然這整個過程(以及結果XD)看似對抗父權社會,我卻不覺得導演想拍一個宣揚什麼特定性別主義的電影。就像我一直就說,這必須是個女人的故事,因為男性在這部電影裡雖然佔據多數(科科),在資源和權力上也佔據主控地位,但……嘛,只有男人就生不出來啊(悠閒)(咦等等我還沒看侏羅紀)

戰爭男孩的蒼白、死亡崇拜、疾病、年紀以及輕易誘發了(母)愛,都讓我覺得他並不是一個「男性」,也不被當成一個「男性」而存在。

(順道一說,關於這個戰爭男孩,我最喜歡的畫面是他在出發追捕芙莉歐莎時開車經過老喬的座車,老 喬看了他一眼,而他充滿期待、做出各種因得到(幻想中的)認同而亢奮的猜測,而之後,他在重回西方保壘(哎東西方的隱意有點有趣……)的征程中又一次經過 老喬座車,老喬又看了他一眼,整個畫面不帶有任何猜測,如此平淡,真他媽太棒。)

所以女性在片中出現的各種面相,堅強的脆弱的母愛的樂觀或聰敏的,還有某些狡詐,並不是為了滿足/表達任何可能虛無或論述,形而上的象徵,我想她們就只是反應真實的存在而已。

反而男性特徵相對薄弱,麥斯的父性(話說回來我覺得應該去把前面三部補看完再來思考這部份)在他對抗自身的崩壞時破碎卻也堅強的浮現,透過他自願供血給芙莉歐莎,他重新留在女兒身邊 (我喜歡小女孩那句「Stay with me」,和她對麥斯張開手指的那個動作),也重新命名自己(「My name is MAX」)。

那讓小女孩反覆出現的幻象更多了虛實/善惡難辨的複雜性,也反應了麥斯原諒/對待自己的善意程度(除了對存活本身)。

每一個女性角色可能分攤(負責)了某一些女性特徵,也所以當她們一起回到西方保壘之後,原來的 父權結構(可能暫時)被放棄,芙莉歐莎的名字躍上台面,供乳的女性不再只供給特定(男性權力)階級,而是將水源給予大眾。 載著眾人往上移動的平台和伸手把民眾拉上平台的女性們共構一個具有希望有未來性的畫面。(是說我有點不是很懂麥斯的自我放逐,他就只是孤僻嗎……*困惑(1))

整部片要說爽度足夠當然是很夠,但我的確非常喜歡各種充滿隱喻,仔細看或許可以挖出無數東西來的畫面構成(事實上我現在就好想再看一次兩次三次嗚嗚嗚)美術很棒音樂很棒! 角色細緻的成長也很棒!用非常平靜而自然的方式去呈現「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只等待救援,你就是得去做些什麼」大概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吧。

這部片實在有很多可以反覆細看的地方,處理畫面的手法、安排角色轉變和成長的細膩,可以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學到好多啊!(真想現在就有藍光在手)

 追記:
(1)對於麥斯的離去,我接受了親愛的瓜瓜那個形而上的解讀:
他如果留下來,很容易在直覺和概念上遞補此處男性與父親的空位,故事的形狀就會變成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這不是導演要說的故事,整部電影中他一直很努力讓麥斯不處於主導地位,他們是因為在壓迫情境之下的結盟,在合作的關係當中自瘋狂重拾人性。
第一次分道揚鑣,Furiosa沒有擅自決定麥斯要跟他們一起走,而分配了獨行的物資給他,這 群人本不依附麥斯,麥斯也不依附著團體。回到西方這條路是為生存而走,更主要是為Furiosa小隊(?)的生存,而不是麥斯自己,等目標達成之後,很自 然麥斯就要踏上他自己的道路。

我的困惑在於,麥斯本來其實沒有目標,他就是在荒野中漫遊(生活的目標和意義縮減到只剩下存 活),他和芙莉歐莎小隊(這名字真可愛)的結盟(啊我好喜歡芙莉歐莎稱他和戰爭男孩為「盟友」)其實首要目的也是為了生存,「回到西方保壘」也不是他的目 標,如果以他的行動準則(求生?)來說,留在保壘可能最容易達成……但的確他留下就會讓故事的解讀產生你說的方向……
所以我就被瓜瓜說服了XD

首刷吱吱噗
二刷
和咆爺刷了4DX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