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Unusual Way/非比尋常_6/8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McSpirk(無差)
分級:NC-17,Threesome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非比尋常》中。

前篇由此去→●●●


那個晚上不是開始,不是結束。
或許那更像是一條總有一天有可能展開只是之前從未被注意的道路,然後就在那一刻,那一個非比尋常的瞬間,他們終於一起趺進白兔搖擺著消失的洞穴,僅是如此。

McCoy一度想像了他們之中的哪一個牽起他的手把他拉到床邊的畫面,然後他貧瘠的想像力就拒絕再給他任何後續發展。
他們一起開了那瓶巧克力奶油酒,一人一口就著瓶口輪流啜飲。不是為了有誰想喝,更多只是因為他們都覺得需要做點什麼去填充不免尷尬的空白。

酒精的好處或許就在於不管心理願不願意,身體都能被強制鬆弛下來,McCoy曲起手臂靠坐在桌邊,Kirk直接坐到了桌上,大腿靠得他很近,近到他隔著衣服也能感覺他身上的熱度。Spock則站得遠些,抱著雙臂只在Kirk把酒瓶遞給他的那些時刻露出短促的微笑。
那是個美好的距離,就像他們三人曾經共度過的無數夜晚,幾乎要讓人產生之前那些談話從未發生的錯覺。

他覺得、可能他們都覺得有某些事只會在今晚發生,就該在今晚發生,好像過了這個充滿魔力的晚上那些錯覺就真的會成為錯覺,「所以,我們……」

「我想確定今晚我們是否有締結性關係的計畫?」Spock幾乎和McCoy同時開口,但他所說的毫不意外把McCoy沒講完的一切都扼死在喉嚨裡,他在McCoy猛然嗆咳起來時挑起眉,「所以這的確是地球人對類似問題的必然反應,」他說,聽起來就像在討論一組研究數據。

McCoy看了他幾秒後才仰起頭望向Kirk,後者果然也正低頭注視著他,嘴角的笑有些無奈,和可能並不自覺的寵溺,「他真的能用這種口吻討論很多你沒想到的事,總是如此,」他悄聲說,像在分享一個秘密,他愣愣看著對方說話時張闔的嘴唇,不知是被那些聲音還是笑意還就只是單純被Kirk本身迷住了一小會兒,Kirk無疑注意到了這個,因為他慢慢從桌上滑了下來半跪在McCoy腳邊,曲起雙臂放在他大腿上,沒有過度的逼迫,只是輕輕放在那裡,他傾身向他,呼吸近在咫尺,「Leonard,」他的咬字很輕,慵懶又自信,「你想要我們,就吻我。」

McCoy縮了一縮,帶著些遲疑的手輕輕挪到Kirk頸後,總能在最不可能的狀況下保持穩定的手指撫過他意外柔軟的髮尾,他感覺到瓦肯人正注視著他,在他吻上Kirk的同時,有另一隻手握住了他的手指,而他在那不知來由的穩定感中閉上了眼睛。

那個晚上他們沒有做到最後,那是說,如果把「最後」限定在有誰狠狠操了誰這種狹隘的定義上的話。

Kirk的一舉一動出乎意料地帶著種奇特的彆扭,就像是他想要突顯自己是三人中經驗最豐富的那一個般試圖主導一切,只可惜他現在的對象早在和他進展到這一步之前就已經太過了解他,也在太多地方能夠看穿他的魅力和浮誇。這不免讓Kirk有點惱怒,只是McCoy和Spock一起無視了他那些輕微的焦躁。
他們在各自剝去衣服時短暫而片段地愛撫彼此,發洩累積的壓力以及探索的成份遠多於慾望,面對另一個男人的性慾在他們已經相識多年後不免尷尬,親眼看到一個瓦肯男性赤裸的身體則近乎奇蹟。Spock在Kirk握住他時硬了卻別開視線,反而是在McCoy嘗試著碰觸他時發出輕柔的嘆息。
那終於讓一切好了起來。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Kirk吻住McCoy時低語著「你知道我無法忍受同時失去你們兩個,你知道的」; 或是Spock在Kirk把舌頭伸進McCoy嘴裡時將手指放在Kirk臉龐的精神連結點上;更或許是那之後Spock很輕很輕地吻著McCoy的額頭,溫暖的嘴唇停在太陽穴附近的位置,而Kirk只是緊緊靠在他倆身邊,神情就像個既欣喜又沮喪的小男孩,手中捧著他此生最想得到的聖誕禮物而他再不曉得之後還能期待什麼。
但終於,一切好了起來。

之後發生的所有事都不同於McCoy對「做愛」這件事曾有過的認知,對另外兩人來說必定也是如此。
他不記得自己最後射在誰手上,從體溫判斷或許是Spock;也不確定自己手上和腿間黏膩的殘留來自哪一個,那其實也不是事情的重點,再也不是

清楚記得的反而是事後,心理的疲勞遠大於生理,McCoy完全不想動彈,他任由Kirk從身側抱著自己,手腳沉甸甸地纏在身上,而Spock起身去擰來了毛巾打理他們身上的一片狼藉。他微微撐起上身,從眼角看見Spock蹲跪在床邊,右手撫過Kirk赤裸的腳踝,手指陷進他腳趾間的縫隙幾乎握起整隻腳掌,而後傾身吻了他的腳跟。

那個畫面的美麗幾乎直接轉換成某種疼痛,在那之中不存有嫉妒或羨慕,就只是……疼痛,但他一時分不清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他第一次看見Spock能夠這樣表現情感,那感覺竟是如此溫柔、小心翼翼,充滿人性。
Spcok能夠做到這些而且能夠毫不猶豫地在McCoy面前展現。McCoy想到那些傳到他面前的、對這兩個人之前那段時間裡的失控感到擔憂的言語;想到他其實從來沒有真正發現他的朋友們在那段時間裡有多麼驚慌焦慮,只因為他們在他面前總是如此平靜,如此一切如常。
他幾乎無意識地伸出手,在莫名的燒灼感在眼窩周圍炸開之前緊緊按住了那些騷亂不安的刺痛,「我恨你們,」他說,聲音柔軟而破碎,「真的。」

Kirk在他身邊很輕地動了動,卻一直等到Spock靜靜爬上床,穩穩在兩人身側躺下之後才終於開口,音量正好可以被他們聽見,「你不恨我們,」他這麼說,感覺上像是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任何事這麼坦承,這麼毫不掩飾,「你只是不知道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McCoy有一點衝動要爬起來看看他,看看那可能沒有被任何人看見過的Kirk的表情,但他只是安靜留在他懷裡,和他一起凝視Spock端整的臉,和瓦肯人那雙隱約浮現疑惑卻因為不可知的理由決定什麼也不說的眼睛。
「我做了什麼?」McCoy問,看著Spock一樣好奇地挑起了眉。

「嗯,什麼呢,」Kirk在他肩後微笑,「就和我們對你做的一樣吧。」

那是問題不是答案,那是問題也是答案
McCoy沉思了許久才安靜地點了點頭,又隔了一會兒,他突然想起了什麼,「Jim。」

「嗯?」

「這個瓦肯人就算了,他一定會說是靈魂什麼的叭啦叭啦,」同樣被吵醒的Spock對他挑眉而McCoy用一個白眼打發了他,「你到底從哪裡覺得……少了我不對?」在問出口時才驚覺其實他可以面對這件事,比自己以為的更加自在一點,McCoy幾乎不自覺地笑了一下。

「噢,那個。」Kirk再次懶懶閉上眼睛,只是為了預防萬一所以更加重了圈住McCoy的力氣,「Spock把我壓在牆上操的時候,我想著我明明該在同時操你的嘴。」

「……你什麼?」

「你其實不想聽我再說一次的,對吧?」

McCoy沉默了三秒才轉瞪向一度悄悄挪開視線的瓦肯人,「……你竟然同意他?!」

Spock微微偏著頭,神情和語氣都很謹慎,「基於那些在結合中不應出現的……缺失感,以及Jim的想法所帶來的……正確性,是的,我同意。」

McCoy真的不確定自己應該感覺荒謬還是生氣,亦或兩者都是,最終他只是留在那裡,在Kirk雙臂懷抱的小小空間裡,而Spock不知何時把手環在他倆身上,不同於地球人的溫度莫名讓他平靜下來,他不知隔了多久才終於能發出一個長長的、無力的嘆息,「我恨你們,真的。」

他的艦長在他頸間低聲笑成柔和溫暖的一癱,Spock的指尖移向Kirk臉側,安靜停駐在那裡,臉上帶著和Kirk幾乎毫無二致的微笑。
「我們也愛你,Leonard。」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